Anttna🇧🇷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DMC4】妮璐[D/N]

Nero女体化。


0

Nero一早醒来就发现不对劲了。今天没有晨勃,而昨天晚上明明做了个香艳无比的春梦。

他感叹了一下自己的定力,同时打了个哈欠,习惯性的伸手抓抓自己的阴毛。

然后他愣了大概10秒钟。

这也许是一个梦,他想。盖上被子把一个脱口而出的尖叫扼杀在了枕头中。


0.5

尖叫会让人像个妞。


1

Nero变成了一个妞。


2

WTF?!?!?


3

Nero在Kyrie的催促声中焦急地抓着头发,脑子里闪过许多东西,但没有一样能让他回忆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他变成了这副样子。

“Nero...

【DMC3】Shut up[R]

-Shut up-(VD)


他真不该这样的。Dante真不该这样做的。他不应该在Vergil又一次把Yamoto捅进他胸口时咧开一个充满血腥味的笑容,字面意义,甚至开心地眯起了眼睛,仿佛Vergil拿出了一个大号按摩棒而不是准备杀了他一样。

Dante说,笑眯眯地说:“原来老哥你想玩别的。”Vergil后悔刚刚避开了心脏几寸。

“闭嘴,Dante。”但他的弟弟从来不会听他的话。“oh老哥,”他展开四肢,任由那些血液肆意流淌,一串串从剑刃与血肉的豁口间滚出,“看,你发现什么了吗?是的!我勃起了!”就像是在说“是的!多美妙的一件事!你怎么不赶快把我操死呢?”一样。

“嘿,亲...

【DMC4】黑白双蛋[PWP]

-黑白双蛋-(黑Dante/白Dante,隐Nero/Dante)


*黑Dante来自于DMC4中的血宫。


“操……”Nero盯着那场景看了三秒,依旧不能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看着自己男友——或是炮友什么的——被另一个一模一样的Dante压在地板上疯狂亲吻得就好像他们只能靠对方的津液维持生命一样。白一点——实际上是白很多的Dante被摁在另一个像是烧焦了一样浑身都黑黝黝的Dante身下,而那老骚货竟然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呜呜恩恩地叫着,就像每次Nero爱抚他的时候一样。操。Nero觉得自己右手真他妈的有些烫人。

上面那个更像是个纯种恶魔,...

【DMC4】What a Fucking Guy![DND]

1


Credo那个死秃头,他肯定认为我会听信他的狗屁理论而帮他清理城市里的恶魔。屁,我才不会。我怎么可能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去与恶魔厮杀呢,Credo是个混球,假若他不是我名义上的上司和收养人(干,说他是我的监护人更尴尬),我发誓我绝对要告诉Kyrie她的变态哥哥经常派自己下属跟踪她,并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在保护她。天,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和这样一个秃老头、变态、妹控一起生活到18岁——这简直在摧残我的精神,为了活下去,我几乎每天睡觉前都要和自己说:Nero,你再熬熬,再过不久你就成年啦!然后你就能像扔垃圾一样把Credo扔出Fortuna!——哦不,不行,Kyrie爱她的哥哥,好吧,那你...

【DMC】贱人与犯贱人[DL]

自从我妈通过我的日记内容找到我今天打了几个男生后,我就再也没有去写这东西了。那应该是三年级,我记得我用了满满六页纸描述我怎样用一根木棍和一块板砖打残五个男孩,那恐怕是我人生中写过的最长一篇文章了,我写得淋漓尽致并自认为精彩绝伦,但我妈却狠狠扇了我一巴掌。我说我打他们是因为他们嘲笑我爸爸是个光头,并且不爱着我们。我妈她又扇了我一巴掌。她说,我从来就没有爸爸。

我哭得很伤心,因为那时我屁都不清楚。要不是亲眼看见那个男人一刀捅死了我妈,恐怕我还真认为我有个爱着我们的父亲。

我杀了他之后就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在乎什么男人了。但是十分恶心的,我遇见了Dante。见鬼,他算个屁啊,他凭什么要理我啊,他...

【DMC4】啊,那就是爱[DN,崔西视角]

用但丁的话来讲,他在第一次见到尼禄那个小鬼的时候就已经春心荡漾了。——更确切的来说,是他那颗枯萎许久的老而猥琐的心被尼禄身上洋溢着的青春之气所滋润,就像是春天第一场雨或是早晨第一泡尿一样,让他的心灵和他的生理都迎来第二春。


当但丁以那样一种脱俗不羁的方式出场时,我正在教堂暗处看着所有人。那并不是我的第一次COSPLAY,但我想那应该是最有趣的一次。我看见但丁一个金鸡独立从天而降——据后来但丁自己讲述,他当时只是放了个屁,没想到就在他提肛的那一瞬间他脚下的玻璃突然破碎——就像很多小说和影视剧里描绘的一样,就像个误入凡间的天(傻)使(逼),啊,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眼...

