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C][无授权瞎翻译]a holy fool all colored blue

标题:a holy fool all colored blue

作者:hadrons_collide

原作:Batman: Arkham Knight

配对:Dick Grayson/Jason Todd

分级:PG

梗概:在蝙蝠侠对付完稻草人后,夜翼追捕到了阿卡姆骑士。

注释:无授权翻译,无beta,仅自娱自乐。译者发誓再也不一口气通宵翻译文章了(吐血;以及,标题出自Florence And The Machine-What Kind of Man

-----


    “所以,布鲁斯·韦恩,哈?”当蝙蝠侠同他一起蹲在哥谭警局的屋顶上时,迪克嘲弄道,“谁能想到呢?”

    布鲁斯叹息着摘下头盔,迪克可以从他的表情里看见事情已经结束了。“稻草人在哥谭警局的监狱里,因他自己的恐惧毒气而咆哮不停。我一旦将哥谭剩余地区解救出来,一切就结束了。再也没有蝙蝠侠。”

    “那阿卡姆骑士呢?”迪克问。布鲁斯在他俩相遇后就关闭了通讯器,迪克认为至少他该让蝙蝠家里的人知道他是否被关进了监狱。“他还在外面,是吗?你搞明白他是谁了吗?”布鲁斯没有马上给予答复,但他的神情阴沉了下来于是迪克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他在再次询问前将一只手放在了布鲁斯的肩上。“他是谁,布鲁斯?”

    “杰森。”没有了头盔,迪克在布鲁斯眼里找不到一丝欺瞒,接着突然之间这整个晚上发生的所有事都讲得通了。带走芭芭拉,明确地知道如何抓住布鲁斯——如何精准地伤害他。“小丑没有杀了他。他一直把他关在阿卡姆里,一直折磨着他……”

    迪克捏了捏布鲁斯的肩。“你不可能知道的,布鲁斯。我们搜查了数月之久即使在我们得到了那个视频——”

    “是你做的这些,”布鲁斯说,“而我却没有——”

    “你不可能知道的,”迪克重复道,“这不是你的错。”

    布鲁斯陷入了沉默,而经过了这么多年后,迪克早已习以为常。他给予他思考的空间,利用这段时间检测自己的装备以及清点蝙蝠镖的数量,直到布鲁斯准备好。“迪克——你要去找他,是吗?”

    迪克耸了耸肩。“那是杰森。我必须试一试,对吧?”

    布鲁斯点头。“他的总部在Founder岛的Killinger百货商店。我不确定他会不会回到那儿,特别是在我已经知道那里后,但至少这是一个起点。”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将一只手按在迪克肩上。“我已经让阿尔弗雷德启动了骑士陨落计划。当我今晚打扫干净这个城市时……”

    “你不必这么做,你知道的,”迪克恳求,“肯定还有其他办法——”

    “不,”他说,他的语气表明了一切已经终结。“这个世界已经知道我是布鲁斯·韦恩。这便是这个计划存在的原因。但是,在那之前——我只想告诉你——”

    迪克双手环住布鲁斯,将他拉进一个紧紧的拥抱。“我知道,布鲁斯,”他说道,将脸埋进布鲁斯的脖颈里。“感谢你做的一切,爸。我爱你。”

    布鲁斯吞咽着,点了点头,然后回抱了迪克。“我也是,迪克。”


    对他而言找到杰森并不困难——迪克甚至都不必去他的总部。他直接去了那些在杰森是个罗宾时他总能找到他的地方——Mercy大桥的顶部,能将整个城市一览无余的地方。杰森总说这是整个哥谭风景最好的地方,即使是在像今夜这样的夜晚,迪克不得不同意。

    这种感觉很奇怪,看着阿卡姆骑士站在那儿,而他现在知道了那是杰森。他环抱着自己的样子,他烦躁地绞着手指就像他一秒都呆不下去的样子——他难以置信布鲁斯竟没有很早就弄明白。迪克射出勾索来到离杰森十英尺远的地方,那一刻,他只是看着他,看着杰森俯视这个在他的迫使下屈服于他的城市。

    “杰森,”迪克最终说道。杰森转身看向他,面颊从他的头盔里露出来。连三年都不到,杰森却看上去老了很多——他眼底的眼袋几乎和布鲁斯的一样大。一个巨大的J型伤疤醒目地印在他的脸颊上,而当迪克意识到这个J代表着小丑时,他的胃泛起一股酸楚。“天啊,小翅膀——”

    “我再也不是那玩意了,”杰森低声咆哮道。

    “你当然不是,”迪克回答,向杰森迈了一步。“同稻草人做交易,绑架小芭,追杀布鲁斯,毁灭哥谭,愤怒地枪杀他人——那绝对不是我所熟知的杰森·陶德。”

    “闭嘴!”

