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Under The Red Hood[Dick/Jason][R18]TBC

标题:Under the RedHood

配对:Dick/Jason

分级:R18

梗概:夜翼的一个小小的报复。

警告:PWP。可以看做是《紧身制服》的后续。

 

----------

 

尽管红头罩有着更厚更结实的肌肉与体魄,但他得承认,光是肉搏的话谁的肌肉多并不能帮他获得胜利。夜翼在肢体技巧上显然更胜他一筹,也许是老蝙蝠把他调教的太好了——当然也有后天的磨练,夜翼在这方面是一个勤奋的学徒——男人像蛇一样绕到他身上,比那种冷血生物更狡猾更迅敏,令杰森感到懊恼的不仅是他被一代罗宾花了五秒就制服在床上,还因为一只带着光滑手套的手不轻不重的往他屁股上来了一下。啪的一声,即使他的屁股和迪克的手之间隔着一块湿嗒嗒的毛巾,还是响得令他咆哮起来。

“操你的,迪克,脑子被狗啃了吗?!”而夜翼对此的回答是令一声拍击臀部。更响亮,因为他扯下了这块杰森身上唯一的遮羞布。“操!”又是一下。

“嘿,小翅膀,晚上好啊。”夜翼低下头,啄吻了一下男人裸露的后颈。还带着点湿漉漉的肥皂味,他挑了个好时间。“你他妈的不觉得现在问好有点晚?”杰森怒吼着,试图把迪克从自己身上掀下来,但对方就像座山一样压在他光裸的身上纹丝不动。他一直认为“山”这种形容词应该用在像他这样重量级的人身上,但的确如此,迪克估计又用了一个夜翼的小技巧,而红头罩不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挪动哪怕一厘米的身体。除了他的屁股。但他在第一次扭动时就得到了一声上扬的口哨,这让他除了骂妈之外想不到任何可以回答的东西。“吹个鸡巴你连操都操过了”也许不是他想说的。至少不是在这么一个屈辱的体位下。

“操你——”本来这串脏话还有个更完美的结尾,但杰森不得不咬住嘴唇压住一声颤抖的呻吟,一个因为屁股被打而发出的声音。他现在发现了,只要他的话里带有“Fuck”之类的词,他都会得到一个不轻的提醒,或是惩罚。谁知道迪克那混蛋会对哪个词语感到兴奋呢。

他感觉背上的冰冷触感不安分地滑动着,摩擦着他的腰侧。那是夜翼的大腿,锁着他脖颈的脚提示了他,那么压在他大腿上的那两坨就应该是夜翼的屁股了。天啊,一个好地方。假如他能一秒脱掉制服的话也就能一秒操进杰森的屁股。“杰森,我希望你做一个乖宝宝,”杰森翻了个白眼,“至少别一分钟说二十个‘操’。那会让我认为你的脑子里只能容纳屁股和老二(dick)。”

操你的,我就是这样啊。杰森恶意地咧着嘴,对着空气无声地嘲讽道。而夜翼就像是脑门上张了眼睛似的,再一次的,将他万恶的手掌拍上杰森的臀瓣。这一次他让它在杰森肌肤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狠狠掐了把。那真的很用力,一道红印子立刻浮现在对方紧实的臀肉上。

“操!迪基鸟你脑子进水了吗?见鬼的我刚刚没说‘操’!——啊操!”

夜翼对于这场由他指挥的打击乐显然兴致勃勃。第一下像是一个引子,长长的,完整的在他肌肤上留下一个粉色的印记。“你说了,陶德。”第二三下有一个后十六分音符,前短后长,前一个在臀部与大腿根之间将将擦过,而后一个则碰到了杰森的睾丸。“碰到”也许应该解释为“击打”。红头罩剧烈地喘息了一下,不知道是为了忍住脏话还是憋住尖叫。

当一个吻印在他湿漉漉的背部时,杰森猛地向上弹了一下。“呋啊……嗯……”他将声音吞回了嗓子。他无法得知到底那男人到底把自己折成了什么样,他的手被对方扭到背后,下巴垫着两只脚踝,而那团贴着他大腿的玩意儿绝不会是短棍。除非夜翼有把武器藏在裆里的习惯。

“你准备干什么,迪克?”手臂开始发麻,他努力吞咽才能滑动喉结,“假如你想和我来一炮的话,这个姿势显然狗屎无比。操蛋的可怕。——该死的。”他咒骂了声,然而那对停止迪克向下挥的手掌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说真的,杰森,在那个鳞片小短裤时期我还没听你说过这么多‘操’,为什么当你戴上这个桶之后就无法离开F哪怕一分钟?”他感觉钳制着他的手少了一只,继而又听见了拉链下滑的声音。“我该为你订购一个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吊坠吗?就挂在你的头罩上。”

操。

“拜托你别让我在勃起时想起阿尔弗雷德。布鲁斯也不要。”

“哦,所以你因为屁股被打而兴奋了呀,我的小翅膀?”夜翼这次没有穿他的连体制服——显然上一次杰森给了他一个好印象——他松开手,双腿立刻接替上,让杰森可以将头抵在床沿上喘口气,接着脱下上衣扔到一边。“老翅膀,需要我提醒你也勃起了吗?光是拍我的屁股。”他瞪着床头那枚头罩就仿佛在瞪着迪克一样。

夜翼粗喘着笑着,迅速换了个姿势爬跪在杰森上方,就像头豹子般压低又绷紧着他的身体。“啊……是的。”男人的喘息像他的舌头一样舔过杰森的脖颈,而真正的舌头则来回湿润着男人耳朵后面那块极为敏感的肌肤。杰森立刻向上弹了一下,颤栗发抖却希望迪克不会察觉到。“我是第一个爱着你圆润紧致的屁股的人吗?”迪克轻柔地抚摩着杰森发红的臀瓣,中指故意在他股缝间磨蹭。

“如果罗伊科莉还有那么一大堆人都死了的话,是的,你是第一个变态般爱着我的屁股并且想要去蹂躏它的家伙。”他嘟囔着回答。

迪克哼哼着用鼻尖拱了拱杰森,这让他头皮发麻,但是同样舒服。夜翼放开杰森的双手,而红头罩在自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推开迪克,而是用肩膀抵住床,让自己的手可以握住蹭着床单的阴茎。

 

-TBC-


评论(4)

热度(35)

  1. AnttnaAntt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ick-redhood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