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N]奸贝

 

一场失败的魔法实验,然而卡拉翰却挖掘出了其中的乐趣。

红发的男人轻而易举地握住贝思柯德两条细瘦的手腕,卡拉翰丝毫不怀疑自己稍稍用力就能扭断它们。男孩在他掌下奋力挣扎,犹如一条被截了脑袋的蛇——刀刃梗在锁骨,分离身体与灵魂,但永远无法逃脱。

“滚……开……”贝思柯德听见孩童稚嫩的声音被分成一段一段,颤抖且软弱。那让他控制不住地颤栗,不仅仅是因为卡拉翰异常热烫的手掌抚过他每一寸肌肤。

这让他恶心。一切都让他感到恶心。

但卡拉翰显然乐在其中。魔法师粗暴地摩挲着男孩裸露的肉体,拉扯着胸膛上小小的粉色乳头。贝思柯德现在看上去只有11岁,黑发刚及脖颈,腹下连毛发都还未长出。

“贝思柯德,你小时候真的十分美丽。”卡拉翰凑到贝思柯德脸颊旁吐息着,贝思柯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被对方舔了一遍一样,胃部下坠般地痛。当幼小的性器被一把抓住揉搓时,贝思柯德闭上了眼睛——紧紧地——相当糟糕。

“有趣。”卡拉翰笑了起来,挤进贝思柯德双腿间,“你在发抖,在紧张,贝思柯德。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恐惧,而以前从未这样。”贝思柯德甚至连一丝快感都无法感觉到,仅仅是疼痛,仿佛在被钝刀割磨。当卡拉翰把一根手指塞入他的后穴时,他听见了自己的叫声。

“告诉我,乖孩子……”像是蚯蚓掘着泥土,每一次蠕动都令他泛呕,“当你这么大的时候,爸爸是不是操过你可爱的小屁股?”纯种恶魔啃咬着他的喉咙,捅入身体的匕首勾扯着他的意识与灵魂。他听见一些痛苦的呻吟与啜泣,女神作证,那一定不是他的。

“你的爸爸肯定是个没落的贵族,对吗。”他说,伴随着恶质的笑,“他还留有那最后一点儿贵族的傲气,而其它的什么都不剩;他会是黑发的,有个红发的妻子,但他有一天突然发现你比你母亲更诱人。”

卡拉翰加入第三根手指,肉穴紧紧卡在第二个指节上,他没有理会男孩压抑的哽咽和痛呼,用力捅进去。

“他会用他的大老二拍打你的小脸蛋儿,鬼知道那玩意儿是不是刚从你妈阴道里抽出来;你不能呼救,你不会呼救,因为你的小屁股就是喜欢爸爸的大肉棒。”贝思柯德疼得蜷起脚趾,泪水沾湿了纠结在一起的睫毛,即使他咬紧了牙齿。卡拉翰抽出手指,掏出阴茎,“就像这样——”他叹息着把硬挺的肉棒捅进贝思柯德体内,男孩几乎是在抽搐着向上挣扎,血液从后穴被撕裂的细缝中流出。稚嫩的身体根本无法顺利容纳男人的老二,但卡拉翰还是用力掐着贝思柯德细瘦的腰狠狠冲了进去,全部。“呃啊——!”尖叫。贝思柯德不知道哪一个更令他感到耻辱,是哭泣还是尖叫还是被侵犯。“哦操,你这个美丽的小婊子,爸爸要操死你,我要把你干到天上——”就像是一柄利刃穿透肚子再拔出来一样,他闻到了血腥味,也许那的确是从腹腔传来的?

手腕上的桎梏渐渐消失,卡拉翰拾起他的手腕轻轻吻着。“乖孩子……”他舔过手腕上的乌青,唾液腐蚀着贝思柯德的肌肤,但他并未停下侵犯:他的唇舌像是羽毛一样轻柔,埋在贝思柯德体内的阴茎却如同地狱岩浆般烧灼着男孩。那只刚离开贝思柯德肌肤的手掌再一次贴上了他,变成了一个突如其来的,狠狠的,击打。印在大腿外侧,连接着臀部那块肌肉上。

一个剧烈的抽气溢出贝思柯德的喉咙,而卡拉翰没有管那个。他挑着嘴角,每挺入一次就拍一下男孩的屁股。“数出来,我的好男孩。”

牙齿终于咬不住声音。贝思柯德猛地抽泣了一下,泪水似乎把大脑都糊住了,世界里只剩下那把在他屁股里抽插的利刃,以及卡拉翰在他身上留下的每一个掌印。“……数出来……”那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该死的魔物在他耳边低狺,“汁水横流的小婊子……”脖颈被狠狠咬了一口,然后是胸口的乳尖。卡拉翰真像是撕裂他似的,掰着他大腿根的手几乎要掐进盆骨里。嘴被男人撑开,带着血腥味的手指拉扯着男孩幼小的舌尖。

“一……”

这个词汇击碎了贝思柯德。当他开始放弃抵抗时,卡拉翰就获得了胜利。男人笑出声来,恶意像是融入了他的血肉中一样疼痛。“二、三……啊——嗯……四,五,六——”一个哽咽,“七,八,九……”

“数啊,继续啊,我的小鸟,”卡拉翰伏在贝思柯德脑袋边,用他从未听过的低沉嗓音温柔地说着,和他一样发出呻吟与哽咽,只不过充满快意,“你贱得简直令我想吐。”他笑起来,微笑,“好孩子,爸爸爱你,你的小屁股永远也不会离开爸爸的大老二了。”他的手又重新轻柔起来,拍打屁股的手握住贝思柯德发红滚烫的臀瓣,像揉面团那样搓揉起来。

“贝思柯德……我的好男孩……说你喜欢我的大肉棒。”

“不……唔,不……”贝思柯德响亮地抽噎着,感觉马上就要昏死过去。卡拉翰开始更用力、更快速地抽插,汗水从鬓角一滴滴砸向贝思柯德的肌肤,比硫酸更令他战栗。“——操你的小屁股,操你的贝思柯德,操、操——”贝思柯德昂起脖颈,猛地睁开眼睛,红色的瞳仁向后翻着;泪水唾液汗液……

卡拉翰低吼着,掐着贝思柯德的臀瓣射进了男孩体内,深深地、狠狠地。在最后那一秒,贝思柯德也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卡拉翰的精液侵蚀成灰烬,深深地、狠狠地。接着他就坠入了黑暗——

深深地、狠狠地。

 

卡拉翰放下男孩,乌青的瘀伤与鲜红的印子布满了贝思柯德苍白的身体。魔法师勾着嘴角,轻快地把阴茎塞回内衣。

 

而他甚至连一个吻都吝啬给他。

 

-END-


评论

热度(20)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