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Hello, my sweet home[CH1]

标题:Hello, my sweet home

人物:BatFamily。以及他们的朋友、爱人和敌人。

分级:PG~R

警告:普通人AU。为了把他们凑在一起会有些不科学的设定。Hurt/Comfort

-------

 

  1. D, d. R, r

[一通电话。寻常的早上。Jason被占领的公寓。]

 

杰森·陶德在一年前还是名凌晨两点睡下午六点起床的普通无业游民。罗伊与他的账户里的钱所剩不多了,而就在那个傍晚,他做了一个让他足够后悔大半辈子的事。超过布鲁斯,超过任何人。他在全然昏迷的状态下向他的房东说了些什么。一通电话,一杯忘记放糖的黑咖啡。杰森一直在猜测它们之中的哪些词在他没注意时发生了化学反应,然后嘭,他的公寓就变成了这幅鸟样。

他的沙发被一个黑头发的家伙占据了一大半,一小部分是他,另一部分是由书籍砌成的堡垒,而他仿佛就能捧着咖啡和这些转头一直待到下个世纪末;一个男人在欢快地叫着他的,或是哪个人的名字,杰森肯定他的中间名不是“小翅膀”这种傻逼玩意。而显然对方并没有在意他的漠视,依旧快乐地说着什么。杰森为了躲避向他袭来的手却撞上了身后的马克杯。

在像杰森的大脑那样碎成渣前,有人稳稳地接住了它。他向下望去,操,耶,这是黑头发俱乐部?

“别像个婴儿似的,陶德,我确定在这儿没人愿意帮你换尿布。”小小的黑头发昂起带着轻蔑的笑的脸。“早上好。”

操,耶。欢迎回到黑头发俱乐部,我们的老会员杰森·彼特·陶德。

第四个黑头发的男人从达米安手中拿回马克杯,他瞪着餐桌上摆好的四个空盘,令自己不那么绝望地说:“早上好,大D小D大红小红——”他在提姆的哀叫,达米安的攻击和迪克的笑声中钻进了浴室,在关门的前一秒他飞快地叫道:“迪克,大红要鸡蛋不要青豆不要胡萝卜。”

他的意思是,“老天,我不要任何韦恩。”

(该死,当初怎么没有在租房合同上添上这一条!)

嘭,先是迪克,然后是提姆,最后是可爱的小达米安。瞧,那三个占领了你的客厅的家伙正是飞天小去他妈的韦恩。

镜子里的韦恩往自己脸上猛地泼了一捧水。他闭着眼睛,把自己拔了个精光后来到花洒下。清洗,肥皂,清洗。水流敲打着他的脊背,顺着起伏的肌肉淌过双腿,旋转着最终汇入下水道。太烫了。杰森恍惚地盯着自己的双腿。某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那些伤疤似乎再过四年也没法从他身上消失。他还记得有个红头发的家伙是如何抚摸着一条凹凸的烧痕对他说着简直酷毙了,接着几乎崇拜地用手指与舌头描绘这些——这些见鬼的痕迹。他说,再来。他说,再用力,弄疼我。他说,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如果布鲁斯能早几分钟或晚几年,一切都将截然不同。他能失去什么呢?杰森不是没想过,假如当年他和哈珀都没碰到他们的百万富翁,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在太平洋买了一座小岛,和科莉一起快乐三人行。他们的第一桶金是两卷绿色的钞票,而那足够让一个十岁的孩子产生某种信念:这是一份好工作,我他妈的就要发了。

“等我有了钱,我要买三百万条雷管,把它们垒成一座山,然后炸了这里。”未来的军火库蹲在他身边,用手中的纸币指了指天空。他问,你是指哪儿?这个角落还是东区?男孩咧开嘴绿眼睛亮得像晶莹的青葡萄。“我要炸了哥谭,”他宣布“然后去星城,你和我。”

杰森被什么拉回了现实。他意识到那不是向他叫嚷的流浪汉而是迪克·格雷森。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他更喜欢那些混迹在臭水沟的混混而不是他。他的哥哥。确切而言,他们的。

“杰,在你臭美到下个世纪前赶紧出来吃饭。”

他叫着,“闭嘴,阿尔弗雷德!”穿着沙滩裤和T恤出来了。

“我打赌你甚至不敢在潘尼沃斯面前大声说话,或是洗完澡不穿拖鞋。”语言角斗士达米安·韦恩又向他的哥哥下达战书,而这次杰森连根鸟毛都懒得给他。家庭主妇格雷森解开系在身上的黑蓝相间的围裙,带着灿烂的笑容坐到了杰森对面。他们根本不需要买灯泡,光是迪克的“三号早安笑脸”就足够照亮每一个角落。“所以,今天大家都有什么安排?”他叉起一片胡萝卜。

“唔,”提姆放下杯子,舔掉唇上的白圈,“我忘记说了,今天晚上我不回来吃晚饭。”达米安从鼻子里喷出一个类似嘲笑的音,不要问为什么杰森知道。这早熟的恶魔每一个举动都充满不屑与嘲讽,韦恩塔里的小东西,可怕,邪恶,拥有一切让杰森头痛的特性。

“好吧——又是康纳,我猜?”

