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1]Mes bas tes ébats sages

系列: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
配对:Bruce Wayne/Jason Todd
分级:PG13-NC17
注释:
1.标题为Laurie Darmon的歌名,灵感来自每句歌词。
2.大部分时候斜线表攻受。
3.每篇文前会注明对应世界及分级。

~*~

01 Mes bas  tes ébats sages
[我的双腿 你的旅行]
[AK]PG


没有人知道红头罩是如何来到他们背后的,他就像红面幽灵一样出现在他人恰好转身的那一刻,而那些不幸之人所能回忆起的最后一幕只有一个愤怒的标志,一个红色的象征。


“韦恩事件”的三个月后,蝙蝠并未如人们预测的那样从哥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为残暴的恶魔:巨大的翅翼下翻腾着熊熊业火,利爪取代了拳头,双目赤红而非冰冷的白色。罪犯们无法忘记那只阴影中的怪物。在燃烧的恐惧中,他们将记起血肉分离、骨头断裂的痛苦。
蝙蝠侠从未死去。布鲁斯·韦恩已经同他的大宅一起消失在了世界上。

因为他。
因为一个神秘的恶棍。
因为布鲁斯的家人。
因为曾经的仇恨。他的仇恨。

某种层面上,他达到了无人能及的顶峰。阿卡姆骑士/毁灭/了蝙蝠侠,得到了整个城市。他的计划天衣无缝,他的行动完美无缺。他的罪孽/不可饶恕/。

杰森选择以红头罩作为新的身份留在了哥谭。如果这是一部喜剧那他正在干的事肯定很可笑。不眠不休地试图修复一个三个月前毁于自己之手的城市,他甚至还记得哪些地方安装了炸弹却并未派上用场。
红头罩首先着手于东边的重灾区,由一些古老的街道和贫民窟组成,脆弱的建筑根本无法承受坦克与炮弹的摧残。蝙蝠侠永远拥有最先进的装备,因此他必须制造出威力更强的装备。强到足以粉碎蝙蝠车,碾平蝙蝠盔甲,挤爆他的脑袋就像无数个梦境里一样。
杰森依旧会梦见他击败了蝙蝠侠。他穿着崭新的阿卡姆骑士制服,蝙蝠盔甲却满是破损。一只脚踩在蝙蝠标志上,该死的坚硬。怒吼着他的憎恨与失望,却并未扣动扳机。
他的枪口冰冷得仿佛从未射出过一颗子弹一样。当他再度开口时,咆哮变成了颤抖的恳求。
他让布鲁斯说“对不起”以及“没关系”,他递出一只手。但那个男人总是知道如何令杰森绝望。
“你和小丑一样,都不值得被拯救。”
骗子。谎言。他明明承诺过——
“你杀死了蝙蝠侠,那个将你拉出犯罪道路、给予光明前程的人;你却杀死了他。”
不,不!是他先让我/死亡/!
“我对你很失望,罗宾。你/就/应该待在阿卡姆里。”
杰森嘶吼着打爆了蝙蝠侠的脑袋,又尖叫着醒来。


红头罩用了一个月,渐渐掌控了哥谭几乎三分之一的毒品交易。很多人都在抱怨红头罩的狗屁规则,如今的小孩都见鬼的有钱,然而任何敢触犯“禁止贩卖毒品给未成年人”的家伙都躺在了土里。有些是在海里,红头罩才不在乎尸体如何被处理。
他的事业越干越大,所以当夜翼和罗宾出现在面前时,他丝毫不惊讶。
“花了这么久才找到我?”红头罩拍拍膝盖站起来,一脚踹开那个幸运的家伙。那人的腿上插着一枚飞镖而非一粒子弹。跑吧,他想,再也别他妈的干这行了。

“已经很久——”夜翼刚开口就噎住了,他紧握双棍强迫自己继续说,“很久没见到你了。”
“我们才见过面,夜翼,就在四个月前。”头罩之下,杰森露出一个笑容,“你拖住了企鹅人,让他没空搅乱我的计划,我得跟你说声谢谢。”
“杰森——”格雷森似乎因这个词而窒息了。
“红头罩。”他低吼,手指放到了扳机上,“再叫一次那个名字我就送你去见布鲁斯·韦恩。”
格雷森躲在他的面具后面,陌生又熟悉的脸上因复杂的情感而模糊不清。杰森希望那是恐惧。他希望所有人看到他时都躲得远远的。接着那个拿长棍的男孩挡住了杰森投向夜翼的视线。“他没有死,红头罩,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罗宾,黄色的R静静地与他对望,/不再是罗宾/。不再是/他/促使成为的角色。不准再说那个名字。
“我他妈的为什么要知道。”扔下这句话,红头罩转身冲进夜幕。


攀爬高楼的时候,他特别喜欢踩着蝙蝠侠的脚印前进。他知道那会是最完美的路线,一条由布鲁斯开辟的道路。尽管他必须得跨开更大的步伐,他也会想尽办法追上蝙蝠侠。布鲁斯从不会让他掉进危险之中,因此跟随男人的脚印总是他的第一选择。

阿卡姆骑士熟知蝙蝠侠的一切。他知道那些装备及其用途,他清楚暗夜使者的攻击方式,他剖析蝙蝠侠就像肢解青蛙一样轻松。每一种方案对应一个突发事件,每一处陷阱都恰到好处。/好/得极致。阿卡姆骑士就像蝙蝠侠的影子,黑暗中的黑暗,无法割离的一部分。

