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Two Angry Birds, One Fucking House

标题:Two Angry Birds, One Fucking House

配对:Jason Todd/Damian Wayne

分级:PG

梗概:Robin被禁止夜巡四周,而他根本不想窝在Wayne大宅里养蘑菇。

警告:仅仅就是一个故事而已,没有官方剧情。

------


Chapter 1


人物:Bruce Wayne; Damian Wayne; Alfred Pennyworth; Dick Grayson

分级:PG

摘录:在蝙蝠侠眼皮底下带伤逃走是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他还有一个英国老管家作为帮手时。但对于达米安,还没有能难倒他的事。

警告:此章没有Jason出现。

***

每一个故事都得有个像样的开头和结局。达米安认为自己单独一人缉捕了一窝毒贩值得赞扬——当然他并不非常在意那个——而蝙蝠侠却十分严厉地批评了他一顿。当蝙蝠侠宣布禁止罗宾夜巡四周时,老管家默不作声地处理着他左臂的夹板,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试图纠正布鲁斯的教育方式。——没有。什么都没有。他没有得到赞扬,没有得到额外小甜饼,也没有得到他理应得到的结局。

“父亲,我相信我不需要这么久!”要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按着他的膝头,达米安几乎要从台子上跳下来——几乎,潘尼沃斯用眼神告诉他,假如他敢毁掉他的绷带或其他伤口那么就不仅仅是四周时间了。

“不,达米安。”褪去头罩的蝙蝠侠紧皱着眉头,忧愁与担心被隐藏在每一条皱纹里,“我希望你利用这几周思考这一点:与人合作有时远比单独行动来的有效。”

“当时你和格雷森还有德雷克都不在,”他说,而当他在气头上时,那些尖刻的、极为讥讽的话就很容易会脱口而出,“我是得叫上阿尔弗雷德和我一起去吗?当我的劳斯莱斯司机,在我把罪犯鼻子打扁时再教育二三句。或者,还有红头罩——陶德,你们都不在时我也许可以找他,就因为十四岁以下儿童在维护正义时需要一个监护人,要不然他就是下场,是吗,父亲?”

那显然是布鲁斯的红线。他没能剪掉蓝色的,却引爆了炸弹。“永远,别拿,这个开玩笑。”那是他所听过的,最低沉最危险的布鲁斯•韦恩的声音。就好像他把他父亲刚结的痂给狠狠撕下来似的。但他就是没有一丝罪恶感。

“达米安少爷,”最年长的男人完成了他的修补工作,他站起身,同时用一种很不赞同的眼神望着他,“布鲁斯老爷是在担心你。”布鲁斯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开始研究达米安带回来的新型毒品。

“或许。但他不该禁止我夜巡。”达米安无视阿尔弗雷德严厉的瞪视和比意料中要猛烈的多刺痛,用还完好的右手撑着手术台边缘的另一头——远离他们所有人的那一头——重重地落到地面,“没有罗宾,蝙蝠侠单独一人行动很危险。”这句话有真有假。

“夜翼同意暂时接管你的职务,”他用每一个父母在敷衍孩子时所用的语调对他说,“还有红罗宾。”嘁。

“两周——不,一周半,不出十天我就能恢复。”

“不行。”蝙蝠侠的声音显得平静又冷峻,那就是他那天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而达米安在离开时也给了他一句话。

“我不需要。”

***

在蝙蝠侠眼皮底下带伤逃走是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他还有一个英国老管家作为帮手时。但对于达米安,还没有能难倒他的事。

首先,他需要三四天的时间让看守他的人对他放松警惕,如果是蝙蝠侠,这将会变得格外艰难,但幸好那几天被安排在他身边的是夜翼。布鲁斯接手他原来的任务,而迪克恰好有一个小长假。他只需要当两天乖宝宝就能使格雷森开心得飞上天。

其次,推算出阿尔弗雷德的日程表。这在他进入韦恩宅半个月就已经完成了,而他从未告诉过别人。

最后,从窗户或是正门或是花园暗道逃出去。这取决于他决定什么时候走。白天是正门,晚上是窗户;如果遇上下雨,散落的花瓣和折断的树叶就不易被察觉。

达米安在心里那张计划单上打了个勾,然后带着自信的神情继续对付他的玉米片泡牛奶。他根本不知道格雷森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东西。

“喝牛奶可以长个子喔,达米安。”迪克说,撑着下巴注视着达米安举起勺子,放下——第四次。

“就好像你有一米八似的。”他讽刺道,低头沾了沾嘴唇就把勺子扔进去,然后瞪着另一个盘子里的东西:“搞错没,甜甜圈?”

