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加勒比]Not Fair[Jack/Will][R]

标题:Not Fair

配对:Jack Sparrow/Will Turner

分级:R

梗概:特纳发现杰克并不是个特别残忍的混蛋,但那时候他们忙着别的事而他没有来得及提出。

警告:加勒比1发生的事儿,就在Will登船没几天。别太计较发生时间:)

 

----------

 

伴随着一声不那么令他愉悦的闷响,那海盗轻快地吹了声口哨,威尔就算不看都能猜到那条黑布下的深色眼睛正闪烁着跃动的光。

威尔·特纳郁闷地从杰克手里接过黑布,迅速遮住眼睛就像是这能阻断那道快让他的脸着起火来的视线似的。当他从黑暗中接过三把小刀时,那个男人转手地握住了他的手腕,而另一只胳膊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连同一只浸满朗姆酒味的海盗脑袋,侵略进威尔的私人领地——然而介于他们正在杰克的船长室而地上滚着的那些酒瓶显然是空的,也许在海盗眼里,此时此刻他们各自的私人领地仅仅只似一块遮羞布大小。那条黑布令他坠入黑暗中,他一方面庆幸着自己不会因那双烁亮的黑眼睛而迷失方向,一方面却因为被放大了几倍的触觉而感到不适。滚烫的吐息像鞭子一样抽过他敞开的衣领——哦,该死的——他希望杰克没有发现自己脊背那猛地一弹,而斯派洛得意洋洋的笑声让他挣扎着闭上了眼睛。

“哦,亲爱的威尔~”威尔从未听过有人能把他的名字喊得如此深情款款,在他遇见这个男人之前,从来没有,“你刚刚见证了一场有惊无险精彩绝伦的战斗!完美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又一次战胜了危险而又强大的皇家海军!”——同样也是一群无药可救的软脚虾—— “你亲眼所见那把小刀是以怎样一个精准、完美的角度插进诺灵顿宝贝的头顶。这就是海盗,男孩,一个凶狠的,残忍的,技艺高超的家伙,用三把飞刀就能击沉一艘军舰,这无所畏惧的胆大过人的男人……”

“我的好上帝啊,够了,杰克,停下!那只不过是一个木桶上贴着几张带着海军帽和假发的涂鸦而已。”威尔简直要替杰克这毫无边际的吹牛而脸红,“现在轮到我了,你最好在我‘不小心’把到戳你头上前闪开。”虽然他转了几下都没挣脱开。这有点让他感到不爽——威尔粉色的脸皱起一个迷糊的,甚至是有些可爱的表情。当然,黑布之下。

“我得说,小特纳,有的时候你真是无聊透顶。”海盗握住他手腕的手圈紧,向他靠近,“不过事实上,”杰克·斯派洛翘起胡子,眯起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显得他又痞又迷人,“我有三局都毫不费力地投中了目标而你只有两次。所以,毫无悬念的,获胜者又是我。”

“嘿,不!”威尔在那混蛋怀里挣扎起来,“你投了三次而我只有两次,这不公平!”男人的力气有点超乎他的想象,威尔感觉自己仿佛被铁钳夹着似的,斯派洛的手劲儿大得根本无法与平时那个走路总扭腰翘兰花指的娘娘腔联系在一起。

“噢,我天真的威尔,”杰克的声音近得都能被他吞进嘴里。男人将威尔的手塞到他身后,夸张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得意与嘲弄,“谁来告诉这个可怜的男孩,即使在天堂都没有百分百的公平。”杰克兀自笑了下,露出两颗金牙,“我的游戏,我订规矩。况且,威廉,你那六次投掷中根本没有一次击中画像的头顶或咽喉。光是耳朵和海军帽能杀死他们吗?也许他们会愤怒地喂你粒枪子儿,因为你弄乱了他们的造型。”

他拧着眉毛,在杰克手中扭动着想要挣开。“可是你也只杀死了一个人!”他叫道,放弃了用刀刺杰克的手的想法,转而打算用那只被掐住的胳膊攘开海盗,“你每次只刺中了他们的一只眼睛或鼻子,命大的也能活下来。”

