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本来这是个荡气回肠(什么鬼)的故事,可是因为我不想写肉,就成了这副模样……


他们当然不是第一次在性爱时用上手铐,警察游戏什么的。格雷森喜欢看他的小翅膀那一条条被拉伸的肌肉在他身下如何起伏弯曲;而另一方面,陶德并不讨厌被掌控——暂时性的,他知道他能在其他地方把夜翼揍趴下。但这一次那家伙做的超出了他的底线。去他妈的,那是人类的底线。

“你这个该死的变态,”杰森呲起牙,瞪着那跪在他两腿间的玩意儿。那玩意儿有个为人熟知的名字:Dick,“我给你三秒钟把手铐解开,不然我就把蝙蝠车塞进你屁股里。”

“哇哦,我好害怕。”格雷森挑着嘴角眨了眨眼睛,接着轻轻撸了几下杰森的老二。那让原本就在高潮边缘的男人立刻发出粗重的喘息与压抑的呻吟。“来啊,杰森,就一次……”

“操你的,滚。”那种感觉与射精相似,但他知道那不是。那——见鬼的——不是——“你不做就得尿在床上了,小翅膀。”操。杰森将头扭到一边,痛苦地闭上眼睛。

他到死也不会再穿上那鳞片小短裤,更别说还要被拍下来发给老蝙蝠。他才记起迪克·格雷森是这样一个可怕的、藏匿于人群中的变态。看他那紧身战服就能知道。膀胱的压迫感让他小腹都有点痛了,而格雷森还在顶着他的前列腺,用手指,一点点将杰森逼上绝境。男人吻着他,将他红透的脑袋掰正,而他脸上的表情就像那些冬天的枯枝一样,没了繁茂的绿叶,底下的脆弱和迷乱就暴露无遗。他感觉有几滴水珠从眼角流下在鬓角汇集,滚烫得就像煮沸的水似的。

“我可以用手指操你一晚上,但你能忍得了五分钟吗?”他说,笑得像个蓝眼睛的天使,可那分明是他妈的恶魔。根本不需要五分钟,他感觉再过一秒他就忍受不住了。

但是不能,绝对不能。那将会是他一生中永远抹不去的黑点——他人生中的黑点够多了,但他确信那能让格雷森笑他一辈子(估计等他们都老得像阿尔弗雷德那样他还不会停止)。“操你的……”杰森吸了吸鼻子,竭力控制他的阴茎但对膀胱根本毫无作用。他磨蹭着床单,咬住下唇。

“……我会的……”他小声说,像是要去拥抱蝙蝠侠那样绝望地闭上眼睛。

夜翼眼睛闪着光。“什么?”他贴上杰森的脸颊,“再说一遍?”

“我说我他妈的会穿那条该死的——鳞片小短裤!操你的格雷森!”他几乎是对着迪克的耳朵吼了出来。当他被解开手铐时,他甚至没有先把格雷森揍出窗户,就用闪电侠的速度冲进了浴室。

 

迪克坐在床上,几乎止不住地微笑,为他脑中的画面。

那绝对、绝对会变得非常精彩。


评论

热度(18)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