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DC]The Most Embarrassing Moment[Ⅰ]

中秋快乐><完结啦


标题:The Most Embarrassing Moment

配对:Jason中心。

分级:G~R都应该会有

梗概:关于Jason的一些令他尴尬的时刻。

警告:其实就是作者的下流脑洞合集。

----------

 

自从杰森进入这个吧之后就放弃了自己的身体。他这么做无非是因为那些操蛋的家伙们——甩不掉地黏在他身上而他却没法把那些蠢佬们一个个都爆头。为了你的任务,杰森狠狠咬紧了牙,躲过不知道第几只故意捏住他屁股后面的尾巴的手。

这很可笑,他承认。但假如他能多穿几块布料一切都不会令他感到如此……尴尬,羞耻,难堪——随便哪个。总之比那些手指和视线还有口哨更令他感到烦躁与愤怒。

——直到他遇见了另一只兔子(见鬼他已经开始把自己当成兔子了)。那只兔子和他一样带着长长的、下弯的毛绒耳朵,穿着黑色的马甲和长裤。干。杰森瞪着对方的长裤怀疑自己是不是拿错裤子了,因为他根本没有穿裤子——假如吊带渔网袜也算是裤子的话。

“哇哦,不错的服饰。”那只兔子笑着从他身边走过,“Jay-bird。”

红头罩在兔耳朵之下尖叫着要拔枪。而性感暴露的基佬服务员却只能回以一个笑容,然后用高跟鞋——是的,操他妈的2英寸高跟——朝对方小腿踢去。那个黑发的服务生嬉笑着从他身边滑过,杰森无法忽视他雪白的牙齿就如同无法否认当他发现他是唯一一个穿着短裙、丝袜和高跟的兔子服务员时有多不爽。不爽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好,棒极了,现在就能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鼻涕虫黏在他身上了——

“夜翼,我知道是你。”红头罩压低声音,目光却紧盯着右前方,“我正在执行一个操蛋的任务,而显然我的目标对我很感兴趣。”就像为了证明他的话一样,那个角落里的胖子对杰森招了招手。“操你妈。”杰森不得不对那里回以一个微笑。

“哇哦。”迪克发出今天的第二声感叹。他伸手点了点杰森的尾巴——这成功的让他获得了男人的注意力,怒视与粗口——“事实上,如你所见,我也正在执行任务。”

“那你他妈的就赶紧去!”庆幸这里的嘈杂,杰森那一喊只吸引了几个家伙,而他的目标在他回头查看时并没有做出反应——至少一个不能再下流的媚眼不算是任务失败。

“嘿,别激动,小翅膀。”夜翼一手端着盘子一手向下压了压,做出迪克•格雷森标准的停战熄火标志,“看起来似乎我们的目标是同一个人。那边那家伙与布鲁德海文的好几起贩毒案有关。”

杰森一瞬间扭曲了脸。蓝色眼影与紫色灯光把他的面部变成了一块生动的画布,而迪克在那一刹那笑出了声。

红头罩立刻转身向那个角落走。多一秒就多一成掐死格雷森的可能。

“噢,噢,嘿,杰森,”夜翼马上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你想怎么,就这么扭着屁股蹭上去吗?”

“我的任务关你屌事。”

“呃,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你最多只能坚持一分钟。而假如他敢摸你屁股,这个时间将会缩短至二十秒。”

“所以?”——其实将会缩短到两秒。像是罗伊经常说的,人有底线(当然这阻止不了他抢走军火库的最后一块小熊饼干)。

夜翼又露出了他那个标志性微笑。总是那么耀眼,那么具有说服力。“所以,”他忽然拽着杰森向前走,而后者差点被脚下那对高跷绊住,“咱们一起干,怎么样。”

“——操,你……干你他妈走慢点——我还没同意呢!”杰森不得不靠上迪克的背才能支撑住自己,“要是你搞砸了我就——”他立刻噤了声,当他们已经来到了那个角落里时。


“嗨,达令,有什么想喝的吗?”迪克就像他妈的一个老鸨,而后面跟着青涩的雏。当他说这话时语气显然就是“想要哪个婊子的屁股”。杰森在对方露骨的视线中不由得扯了扯短裙下摆,表现的还真像个雏。

