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One Night[END]

One Night

Brujay

R



并非每次的主题都与争执有关。通常情况下,如果他们又因某块区域的管辖权或管理方式而争论不休,最终不是不欢而散,就是大打出手。然而总有意外。

意外就是他们拳脚相交之际相撞的视线。意外就是空握的拳头。意外就是停下,喉咙发紧,腹部着火。他的嘴唇略略擦过布鲁斯的嘴角,蝙蝠侠冰冷的头盔抵着鼻翼,带来一阵颤栗。那是一个/意外/。

意外就是那一晚,他们以一场绝不比打架温柔的性爱结束了长期以来的心照不宣。

而那是几年来最宁静的一晚。

他发现一个最有效的办法。上床,做爱,无休无止的情欲,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在一段时间里维持着这么一种畸形的关系;野兽一般。

他告诉自己,那是一个意外,并且被操几下总好过多一处骨折。

 

一开始布鲁斯很少留夜,他也一样。如果是在他自己的床,他会先于布鲁斯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装作已经入睡。他可以让他离开,就像最初那几个月。他常在意识回笼的下一秒就冲进浴室,急切地搓洗身上的痕迹仿佛那是毒液或小丑浓酸。他不用开口,回头时床上已经空了。

而现在,他侧卧在乱糟糟的床铺中,汗液浸湿了枕头,精液凝固在肚皮上,冰凉粘腻。男人健硕的胸膛与他弯曲的背部契合在了一起,像天塑而成般密不可分。他平稳地呼吸着,同时小心翼翼地追随着布鲁斯呼吸的节奏。就像从前,他跟着他攀爬高楼时就常踩着蝙蝠侠的步伐。

换作在韦恩宅或是任何一处蝙蝠巢也是一样。该走的人变成了他——也许一直是他——然而用于离开的通道不是被暴露就是不够安全,总之他不得不留下。次数不多,相较以往却太频繁。他不知道阿福最后有没有抓到那只咬烂了布鲁斯•韦恩衣服的硕鼠,那只可恨的,凶猛的,胆敢撕裂布鲁斯老爷的睡衣的坏东西。

他没有找到。他们到底为什么会躺在一起?从第一次他就不得而知。布鲁斯没有问,他也没有答。他甚至不知道应

该将这一刻称作什么。温存?休憩?回味?

留恋?

不会——没有那么深。其实那/是/——

他或许早知道,什么能碰什么则不能。那不过是一种自弃。放弃所持的理念与原则,缠绵于堕落,沉湎于欲望。陷入毫无自持的深渊之中,无法自拔。

——无关爱情。

他睁开眼睛,坐在床沿。布鲁斯的手在他背后停留了几秒后垂到了一边。地板冰冻般寒冷,站在地上的一瞬间他忍不住缩起脖子打了个颤。这所安全屋没有暖气,窗户是被定起的木板,透过缝隙不时漏进风来。拂过腹部激起一阵寒颤。

他赤身裸体地走向浴室,一路上拾起衣服往身上套。身后传来翻身的声音,他没有理会。继而他发现了,这所安全屋也没有水。

没水,没暖气,没吃的。苦干几个小时只得到了满屁股的精液。他有些生气地砸上冰箱的门。

回到卧室时,他看见了布鲁斯平静的睡颜。没有皱起的眉头或是紧绷的嘴角,宁静的仿佛是一个丝绒包裹的梦。他现在需要干一件事,而在那之前,还有一件。

那就是吻他。轻轻地,与布鲁斯淡色的双唇相触。

布鲁斯像是触电了一样抖了一下。一股难以言说的喜悦在他心里蔓延开来。就像……他无法形容。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这个吻就只是一个吻。没有深入的唇舌纠缠,甚至维持了不到五秒钟,他就离开了布鲁斯,离开了这里。

 

 

十五分钟之后他回来了。带着室外的寒气钻进黝黑又冰冷的屋内。他需要回来吗?他需要打开卧室的门吗?他需要证实一个东西。

满溢的月光是迎接他的第一样事物。窗户被扯开一个大口子。地上躺着的厚木板凌乱地交叠在一起,像是为地板铺上的一层被单。他的视线越过床铺间,眺望远方波光粼粼的哥谭河。/他走了/。

他想要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像这些都不足为奇。肯定是因为灌进来的冷风,吹得他面部发紧,僵硬不堪。

 

 

下一瞬间,没有丝毫察觉,他就被狠狠推到床上,封住了嘴。他意识到那是布鲁斯,还有他冰凉粗糙的唇。他粗暴地就像这不过是打斗的前奏;他没有迎来拳头。他得到的是一个蕴含着黑暗与危险的吻,是来自黑夜的礼物。就像哥谭的夜晚,寒冷却不失美丽。

还有辣热狗的味道。在他上方,布鲁斯的牙齿闪闪发光。

这是哥谭的一个夜晚。属于沉默的物与蠢蠢欲动的人。属于罪孽与宽恕。属于他们。他和布鲁斯。

 

 

-END-

 

评论(1)
热度(125)

© 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