迪克拿起他盘子里的那份,咬了一口后幸福得像是能晕过去——有些夸张,但就是这样。“天呐,我的老天呐。我真是太怀念阿福的奶油甜甜圈了。记得我小时候能一口气吃五个,最后如果不是布鲁斯命令我停下,我甚至能再吃一份小甜饼。”他脸上的表情让达米安鄙夷地皱起眉,

“他只是担心你会塞不进你的制服里,格雷森。”他用叉子戳着它奶油色的脆皮,看着它们四分五裂地倒在他的叉子之下稍微解气了点。

“是因为你不愿让我喂你,才只好吃像这样用一只手就能拿到的食物。”

“等我老到阿福那年龄的两倍时再来往我嘴里塞东西吧。”

迪克耸耸肩。他喝光他的牛奶,接着舔掉唇上那一圈白色。就像打扮成圣诞老人的售货员撕掉假胡子一样。然后他离开椅子,走到还在戳刺着甜甜圈的男孩身边,像是打哈欠般张开了嘴。“哈?”达米安抬起头,张嘴抛出一个疑问词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大意。但已经来不及了。迪克迅速抓过一大块甜甜圈碎块,飞快地塞进达米安的嘴里。正当他愤怒地要把它们吐到格雷森得意洋洋的笑脸上时,他的余光突然撞上了阿尔弗雷德的注视。那使他不得不闭上嘴巴,如同吞下毒药般嚼着甜腻的甜甜圈。

其实并没有那么差,但达米安还是装着做出被恶心到又怒不可遏的表情。“你刚才试图杀死我,等蝙蝠侠回来你就死定了。”

“那你再喝点牛奶漱漱口?”迪克眼中闪着善意的光芒,把碗端在他鼻子底下。韦恩向后倒去,一点也不担心两只凳脚已经离地六英寸。“绝不。”他发誓。

***

“不,不可能——”他推拒着男人,却没法用另只手往他鼻子上来一拳。所以他只能拼命后仰,躲避着向他袭来的脑袋,“你滚开——”

“来嘛,达米安,”迪克笑得像个可怕的成年人,那种成年人,并企图印上达米安的额头——用他那万恶的嘴唇,“只是一个晚安吻而已,别那么抗拒,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需要这个。”

“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才需要!”他从没见过像格雷森这样烦的大哥,定义“烦”:把他当做小孩对待,“我警告你,三秒之后我要把你屁股踢烂!”

三秒之后迪克带着得逞的笑容从达米安房间离开时,后者试图用枕头擦去额头一角。他本来打算再等到明天晚上,但格雷森的一切表现都超出了他预计的程度——他简直就像个患有肌肤饥渴症且幼年缺爱的恋童癖。

***

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这个点入睡已经算晚;但达米安还需要更加、更加凝重的黑夜。

他趴在床上,将早上那份计划单写到纸上。首先,其次,最后……突然,他发现这上还缺个东西。目标有了,方案有了,时间有了,备案有了——还差地点。一个他们都不会造访、能让他养伤又不需久居的地方。达米安坐在床沿,环视房间,目光最终落在那面放置战利品的墙上。他不确定那是不是个好的选择。不是最好,这绝对能肯定,说不定还会有场不小的战争;但假如他能获得胜利的话,将会变得方便许多。

达米安又露出同早上那样的表情——他微笑,虽然还是含有讥讽的成分——

还没有能难倒他的事。


Chapter1 END


评论(2)

热度(9)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