而如今,即使杰森确信蝙蝠侠一定躲在哥谭的哪个下水道里默默监视他的城市,红头罩没有试图寻找那个被他剥去盔头罩的男人。


那是红头罩“元年”中最艰难的一个夜晚。磅礴的大雨使他的裤子沉重无比,每一个口袋里都吸足了水,他的移动不再悄无声息。不论是那身/戏服/还是阿卡姆骑士的盔甲都采用了防水布料,昂贵的造价成就精密的装备,但红头罩最致命的是他的枪而非肉体。
不出意料的,红头罩潜入失败了。蝙蝠侠常说突然而来的袭击远比正面搏击有效。人类惧怕他们未知的事物。他从来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不是吗?他甚至就像噩梦的缔造者,一个深渊般的魔鬼。
而每一次扣动扳机,蝙蝠侠的声音就会离他更远一步。他一刻不息地开枪。

杰森意识到自己错误地估计了敌人的数量,头罩中显示周围有至少三十个人还未倒下,而远处正在跑来一队全副武装的佣兵。
如此熟悉。不久之前那些家伙还穿着他的反侦测护甲。
“杀了这个红脑袋!”喇叭中喷出黑面具的喊叫,“把他的头打成狗屎——”
红头罩一枪打碎黑面具的声音。但这没用。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胳膊上的每一寸肌肉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最糟糕的是他的脑子。一缕毒气钻进破损的头盔中,不论那是什么,他的眼前出现了蝙蝠侠。
他在噩梦来临前看见了布鲁斯·韦恩的鬼魂。


乖孩子,好宝宝,告诉爹地大蝙蝠的名字。说出来,妈咪会给你烤个奶油蛋糕……噢,小坏鸟,爸爸怎么教你的?跟你叔叔说话时,要——注——意——语——言——


不。不,这是——是梦。就是一个他妈的梦,鸡巴狗屁般的假象。毒气,没错,还有蝙蝠侠的幻影,都是中枢神经中的一场闹剧。


不乖,小罗宾不是个好孩子,没蛋糕给你!看来叔叔要替蝙蝠爸爸打你的小脑袋啦,那句话怎么说的,吃一/棍/长一智?哈哈哈哈哈——


“杰森,杰森你能听到我吗?”
闹剧。谢幕。掌声响起欢声笑语歇斯底里。
“杰森,是我,是——”
“不!不是!不是他!我不会……”咬住舌头,因为这样你就不会让它吐出所有秘密。
肌肉抽搐,从头到脚。
“杰森,放松下来。”
正确。当撬棍来袭,你应坦然接受微笑迎接,因为越忍耐就越疼痛。
“看着我,孩子,我是布——”
谁的叫喊如此尖利。足以划破眼球,割开喉咙,让液体喷涌。
谁的双手如此温暖。比刀刃热,比烙铁冷。
“嘘,没事了,杰,一切都没事了。你现在很安全。睡一觉吧,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你必须用双眼留住希望,因为希望转瞬即逝。

“我不会……告诉你……他的名字……”

你曾以生命发誓,因为他值得你腐烂罪恶的一生。


伴随着一声卡在喉咙中的尖叫,杰森终于恢复了意识。当他睁开眼时他以为这是另一个噩梦,昏暗的房间,空气中的血味,他挣扎着想要撑起自己却抬不起一条胳膊。皮革束缚了手腕,将他牢牢钉在台子上。
“不,上帝啊求你了,不要再——”接着杰森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声响,像是谁把杯子砸在地上,然后飞奔到他身边——
是布鲁斯·韦恩的鬼魂。杰森怔怔地望着对方,似乎看穿了那并不透明的脸。鬼魂也注视着他。四目相对,他们在对方眼里看见了自己。
一个伤痕累累的幽灵。

大约在下一个世纪,有人打破了沉默。“所以,死而复生?”他的声音虚弱得不像是他自己,“哈,我就知道你比蟑螂还顽强。没人杀得死你因为……”太难了。杰森试图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着些狗屎话,这太难了。“你他妈的是世界上命最硬的混球。你根本不是真的人……”直到阴影覆上了他的脸颊,杰森·陶德没了声音。又是相似的一幕。被绑在台子上,直面厄运与伤痛。
蓝眼睛的鬼魂扯断了男人身上所有的皮革,在那零点一秒的冲动中屈于了自己。布鲁斯拉起杰森,抱住他颤抖的、苍白的孩子。

“杰森,我是真的。”他的怀抱令他发疼,“这是真的。”

这是真的布鲁斯将他拉出梦魇。这是真的布鲁斯拯救了他。这是真的布鲁斯就在眼前。

蓝眼睛的男孩握住男人的肩膀,手指深深扣着皮肤。他把自己埋进布鲁斯的胸膛,他知道之后布鲁斯不会提起他的号哭,就如同他也不会告诉任何人,蝙蝠侠的泪水比烙铁还滚烫。


罗宾追随着蝙蝠侠,阿卡姆骑士追杀着蝙蝠侠。这一次,布鲁斯·韦恩将跟在红头罩身后,寸步不离。


END


FT:

《Mes mots tes lèvres douces》系列的第一章,比预想中大概多了三倍长……很久没写文了,还在复健中,大家见谅ರ_ರ ...

评论(5)

热度(95)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