【DMC4】微小说[D/N/D]

【Adventure(冒险)】


阎魔刀被Nero弄断了,然而他不会告诉Dante那是因为嫉妒。


【Angst(焦虑)】


一个长得和Dante一模一样的家伙叩响了事务所的大门,他冷冰冰地向Nero询问Dante的下落。


【Crackfic(片段)】


男人亲了亲闪耀着不安的光的鬼手。


【Crime(背德)】


有一个男孩,他疯狂的爱着一个恶魔。


【Crossover(混合同人)】


Nothing is true, everything is...

【DMC4】那个老骚货,那个老混蛋[N/D]

我是在宿醉的晕眩中醒来的,最初是恶心、想吐,我疯狂眨着眼睛,试图清醒。操,我的双手正被一个重的要死的东西牢牢压住,连鬼手都感到麻痹。

我咽下一口胃酸,转头看向身边。——妈的卧槽见鬼该死圣母玛利亚耶稣基督日他奶奶这屁眼——几乎是在看见那头和我一样乱蓬蓬的银发时,一连串脏话从脑袋里冒出,如同再次反呕的胃酸一样梗在我的喉咙。我强忍着没有吐出,因为这老男人看上去睡得如此香甜,此时此刻任何人用任何理由吵醒他都显得混蛋无比。

但别忘了,我就是个混蛋。一个和Dante上了床且操他到五佛升天的混蛋。想到这点我在恶心之余竟然有些自豪,牛逼,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牛逼,Nero,你搞上了Dante!是啊是啊...

【DMC4】转角遇到爱[D/N]

如同Nero17年的狗屎人生一样,他在这么一个狗屎的日子里遇上了另一坨狗屎。老狗屎。

故事的开头,他与往常一样。漫步于街上,毫无目的地。他并不觉得今天有多不同——他双手插兜,低头看着鞋尖踢着的石子——这恐怕与他是孤儿有关。Kyrie或许能记得,她秃头哥哥也或许知道,但这又怎么样?——这他妈又能怎么样?

他感觉一股莫名的火气从心底里涌出,而那玩意儿又让他显得该死的娘们儿。干,他会因为没人为他庆祝生日而烦躁?别放屁了。

离开Fortuna已经有三周了。而如果Nero能回到三周之前,回到Credo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把抓光他前额濒危的头发——他的头发仅次于他...

【DMC4】七分熟Dante[D/N]-大坑

Dante就是个这么无聊的男人,如果偏要Nero给他个不怎么偏激的中心词的话。世界和平,没有什么恶魔需要他清除,那Dante就仿佛是过上了安闲祥和的老年退休生活般整日无所事事。其实如果这不碍着与他同居的Nero,那么也无所谓了,然而Nero知道,Dante正直大度的心是不允许他这么干——他妈的他怎么可能放过任何一个骚扰Nero的机会?

“唉唉——”

当Dante发出这种做作的叹息声时,Nero正趴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着手柄。他全神贯注于看着英俊飒爽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用鬼手掏住Dante的裤裆,再用力砸向地板。碉堡了!他开心的咧着嘴舒了口气,当他第三次杀了Dante时。

“唉唉...

【DMC4】Married[D/N]

Nero想他昨天肯定是把酒和大便混在一起吃了一桶,要不然怎么当他意识逐渐回笼的时候,他仿佛像被倒吊在电风扇上转了一晚上一样的……生不如死。

大脑昏沉的像是里面装的都是蓄满水的棉花。Nero平摊在床上,闭着眼睛湿润干涩的眼球。头痛是第一个即使报导的,接踵而来的是晕眩和反胃以及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画面。“嘶……”寒冷让他缩起了身子,他摸着光溜溜的上身,有点怀疑昨天他是不是想要自杀——像是酒精中毒,一晚上突发肝硬化,什么的(如果他能够)。Nero又躺了十几分钟分钟(能忍受住翻江倒海的呕吐简直是个奇迹),直到一声低沉的呻吟从不远处传来。

“见鬼……Dante,是你吗。”怎么他会一点儿...

【DMC】一些老哥[V&D]

在维吉尔坠入悬崖之前,最后一次见到他好像是在十二岁,或是在更早的时候。我记不清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几十年。老哥的脸虽然也时常出现在我不同梦境中,可是他的五官渐渐淡去,像是墨汁滴在水中,逐渐与记忆中的黑暗融为一体。一年,两年,十年,最终那个老是让我做噩梦的维吉尔只剩下一了抹蓝色印在我的脑袋里。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少了他我也不会死的是么——


那个家伙简直比同龄人早熟了二十岁,当我还在和隔壁男孩玩儿泥巴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读魔界史记了——老天,那厚的像板砖一样的书比他当时的脑袋还大。我那时远远地望着坐在树荫下的他,看维吉尔吃力的翻动泛着腐烂味的书页,一股钦佩之感油然而生。...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