“噢,宝贝,”夜翼捏住他手臂的手猛然收紧,而红头罩想尽一切办法克制自己从裙子底下掏出枪——真的枪——“你后面那只兔子更对我胃口。”

操——“啊,他啊,”这时候格雷森的作用就重要了起来。他掐住杰森,用暧昧的语调对那男人说:“他是新来的,虽然有副好身材,但还只是个苹果味的小男孩。”苹果味——苹果味?操你的苹果味。

“但他真——可爱,不是吗。”那个傻瓜笑起来,额头上每一道缝里都闪着一层恶心的油腻的光泽。杰森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脸了,他咧嘴,而那完全是一个不能更僵硬的笑。当男人探身抓住丝袜兔子服务员的手腕,并把他从另一个服务员身后拽出来时,杰森脸上的表情立刻获得了夜翼的警告一瞥。但迪克不确定杰森的频道此时还能否接收到他的信号。

而当一只手伸进杰森的短裙下摆,有力揉捏几下后,迪克知道,一切都不管用了。

“操——”红头罩发出短促的抽气声。“哦上帝啊,你真是个热辣的尤物。”男人笑起来,在杰森屁股上留了两声轻响。嗷。迪克微微向后退一步,然后又是一步,恰好赶在一个胖子飞向舞池时躲进杂物房,在门边的柜子里拿到了事先藏好的装备。人群里传来尖叫,吼声,然后是枪声,即使隔着一道门都如此刺耳。他不知道该把这次任务失败怪罪在红头罩还是那个愚蠢的男人头上。


“操你妈的可爱——”哒哒哒哒哒。


啊——


“我他妈可爱得让你喷粪!该死的可爱,操他屁眼的苹果味!”玻璃碎裂的声音。更多的哀嚎与哭泣。


喔。


夜翼早在四分钟前就已经换好衣服了,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断杰森的痛殴与发泄,但他其实不怎么想。罪有应得,他对自己往外漏的正义感说,况且他从刚刚得到的DNA中发现,那个惨叫的男人并没有多大情报可收集。——嗯。只要杰森不杀人……


而杰森也的确没有。他把拳头从对方喉咙里抽出来时,那个男人几乎全身上下都在流血,但就是没有死。他把那可怜的家伙从一堆残渣中提起来,然后抛到空中。


所以夜翼终于从隔间里出来时,正好看见这样一幕——一个耳朵上沾满红色的兔子,抬起他裹着黑色渔网袜的修长的腿,用高跟鞋狠狠踢断了一个被揍成猪头的男人的鼻子。短裙飞翻着露出一截黑色布料,然后——绸缎撕裂的声音他不可能听到,但随之暴露出来的东西他也不可能不看到。


天呐——他微微张开了嘴巴。


哦,操。


“操!”即使杰森立刻拉下裙子也无法改变那一秒所发生的事。他听见角落里爆出来的笑声,当他懊恼地低吼一声后则越发剧烈。操他妈的轻薄型内裤!

格雷森像是要把肺吐出来般大声响亮地喘着气:“我……我的上帝啊——抱歉、我只是……天哪——”他扶着墙,把一堆大笑闷死在手心里。杰森看起来像是要吃了他一样凶狠,但却不得不夹紧双腿,一只手捏住裙子,姿势扭捏得像个——耶稣他妈的基督啊——“我的老天……”迪克为他所想象出的那个画面落下了几滴泪水。

——就像个,穿上情趣服装的,羞涩的,少女。


杰森咬牙切齿地瞪着黑暗中的那片蓝色。他发出一串咒骂,竖起一根中指。然而脸却红得像只——操他蛋的——苹果


-END-


评论(6)
热度(23)
  1. AnttnaAntt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ck-redhood
  2.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病Anttna 转载了此文字
    ❤~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