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DC][2]Mes yeux tes mains sauvages

02 Mes yeux tes mains sauvages
[我的双眼 你狂野的双手]
[pre52]PG

冬天在罗宾的记忆中总是伴随着寒冷。哥谭的雪下得很早,似乎当他能看见自己的呼吸在空中凝结成白气时,屋顶上已经白皑皑的一片了。


罗宾蹲在阴影中,努力克制住把大腿贴上谁家的太阳能发电板的欲望。那会很烫,能把他的皮肤揭下来的热量。但总比两条冻成冰棍的大腿舒服,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上一个穿这身衣服的家伙怎么不往大腿上多放些布料。平时小短裤非常合适,蝙蝠侠在汗水中挣扎时他可以自豪地亮出自己的双腿;但是冬天,天啊,他甚至想把披风剪掉缝到腿上。
罗宾尽力缩小自己,将披风两侧的下摆塞在脚下。他转头看了眼远处同样蹲在太阳能发电板后的蝙蝠侠。男人就像一只巨大的熊……蝙蝠,熊蝙蝠。蝙蝠熊。他得遵守布鲁斯在所有名称里都要加个“蝙蝠”的原则。
罗宾悄悄地笑起来。熊蝙蝠(或是蝙蝠熊)的模样在他脑海里显现了大概三秒钟,接着他发现那个位置上的人消失了。
耳边响起蝙蝠侠的低语时罗宾绝对没有吓一跳。但他忘了自己还踩着披风,站起来时险些摔倒在地。
“你发现了什么?”蝙蝠侠低头注视着他的助手。
“呃,嗯。”他拽着披风,手掌在布料下偷偷摩挲冰冷的肌肤,“一切正常。三分钟前小巷里有场抢劫,但已经被警察制止了。”
蝙蝠侠点了点头。“今天就到这里。”罗宾觉得男人的视线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他不禁猜测是不是自己躲在披风里的样子太过畏缩。于是罗宾放开双手,让冷风吹开黄色的布料,挺起印有R字的胸膛。
蝙蝠侠射出钩锁。他们降落在巷子里停泊的蝙蝠车旁。当罗宾准备打开副驾驶的门时,蝙蝠侠按住了他的肩膀。“坐到后面去。”他的声音不再是暗夜骑士。


杰森愣了几秒,但依然遵从了男人的指令。他坐上比前排狭窄的后座,而当另一个人也钻进来时,这里显然更加密闭狭小了。
“布鲁斯?”杰森不确定地问道,“为什么我们要到后座?”
“杰森,把你的左腿给我。”
一瞬间男孩差点笑出声来。“我可不是什么芭比娃娃!你还要把我的脑袋转到背面吗?”布鲁斯没有触动,当然了,熊蝙蝠(要么蝙蝠熊)即使开心也要装作很生气。
窄小的空间使他们贴得紧密,蝙蝠侠不得不覆在杰森上方。男孩的头发轻搔着他的下巴,杰森昂起脑袋,绿色的眼睛圆睁着,好奇又紧张。他不确定这是为了什么,布鲁斯想,于是他缓慢地抬起手,停在那条裸露的左腿上。“你冷吗,杰森?”
杰森既想点头又想摇头。他是冻得发僵,也不惊讶于蝙蝠侠会注意到,但为什么——为什么布鲁斯要将他们塞进后座,要让自己给他腿,要把那只手放在上面——他一定会这么做的,哪怕他选择了后者。况且他怎么能说不?
绿眼睛朝他眨了眨,蝙蝠侠握住了罗宾的膝盖。
“哦,这是……”杰森咽了口唾沫,“哇哦,这简直……”他因男人掌心的热度而语无伦次。太暖和了太舒服了太/尴尬/了太棒了,“是什么发热手套吗?”
“beta版,68℉至392℉。最终版尚在制作中。”布鲁斯的右手贴上了他的小腿,另一只则圈住大腿外侧由下往上移动。他的力气不大,却依旧令人难以忽视他的每一下触摸。像是刻进了肉里似的。杰森的肌肉在他手中绷紧,一只手都握不住。他的男孩已经这么大了,不再瘦得撑不起裤子。
布鲁斯的双手从杰森包在精灵鞋的脚踝开始,缓慢却轻柔地向上滑。手套无法传递男孩肌肤的触感,他甚至连小腿上的曲线都不能感受的到,但他猜那肯定光滑又紧实。
他的双手在鳞片短裤前收走了。“感觉怎么样?”

杰森花了几秒才注意到布鲁斯的声音。“还、还不错。”他试着开口说道,嗓音里却是一种陌生的情感,“就像什么解冻的,呃,香肠。”
男人的嘴角藏匿在黑暗之中。“另一条腿需要解冻吗?”
杰森希望自己把右腿塞进布鲁斯怀里的样子看起来没那么迫切。但他都因此咚的倒在了座椅上,最佳侦探如何发现不了。这次他听见了男人低沉的笑声,热浪顺着脊柱涌上脸颊。该死的,他简直就像个着急看动画的小鬼!男孩撑起自己,却被抓住了想要缩回去的右腿。
布鲁斯的下巴碰了碰他的膝盖。“你应该让我知道你的情况。”他边说边抬起杰森的脚,开始他的按摩,“寒冷将导致肌肉抽搐,”手指擦过膝窝又回到小腿肚,“你也可能会因此而感冒。”
杰森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他感觉不止双腿,他的手臂、脑袋、胸膛、肚子都开始发热。布鲁斯的抚摸简直是在拉扯他的神经,杰森想叫他停下,想远远躲开这温柔的折磨,却在不知不觉中攥紧了蝙蝠侠的披风。它们铺天盖地地压向他,逼仄的车内让人难以喘息。
“布鲁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冲动撬开了他的嘴。然而为什么,那听起来是如此的……绝望。
接着,布鲁斯炽热的双手消失了。


被子顺着他的腰滑落在地,望着那隆起的部位,红头罩大笑出声。
他做了一个梦,隐秘的、燥热的梦,却没有一滴鲜血从那老家伙身体里流出来。
他梦寐以求毁灭的男人,他深恶痛绝的男人,将他推向深渊的男人。
他曾幻想过的男人。
赤裸着走进浴室,爬进浴缸,冰冷的液体浸没了双腿,让杰森回忆起哥谭寒冷的冬天。
那天晚上,蝙蝠侠和罗宾因急冻人越狱而奋战至凌晨。他在老管家的建议下泡了一个热水澡,但因为在浴缸里睡着而得了感冒。
从没有什么大腿按摩和加热手套,即使存在,也不曾施惠于他。


END


FT:
重启前的红头罩跟蝙蝠侠的关系已经糟糕到没法回头了……因此只有在桶相关中,我更喜欢n52

评论(2)
热度(78)
  1. SameenAnttna 转载了此文字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