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授权翻译]Never Again[1]

标题:Never Again
原作:Batman: Arkham Knight
原文:【X】
分级:NC17
配对:Bruce Wayne/Jason Todd
梗概:全然不同的阿卡姆骑士与蝙蝠侠的对峙。
作者的注释:在AK里,我觉得布鲁斯和杰森的互动太少了。所以我打算自己写出来。
昂,我还改了点设定:
-蝙蝠车的前座能轻松容纳下两个成年人。
-稻草人不在购物中心顶层。
-在这篇文之前,戈登已经被解救并回到了他的车上,他答应蝙蝠侠他会把稻草人的位置传达给对方。


~*~


废弃购物城里遍地都是哨戒无人机的残骸,失去知觉的民兵,没有用处的军用武器。然而蝙蝠侠此刻已毫不在乎。他跨在阿卡姆骑士上方,拳头高举,预备着砸向他的面罩。

“你还在等什么呢,蝙蝠?”幻觉中的小丑慢悠悠地绕着那两个男人,边放声大笑边挥舞双手,“你知道我俩都想这么做!我百分百/乐意/给他来一下,特别是像他在阿卡姆之城里对我的那种。而他/射/了你一枪!难道你不觉得他至少得被揍一拳吗?再来一拳如何?再再一拳怎样?!”

蝙蝠侠如同今晚任何时候那样无视了小丑。他凝视着那双属于他的前任被监护人冰蓝色的眼睛,看到了其中蕴藏的一丝恐惧。他紧攥的拳头缓慢地垂下,舒展,手指划过杰森·陶德的头盔,摸索着能够让他移去这枚面罩的按钮。他的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以一种足够强硬的力量,让杰森明白蝙蝠侠已经做好准备阻止他的一切反抗。

头盔被扔到一旁,他与一双饱含无情与憎恨的双眼相遇了。而那包裹在手套中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摸上J形烙印时,他恶狠狠地唾骂出声:“别碰我。你/没有/资格碰我。再也不会有了。”杰森转过头,刻意避开他的视线。他没有试着翻身压制蝙蝠侠,他甚至没有打算将他从自己身上甩下来。他早就知道他的导师会战胜他,而自己则将再度败倒于他的身下。

可笑。而他还一度以为那就是属于他的位置了。罗宾的位置……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蝙蝠侠蜷起手指。他必须触碰杰森。他担心这不过是恐惧毒气的效果。就像此前他已见过的那些戏剧般的幻象。

仅犹豫了一秒,他便举起两根手指按上头盔底部。齿轮转动,面具咔哒一声分解弹起。他用一只手谨慎地移去面具,放在杰森的面罩边上。他将犯下大错,而他已无法自制。

杰森再次对上那总是冰冷且沧桑的双眼时,他猛地屏住了呼吸。几乎夺眶而出的泪水,不应出现在那张永远严肃的面孔上。他面对着布鲁斯·韦恩坦诚的情感,逼回自己的眼泪,却止不住地颤抖。他不愿让他曾经的爱人看见自己如今这副伤痕累累且已然无法复原的模样。布鲁斯将企图用道德和真理说服他,而杰森不会再被那美妙动听的咒语糊弄了。

/他/正是一切的缘由,令他饱受摧残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让杰森被关在阿卡姆疯人院受尽折磨,徘徊于生死之间。杰森必须回想起那全部。不然他就又会感觉到那种虚假的舒适与安心,就像曾经布鲁斯陪伴在杰森身旁的每一刻那样。

就像现在那样。布鲁斯抓住他的手腕,让他们的十指相缠。布鲁斯松手的那一瞬间就足够杰森击中他的下巴,但他没有上当。相反的,当他感觉到布鲁斯收紧手指时,他效仿了这一动作。记忆深处也曾有相同的一刻:就在布鲁斯告诉杰森,自己绝不会让他离开时。

他难以躲开布鲁斯的注视。他的下巴被强行捏住,不得不抬起脸颊。这使杰森得以看清他脸上的一切情感:痛苦,悲伤,愧疚……爱意?他咬紧牙齿,皱起鼻子。

接着他们的额头贴在了一起。杰森可以听见布鲁斯沉重的吐息。他张了张嘴,他想尖叫着说他永远不会原谅布鲁斯的背叛,然而开口时却都变成了哽咽与喘息。最终,它们在布鲁斯的吻中荡然无存。

