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nttnabb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A Love Thou Darest Not Utter[TBC][10.3更新]

><更新!!


标题:A Love Thou Darest Not Utter

分级:NC17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梗概:错误与错误,负负得正。

警告:互攻。ABO: Alpha! Dick&Alpha! Jason 可当做平行世界,因为没有官方的故事出现在这里。

--------

 

’Tis an evil lot, and yet

这运气够坏的,自然

Let us make the best of it

但我们且勉为其难

If love can live when pleasure dies

要是相爱不必凭欢乐

We two will love, till in our eyes

我们就爱吧,直爱到一天

This heart’s Hell seem Paradise

心里的地狱竟好似乐园

 

——INVOCATION TO MISERY<4>  P.B.Shelley

 

***

 

杰森在自己嘴里尝到了金属的味道,像是铁,融化的铁,在几秒后又凝固在舌面上。那里面一半是血,一半是来自夜翼的爱的馈赠。他从未尝过Alpha的体液的味道,那么冰冷,那么单调,血液就像是调味酒——糟糕的调味酒一样,稀释了Alpha精液里那部分充满攻击性的味道。

“杰森……”那个还沉浸于发情时的美妙快感中的男人叫着,喃喃他的名字。他竟然奢望此时此刻还有人能回应。迪克——老二——操他蛋的发情激素——爽飞天——杰森张嘴发出呻吟像是迎合他,而事实上他只是在吐出精液的血溶液时恰好被擦到前列腺。他没有像个Omega那样叫得欲仙欲死,他是个Alpha,假如没那些像是双份可卡因的毒品,他甚至不会为迪克脱下裤子,那暗夜牛郎就算把他的Alpha性素喷到杰森头上他也不会鸟他一下。但是,该死的,这个脑子长屁股上的蠢货在被注射了激素后到底是由哪根神经引导着他来找红头罩解决麻烦?他以为经过老蝙蝠的训练,夜翼的脑垂体就能战胜海绵体。

迪克把他的老二狠狠往杰森深处一顶,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声就像沸腾的开水在折磨盛着它的容器般搅乱了杰森的意识。当杰森把他的脖子像是要折断般向后仰时,他得承认,和一个Alpha做爱是有那么一点爽。而那是因为他也在发情,真是感谢格雷森传染给他的发情激素。

男人咬住杰森裸露在外的脖子,吮吸。他僵硬着,试图让红头罩那部分不给对方来一拳。那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糟糕,大脑和意识都他妈的没了,像是被热浪卷到了7级海啸现场,而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超级英雄能把它们带回来;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像个Omega婊子那样一边摇屁股一边大声叫。“操的,迪克,迪克……”男人的阴茎停在他肠道里——被一个Alpha中出,真是个操鸡巴蛋的值得纪念的美好经历。他翕动嘴唇,像条被拍上岸的鳟鱼那样呼吸着,在浓郁的Alpha气味中根本无法过滤出氧气。他快速撸动着勃起的阴茎,喉结在格雷森的牙齿与舌头下像是逃跑一样滑动,哦,这是干嘛,想要一个吻吗?“你这个变态,舔屁眼的基佬,见他妈的耶稣吧——”被操着屁股的男人带着鼻音嘶吼,没人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注意用词,“我要被你搞死了格雷森!你这,见鬼的——Alpha——”

杰森沉浸于能如此酣畅淋漓地把这些词语都砸在夜翼头上的快感,那甚至比被干屁股时撸管还要令他兴奋。“你这个……”迪克突然握住杰森的下颚,那力道真能搞死他,哦——老天——迪克的粗暴令他记起了这其实是场非自愿侵犯。难听点——诚实点——带着发情病毒的夜翼强迫红头罩撅起屁股为他发泄性欲。老天,三流黄色文章的简介。他的手绝对能在他脖子上留下痕迹,恶意与快感交织着几乎都能从杰森的眼睛里迸溅出来。男人咬住他的嘴唇,而他让迪克的舌尖出了血。

杰森在迪克后颈的手扣抓着,紧紧刻进男人的肌肤里。他一般不把这称为“亲吻”,他管这叫“撕咬”。同样的,他完全不认为他们在做爱。如此可笑:夜翼在操红头罩,Alpha与Alpha。

他一直想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不是马戏团或游乐场里的荡来荡去,货真价实的,凌驾于白云之上。而格雷森像股风一样,夏日里滚烫无比的那种,把他在浪涛中翻滚的脑子带上了天。

 

***

 

夜翼第二次非法入侵红头罩的安全屋时,杰森·陶德正在享受他的晚餐。芝士被拉得长长的,在杰森猛地转头时甩在了桌上,但那双蓝眼睛并没有在看那个。他瞪着从厨房里走出的男人,对方支在门边摆了个姿势,接着除去面罩。杰森知道那举动是了为什么:好让他看清他的尴尬与后悔。他面无表情地嚼着披萨想,这真是有些恶心。

“呃,咳嗯,”迪克冲红头罩笑了下,在杰森的注视下又换了个姿势,指了指身后,“厨房的窗户开着。”

“贞操裤的锁开着也并不代表你能操进去。”这披萨真是见鬼的难吃,他不得不就着可乐把它吞进去。

迪克抿着唇,换了第三个姿势。他看着男人那副挣扎的样子,又不是让他去舔狗屎。不过杰森预计接下来的那些话很有可能像狗屎一样令他反胃,介于他的晚餐已经够恶心的了。

“我来是想对你说,”夜翼胸前的那只鸟扭曲着翅膀,发出幽蓝色的光。这是他今晚第四个造型。“对不起。”

——听啊。他早就知道。

红头罩嗤笑出声。“天。”他扔掉那块披萨,把椅子转到迪克那一面,“我该怎么办,警察先生,是不是应该向你索要精神损失费?”

“我知道你不需要道歉,杰森。我知道。但我觉得你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红头罩粗声打断夜翼,“哦,啊,对,我被一个发情的Alpha强暴了,但目前只有被侵犯的Omega才有宪法保护。你良心不安来请求我的原谅,好回去粘补你那破了一个洞的罪恶感。”杰森停下,去吮他的可乐,给予夜翼足够的时间反驳;而直到他把空瓶子扔到一边,迪克也没有插嘴,“——我告诉你,格雷森,”他抱起双臂,“我很好,没有怀孕没有被标记,所以给我滚出去,去找你的蝙蝠侠忏悔。”

“小翅膀……”格雷森像是想要走上前,但又忍住了。杰森在想,要是他敢再喊那称呼一遍,他就把他横着丢出去。“那天我被注射了毒品,”他继续说道,像没有看见杰森抛给他的那个大大的白眼似的,“混合了Omega激素的兴奋剂。试验品,我估计,所以没有其他剧烈反应。”

“你接下来是打算告诉我,你的老二失去控制是因为性激素吗?”他已经不想再玩了,一些话快要脱口而出,但他更想把它们留到最后,等格雷森张嘴时再把屎糊到他脸上,“而我甚至丝毫都不在意。”

杰森跳下椅子,但却绕到房间的另一头。当时他到底是如何忍住没有吐出来的,杰森皱起鼻子,在夜翼的Alpha气息里感到浑身不自在。他想冲过去,不论是用拳头还是膝盖狠狠地把他揍一顿,把他打出血,打成残废,直到他再也不能像这样搅乱他的生活——而且还自以为是救赎。

 

-TBC-


评论(7)
热度(22)
  1. At🇧🇷👻anttnabbAt🇧🇷👻anttnabb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ck-redhood
    ABO A/A 未完结

© At🇧🇷👻anttnab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