提姆点了点头。“明天他有考试,让我帮他复习化学。”

杰森漫不经心地拨着盘子里的胡萝卜。把它们摆成一柄剑,把它们摆成一个小人。“你记得要用安全套的吧。”他说,收到他弟弟的瞪视。

“怎么了,这是善意的提醒。他老爹不是常搞那个吗,你们可以去他的卧室里偷。”克拉克·肯特或许是个好人——在迪克心目中甚至是世界上最棒的人,但杰森无法再使自己喜欢上他。他这么说的时候感觉周围都冷了下来,也许是因为格雷森逐渐消失的笑容,又或者是他因攒住餐刀而发紧的声音。“你想多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并且肯特叔叔并不搞这个。”

杰森·陶德没有再说一个词。他除了露出一个使他显得无比混球的笑以外,没有做任何事。他当然可以告诉他们肯特与布鲁斯的那些事,说不定一些人早已知道,但他就是不。他扔下刀叉,把盘子放进水槽。二十分钟后,提姆会上高中而迪克将开启他的甜甜圈之旅;达米安在提姆的学校上八年级而杰森——杰森不会再二十分钟后干任何事情。他就像块开始发青的全麦面包、人形手纸、人脂肥皂——在哥谭老城区的贫民窟,像他这样年轻力壮却花着别人的钱度日的家伙就被称作“油脂人渣”。

他在一开始不是一个油脂人渣,事实上他做过的工作比这个房子里的任何人都要多。如果犯罪也能被称作“工作”,那么当他还是个胎儿时就有了第一份。一个小毒贩,嘿要是你愿意这么认为的话。那个女人把毒品塞在孕妇装宽大的袍子下,当她告诉杰森她曾经是如何聪明地交易毒品时,她脸上的表情比任何一天都要闪亮。她躺在床垫上,磕了药的嘴不停打着哆嗦。她掐着杰森的手腕,留下无法褪去的红痕。她说:“我爱你,妈咪为你自豪,詹姆斯,妈咪好爱你。”

他甚至不叫詹姆斯。

他曾有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他说体面,是因为他不需要偷偷摸摸就能摸到一辆全黑的兰博基尼。他甚至能比阿尔弗雷德擦得还干净。在布鲁斯·韦恩给他一千美金作为工资时,一切还真他妈的像那么一会事儿。

他现在不会再找任何工作。说他神经脆弱也好,PTSD或懦弱也无所谓,毕竟那一次的经历留给他的不仅只有无数条可怖的伤痕。

“所以你打算在房间里烂多久?”

他摸上额头,打算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将这个声音赶出自己的脑袋,然而他发现那并非是他自己的意识。别的家伙——达米安,哦老气横秋的韦恩继承人。

“直到你不再尿床的那一天。”杰森放下手,耸了耸肩。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而这个小鬼为什么还没离开?他把椅子转过来,面对沙发上的黑发男人,脸上的表情是他老爸经常用的那个。不能再标准的“我们需要谈一谈”脸。

“父亲有他自己的过错,他一直为你感到抱歉,”他陈述,“但你也表现得像个讨人厌的白痴。”

“好吧。你明白格雷森老妈出门代表什么意思吗?代表我能一秒说三个脏话——所以停止皱起你的小猴脸,我会告诉你我为什么他妈的像条巨型蛆虫窝在家里,花着罗伊和布鲁斯的钱度过余生。你想知道那个婊子养的绿头发疯子真正留给我什么吗?没有!他的刀刃和火钳比起那一个屎佬的无情算得了什么!”

达米安的脸变得僵硬,操他妈的真是精彩绝伦!杰森愿意为此买票观看。呼吸,呼吸,像是从挖开泥土、爬出水池。

杰森可以看清达米安放大了的蓝绿色瞳孔。他可以看清里面的纹理,清晰得可怕。杰森向后退了一步。他是什么时候撑住了达米安身后的椅背,用他的阴影笼罩住那男孩的?见鬼。他又跌了一步,摔回沙发上。

真是狗屎透了。所有叫韦恩的都糟糕至极,生命中的所有事物都被他妈的布鲁斯给操成了稀泥。杰森狠狠闭上眼睛,而就在那几秒,达米安又重新昂起了下巴。“你这个软弱的蠢蛋。你甚至比德雷克还娘娘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而我以为你会更强大一点。”小韦恩说完,留下一个不屑的哼声就拿起他的书包冲出了门。杰森被定在了沙发上,无法喘气。

为你自豪,詹姆斯;了不起,詹姆斯。每个人都认为你能挺得过来,可你为什么害怕得发抖?


-TBC-


自我认为写的很雷。但是填脑洞的感觉真的好爽。

评论(9)

热度(43)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