“活下来?”天知道这海盗到底喝醉没,不过他想他俩都差不多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允许他们贴得这么近。“活下来……”杰克又重复了一边,眼底里闪着奇妙的光,“那是当然的了,小特纳,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了,不是吗?命大的会活下去,但没有人会要一个残了的战士。他得到了一个名为‘希望’的小混蛋,最后又不得不掺着劣质酒诅咒着将它吞下。”他们是如此的近,威尔感觉男人的每一个词都像击打在他胸膛上一样;嗡嗡直响的脑袋里一团浆糊,有“这什么屁话”、“老天啊他的睫毛真长眼睛真美”、“我喝醉了?我喝醉了”、“伊莉莎白!伊莉莎白!”、“这可真不怎么残忍”、“他是个海盗!”——“KISS KISS”

“——海盗,哈?”他极力控制脑袋不要向前倾,因为再上前一点,就一点点,他就能尝到那两瓣深色嘴唇是个什么味了。肯定十分的——不好。威尔告诉自己。

“喔,”男人勾起一个微笑,狡黠的、戏谑的、诱人的微笑,“亲爱的,你也是。”威尔手中的刀纷纷砸到地上,当一只不知什么时候摸上他屁股的爪子时。

该死的,威尔,他可是个海盗!他听见有什么声音在冲他大吼大叫,但绝不是那句话。因为这海盗的嘴唇见鬼的美妙。朗姆酒、葡萄、苹果、麝香、香油——滑滑的,油油的,甜甜的——他们嘴里溢出的喘息响得像把锤子,砸晕了威尔。“啊。”威尔情不自禁的呻吟像个开头,当斯派洛引导他向后退直到腰部碰上酒桶时,男人的爪子也伸入了威尔衣服下摆里。

而威尔没有制止。

杰克的胡子蹭在脸颊上特别痒。他们换着角度亲吻着,威尔黑暗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像打雷一样响的水泽声、喘息声,衣物摩擦时的叮叮当当。海盗闻起来有股奇特的气味,连同他的嘴唇尝起来的味道一样,威尔不知道那是好还是差,但他喜欢——着迷——热爱——

杰克一只手垫在威尔腰后,为男人减轻了被木桶边缘硌的难受;另一只手则游走在威尔衬衫之下的肌肤上。他摸起来又滑又嫩,比龟岛上的女人还要棒——也许是他太久没摸过她们了——杰克想这家伙也许是第一次真正出航,所以皮肤白得和得了病一样——和他对比。

    

分开的时候威尔庆幸自己还留着黑布。他的脸烫的都能烧起来,因为朗姆酒或肾上腺素或杰克·斯派洛。但管他呢,他们喘了口气,再一次贴在了一起。这一次的吻就比刚才那个激烈多了。被酒泡得发钝的舌头交叠在一起,浑浊的吐息与喘息缠绕着、纠缠着,那些溢出嘴角的唾液与呻吟分外情色。威尔的勃起被裤子绷得有些痛,但那家伙的手一点儿也没打算离开他的胸膛。海盗用力在乳头上捏了把,痛呼被吞进他的嘴里。

 

当海盗再次分开他们时,杰克轻轻取下了黑布。威尔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锅浓稠的南瓜汤,沸腾、黏糊。“嗯哼,一次奇妙的旅程?”他抬起眼,看见男人轻咬着下唇挑起微笑——这,简直,该死的,性感。

 

“咳……还不错。”他撒了一个大谎。他诚实的小兄弟几乎要为他的虚伪而哭泣。“但是杰克,”当男人在他双腿间缓缓跪下时,威尔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还差一次投掷呢。”

 

“老天啊——”海盗瞪大了眼睛,“你是我有史以来收过的最机灵的船员!”

“呃……哦。”

那是感叹,以及呻吟——当杰克的胡子蹭到他老二时。

 

 

-END-

 

评论(1)

热度(40)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