    “所以你现在是大坏蛋阿卡姆骑士了,是吗?”现在迪克离杰森足够近到可以伸手抓住他,将他拉进一个拥抱,他再也不会放他走了。

    “闭嘴!”杰森再次吼道,他的手指伸向他臀上的枪。

    “你不会的,”迪克坚定地说,“你不会杀了布鲁斯。你不会让他们伤害小芭——”

    “我让稻草人开枪打了那个替补品,”杰森笑着说。“那可真他妈令人捧腹。”他看了迪克片刻,接着露出一个微笑。“摘下你的面具,迪基。我想念你漂亮的小脸蛋了。”

    迪克剥下他的面罩,然后坐在了桥上,双腿在边缘摆荡。杰森跟着坐了下来,膝并膝。“发生什么了,杰森?布鲁斯并没全告诉——”

    “小丑,”在陷入沉默前,杰森只说了这一个词。迪克伸手触摸着他脸上的J。“别,迪克。”他低喃,而迪克摇了摇头。

    “杰……跟我聊一聊,求你了。”他用膝盖轻轻顶了顶杰森的。“我曾看过,你知道的,小丑寄了一段录像,他说你已经死了,而我不愿相信。”

    “没信算你对了,”杰森小声咕哝。他不语,看见了大桥南边一公里左右的一处爆炸。“所以布鲁斯还在打扫这个城市,即使他的秘密已经曝光了,哈?”

    迪克点头。“当然。然而当他搞定之后……今夜便是蝙蝠侠的落幕。布鲁斯有对你说过骑士陨落计划吗?”

    杰森爆出一声低沉的咒骂。“妈的。他真的要这么做?”

    “是啊,他已经让阿尔弗雷德开始准备了。所以,祝贺你,我猜。在某种程度上,你的确杀了蝙蝠侠。”杰森的双眼紧盯着马路,迪克向下瞥了一眼,看见蝙蝠车正追着一伙阿卡姆骑士的装甲兵。“那些是你的人?”

    “没,”杰森说,“我的意思是,他们曾经是,但阿卡姆骑士已经不在了。Rumor接手了它,而他就是不能如愿杀死蝙蝠侠。”他将脑袋靠在迪克的肩膀上,当他们看着布鲁斯一个接一个拿下装甲兵时。“他就是个屁,你知道吗?”

    当他们注视着蝙蝠车扔下身后横七竖八的装甲兵迅速驶向下一个目的地时,迪克可以在杰森眼中看见一丝后悔。迪克拉过杰森的手,将他们的手指缠绕在一起。“是啊,我想我听说过那个。我也听说他跟着夜翼回了布鲁德海文,所以他就能重新开始了。”

    他感觉杰森在他肩上点了点头。“那听起来像个计划。除了……我们现在能走了吗?我不想呆在这里当……”

    迪克捏着他的手。“我也不想,杰森。我也不想。”


    当他们在郊区找到迪克的车时,今晚的一切都已步入尾声。杰森在听见薇基·威尔直播韦恩大宅现况的一瞬间就关掉了收音机。“别这么对你自己,迪克,”他说道,然而一分钟后,迪克瞥向杰森时却发现对方正在抹去眼睛里的泪水。

    “杰——”

    “这是我的错,”他的声音破碎了,他对自己重复地说着,“这是我的错。我以为我能做到——我想做到——但现在——”

     他们听见了远方的爆炸声,迪克在被毁的公路中央一脚踩上刹车,他听见杰森的呜咽。“小翅膀,”他小声说道,伸手去够杰森的手,而他甩开了他。

    “开你的车,迪克。我想离开这里。”


    “吃的,床,”当他们到了他的公寓时迪克这样说道。杰森撕掉了他的盔甲的最外面那一层,而当他看见迪克拿出两碗麦片时他笑了起来。

    “你从未改变过,对吗迪基?”