他的双眼因愤怒而瞪大,脑海中闪过无数个想法。一口咬下那甜蜜地探进他嘴中的舌头可以把他逼出去。他绝对/没有/回应那锲而不舍的舔吻。当他意识到布鲁斯试图让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他也绝对没有乱了心跳:他是/多么/想念他。

如果他将自己颤抖的手指悄悄摸向身下,他就可以掏出他的匕首或手枪——只要它们没有像现在这样搭在年长的男人的头上,甚至绕进他的发丝间。

没关系。这能防止布鲁斯注意到他立起的膝盖。向左猛地来一记膝戳就可以让他失去平衡。只要他能恢复行动的能力。

他痛苦地接受了事实:他想要这个。他无法相信这一切,花费数百万美元招募人手、制作武器、设计装备,所有的准备——所有对布鲁斯·韦恩的滔天恨意——都终结于杰森对敌人心甘情愿的屈服。

杰森在自我厌恶中低吼着分离了他们的吻,咬紧了牙齿。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拢住他的胯部,摩擦着他的勃起。震惊之余,一种杰森不愿承认的情感正试图冲破封存它的牢笼。他扭过头,注视着地上冰冷的碎石而非布鲁斯脸上热切的渴望。眨去眼中的湿意,他平复着心情。在竭尽全力的尝试后,他仅说了一个字。

“停。”

那沉重的身躯立刻离开了他。他厌恶不敢注视布鲁斯的自己。

一如既往地,布鲁斯总能使他的抵抗变得支离破碎。第一步,摧毁他盗用老家伙自己的钱组织起的无敌军队。第二步,用深情的抚摸击穿他精心搭建的情感屏障。杰森感觉自己的决心已经开始土崩瓦解。

“对不起。”蝙蝠侠的嗓音,却这样焦虑不安,“我向来不曾屈于欲望。你是唯一一个令我破戒的人。”

这动人的说辞杰森已经听过上百遍了。 然而这次有所不同。布鲁斯正在向杰森暗示他们的过去与可能的将来……只要杰森愿意接受。

他回忆起数月里小丑对他的折磨。有什么能证明布鲁斯不会再抛弃他的吗?屁都没有。

一声低沉的叹息唤回了他的注意。

“杰森,我们该离开了。”布鲁斯的头盔又回到原位。接着他以一种很不黑暗骑士的方式朝杰森递出一只手。

他缓缓地站起来,一个阴暗的想法浮出脑海。他可以留在这里,允许某个民兵以他的无能为由将他处死。这样,他就无需再次承受终究会被布鲁斯抛弃的身心上的折磨了。

织物的摩擦声出卖了轻不可闻的脚步。

或许他的民兵可以同时擒下他们两人,然后绑上足够的重物,让他俩沉入哥谭河底部。那么他就得保证他们没先被大卸八块。但这样一来,布鲁斯就不是被他杀死的了。

耳边传来一片枪支被干扰接着啪嗒落地的声音。又或许它们只是被颤抖着扔下的。

杰森身上依旧藏着不少武器,布鲁斯不会注意到他举起的手枪。因此他可以——

“我不会抛下你独自离开。”

他不解地望向布鲁斯。他的双眼停留在那只等待着他的手掌,继而移开了视线。封锁着他最为致命的情感的链条即将断裂。他竭尽所能地加固它们,在奋力反抗中咬紧了牙齿。

“而那意味着我会毫不后悔地一直待在这儿。”

“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这就是我为何会成为骑士。”随之而来的愤怒饱含他的悲苦与憎恨,还有一丝不可深思的刺痛。

“那么如你所愿。”杰森举起手枪时,布鲁斯平静地陈述道。

谁的低吼先于言语滚出了喉咙。“他妈的怎么了?”

他如杰森记忆中那样平稳轻巧地朝他走来,让枪口对准自己。

“然而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呢,杰森?”

他的手腕被手指温柔地握住,枪身细微地颤了颤。接着他被拉进了一块披风里,他用力抵住那靠近的胸膛,年长的男人却紧紧环绕着他的腰。在谁的“是那蝙蝠!”的尖叫声中,一双唇轻柔地印上了他的嘴。

当他们一同落在屋顶上时,一枚蝙蝠镖击中了那个男人,使他失去了意识。


TBC

这篇的老爷,非常深情,非常温柔,非常苏。要是游戏里真能这样该多好(大哭)
如果你觉得Jason原谅Bruce的速度太快,昂,虽然作者没说,但她设定的是brujay早就是恋人关系了(……所以还是有些underage的成分?)
(((φ(◎ロ◎;)φ)))不管!!!这篇还是好棒的啦!!!

评论(3)

热度(99)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