    迪克大大地咧开嘴。“不全是。阿尔弗雷德还是每两周开车过来帮我洗一次衣服。”

    杰森用鼻子喷出一个笑声。“我知道你没药可救,却没想到已经那么糟了。”

    他耸肩。“可我有份工作。”

    “我听说过。格雷森警官,哈?”杰森说,扬起一边眉毛。“打赌你穿那身制服肯定很棒。”

    迪克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杰森总那么轻浮——对他,对芭芭拉,甚至对瑟琳娜——而那也总是无伤大雅。现在杰森更成熟了,和迪克一样高且更强壮,而他眼中的欲望一览无余。“杰森……”

    他只是眨了眨眼睛,挖着他的麦片。


    “我睡沙发,”他们吃完后迪克说道,随手扔给杰森一条睡裤和一件他90%确定是干净的T恤。“这周我们可以为客房买点东西,我应该有一天休息……”

    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当杰森脱去他的衣服时,他被那几乎遍布每寸肌肤的伤疤所吸引了。一些是他在还是个罗宾时就得到的旧伤以及教训——他胳膊上有一圈,而布鲁斯到处都是。但杰森绝大多数的伤疤还是崭新的——至少是这几年内的——而迪克忍不住将手放在他背上的一道深深的伤疤上。

    “撬棍,”杰森在迪克描摹它的形状时喃喃。“小丑比爱哈莉还要爱那玩意,虽然我猜那不代表什么。他——他会——”

    杰森的声音破裂了,迪克双手环住他的腰,轻轻嘘了一声。“你不必谈论这个,杰,”他说,下巴倚在杰森的肩上。“你不愿说就不说。我不在乎发生了什么或是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我只在乎你还在这,还活着,还安全。”

    杰森靠向迪克的触摸。“谢了,迪基。为了所有事。”

    迪克让杰森爬向床,确保他躺在床上后抓起了他自己的睡裤。“晚安,小翅膀,”他在关灯时这样轻声说道。

    “迪克?”他以为杰森要因他叫他小翅膀而对他吼叫,但这一次,杰森令他惊讶。“别睡沙发,”他说,即使在宁静的公寓里,他的声音也是那样的轻。“我不——我不想一个人。”

    迪克在黑暗中点了点头,接着滑入床里,躺在杰森旁边,贴紧杰森的背并伸出一条胳膊盖在他身上。“当然,杰。需要什么都行。现在睡吧。这真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那个下午迪克在他的手机铃声中醒来。他把自己从杰森那儿解脱出来,确保他还在睡梦中才从梳妆台上抓过他的手机。“嗨,芭,”他说,把门在他背后留了道缝。“你还好吗?”

    她在电话中叹息了一声。“尽我所能,我猜。我回到了钟楼。提姆和爸爸已经准备撤离了,在他们将人们接回哥谭前得把城市里的陷阱和其他什么玩意儿都清扫尽。”

    “他们怎么样了?”他问,猛地坐到沙发上。“我听说提姆中了一枪,以及在布鲁斯发生了那样的事后……”

    “哥谭警局的医生取出了子弹,他会恢复的。但我们都,对布鲁斯有点震惊。”芭芭拉犹豫着。“你还好吗?我知道你回到了布鲁德海文,但我不知道你是否——”

    “我看见了。我们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

    他几乎能看见芭芭拉竖起她一边的眉毛。“我们?我们指谁?”

    迪克咬了下他的下唇。“我,呃。我找到了杰森。布鲁斯告诉了我发生了什么然后……”他抬头看见杰森正站在门口,将头发从他脸上捋开。“他会和我住一段时间。”芭芭拉没有立刻回应,所以迪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大概会觉得这是个坏主意,但是——”

    “我没觉得,事实上,”芭芭拉说。“我知道他绑架了我、开枪打了我以及干了所有那些可怕的事情,但是……他阻止了稻草人使我免于一死。他阻止了稻草人的手下和他的雇佣兵伤害我。我因杰森才活到现在。而当我和他对话,当他告诉我他是谁,发生了什么时……他需要帮助,迪克。他需要你。他一直都爱着你。”

    迪克对手机露出一个微笑。“是啊。谢谢你对我的信心,芭。这对我至关重要。”杰森在听见芭芭拉的名字时活跃了起来,他走向沙发,示意要他的手机。“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和你说话。”

    “没关系,迪克。注意安全。”

    “你也是,小芭。如果你们在哥谭需要帮助记得让我知道。”

    杰森坐在沙发上紧挨着迪克,然后迪克带着一个鼓励的微笑将手机递给了他。他不确定芭芭拉在那一端是否一直在说,因为他花了片刻才开始说话。然而当他开口时,他仅说了两个字。“抱歉。”他哽咽了。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迪克可以听见电话那头芭芭拉微弱的声音。“谢了,芭芭拉。”杰森最终说道,当他挂掉电话时迪克又冲他露出一个微笑。

    “你还好吗?”

    杰森点头。“是啊。我从没告诉过她,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做。”他在沙发上挪动着向迪克那边靠去。“所以,她到底为什么会和那个代替品在一起而不是和你?”

    迪克又笑了起来。“他的名字是提姆。他是个好孩子。”

    杰森翻了个白眼。“老天,当我们追着他时她一直只对我说那个。罗宾还好吗,你们要对罗宾干什么,别伤害罗宾。你们俩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曾坚信你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迪克耸肩,接着倒在沙发垫上。“我不晓得。我们生命中的一切都有可能眨眼间就变成一坨屎。否则,我猜你也不会成这样。你消失了一段时间,而后来到处都是小丑。他接管了阿卡姆疯人院——”

    “我知道。”杰森苦涩地说道。“我在那儿。我能听见所有事,迪克。蝙蝠侠就在那里,而我一直想着他也许能找到我。我不停地喊啊喊啊喊啊,可是——”

    “他不知道该去找,”迪克说。“不然的话他会因此停下的。”

    “切。推测而已,”杰森低声喃喃。“回到更大更好的事情上去。好吧,不大——那小子那么小,说真的。而且说不定也不好——”

    “而我一直在找,”迪克继续说道。“我不愿放弃你。那是我和芭芭拉分手的一部分原因,真的。我不愿相信你已经死了,所以她说我需要像是……直面伤痛,或别的什么。然后小丑射伤了她,而我再也没法在哥谭待下去了。目光所及的每一寸土地于我都是一段痛苦的回忆。我搬去了布鲁德海文,那就是一切的完结了。”

    “迪克,”杰森轻声呼唤。他的手划过迪克的胳膊,迪克知道他从一开始就该停下他。他不该让杰森爬上他的膝盖,不该让杰森把他推回沙发靠背上,手指伸进他的发间。但杰森在吻向他前抵着迪克的唇轻语了一声“谢谢你”,而迪克根本没法拒绝他。

    他们在沙发上像对青少年般抚弄了一阵,直到杰森的坚挺顶住了迪克,并开始扒他的衬衫。“来啊,迪克,”他呻吟,在迪克胸膛上吮出一串痕迹当他终于脱掉了他的衬衫时。

    “我们不该做这个,”迪克说,但他很难在杰森隔着睡裤抚摸他时呻吟着和他争论。

    “别担心,”杰森回答,唇瓣碾过迪克的肌肤,“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是不会告诉布鲁斯的。”

    他们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才想起布鲁斯已经走了,接着所有事情都摔得粉碎。

    “该死,”迪克低声说道,他的手在杰森弯向他时落在了他的头上。

    “我难以相信我竟然都快忘了,”杰森平静地说,“我难以相信我真的会以为我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保持哪怕十分钟。”

    “我们可以,”迪克承诺。“显然这得花点时间,但我们能一起做到的。”他不停用手指梳着杰森的头发直到他感觉杰森挨着他放松了下来。“我这儿的一个朋友,Bridget Clancy?她就快从学校毕业成为一名精神病医生了。”

    “哈莉也是个精神病医生,”杰森抱怨。“而她他妈的要弄疯我了。”

    “没错,但Clancy没被小丑影响。她是个好人,杰。她能帮你。”

    杰森沉默了半晌,在迪克心不在焉地玩着他的头发时静静地吐息着。“也许吧,”他最终这样说,耸着他的肩膀。

    迪克给予他一个微弱的笑容接着在他头顶印上一个吻。这并非是一个许诺,但这是一个开端,所以此时此刻,对他而言,这已经足够好了。


-END-


评论(4)

热度(41)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