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DC]成长,权威

标题:成长,权威

配对:Damian Wayne/ Jason Todd

分级:NC17

梗概:达米安要给红头罩一个令他铭记在心的警告。

警告:N52,16岁的达米安,脑洞来自这张图

----------


    这么多年过去,红头罩拿来嘲笑他的东西无非三样:个子、身份、他的母亲。第一样在达米安与日俱增的块头中逐渐成了昨日笑话;而他的身份则是他反驳陶德的有利工具,他是罗宾,是韦恩,是再生者,而且还会飞,光凭最后一个就足以打败杰森·陶德和他的洋洋自得,更何况他还是真正的蝙蝠继承人。然而他总是拿红头罩与塔莉亚·奥古的“关系”没办法——他的意思是,尽管今后他们也许再也无法以母子身份相见,但达米安还是不能容忍陶德将他们/曾经的/暧昧关系吹上天,从他第一次进入蝙蝠洞一直讲到他的十五岁生日聚会。

    “没——错,然后她就抱住我了。”从杰森·陶德一脸揶揄地冲他眨眼,达米安就选择远离那男人与他的行星带。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些白痴愿意听他讲这愚蠢的故事,他以有这种同学为耻。每一次陶德都会给塔莉亚遍一个新的身份,而他因他的母亲被说成他的前女友而头皮发麻。他举着果汁在大厅里转了一圈,专注于正与他的父亲攀谈着的哥谭环境局局长。在听了两分钟对毒藤女的控诉后,达米安发现自己又转回了陶德身边,而他/还/没有说完。

    “……她的屁股又嫩又……”

    靠。他从没讲过这段!罗宾忍住一脚踩上男人脸部中央的冲动,而这让他失去了对头部的控制。“杰森·皮特·陶德。”

    被点名的男人从他的香槟中抬起头,他甚至都没刻意掩饰他嘴角得意的笑,这令达米安想主动放弃对双腿的控制权。“哈,我们的/小/寿星,还记得你哥哥的全名,真棒。”

    “哼,我只是恰巧读过你的奇幻小说/我和我幻想的女人/。”

    “你确定不是/步入正途的女人三部曲/?这一本你一定看过,/塔莉亚我的母亲/。”

    “你——”达米安绷紧了下巴,/这无礼的蠢货!/然而在他呲牙的刹那,一个念头拉住了他。

    ……对,没错。在杰森疑惑的注视下,男孩扬起了布鲁斯·韦恩式的微笑。没错,他突然就搞明白了。他差一点又中了红头罩的计。这么多年,他总能因陶德的几句撩拨便怒火中烧。他的力量来自愤怒,他的底线源自对愤怒的克制。他知道陶德在耍什么把戏。陶德想要试探他什么时候才会把喂他一嘴蝙蝠镖?不。幼稚。

    “尽管表彰你的过去吧,陶德,反正那是我所不屑的废物。”他说完便转身离开,但在大厅,他还是捕捉到了男人的低语。“至少我在十六岁就吻了你妈了,小处男。”

    达米安不会承认他记恨了这句话一年。他不应像杰森·陶德那样幼稚。然而他逐渐意识到他的容忍令那个白痴变得愈发自得,甚至动摇了他在韦恩家的权威。连德雷克都不是/处男/了!陶德的嘲笑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他不得不采取措施。

    他筹备了整整三周,制订了四套应对方案,还有满满一抽屉的工具。万事俱备,只差一个愚蠢的陶德。

    一个将要令红头罩铭记的警告。

***

    杰森的侦探模式是这样推理剧情的:达米安用他的超能力一个手刃将他打得尸首分离,红头罩惨死安全屋,蝙蝠侠选择要他儿子。

    而当他头昏脑胀地苏醒时,他真的很希望剧情是这样发展的。看他睡得多安然啊,他甚至懒得挣扎,如果没有一睁眼就看见达米安那张大脸。

    杰森在心里叹息,为他接下来显然不会那么好过的一晚,以及冰箱里马上要过期的牛奶。

    “哼。”达米安陈述他的第一个观点,稍微撤开了些脑袋。完美。杰森翻了下眼睛。这里显然不是某个他以为不会被任何一个蝙蝠崽发现的安全屋(他们总是践踏他的劳动成果),而是在他的房间里——韦恩豪宅二楼南面第二间卧室,确切而言。达米安还穿着那件特别布鲁斯的高领,而他的T恤以及所有的布料都不翼而飞。很完美。他接着发现他的双手被锁在了床头,用得还是他妈的蝙蝠侠定制款。哦还有一个令人激动的细节,他的余光扫到了些NC17的东西。

    “非常完美,”杰森说,“你成功让我汗毛竖起了。”

    达米安在他身上游移的视线停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用了比平常迟缓零点几秒的速度回应杰森。“你今天要为去年的自大付出代价。”

    “酷,屌;麻烦再给我盖一条毯子。再冻下去就不止汗毛竖起了。”

    一只手扯着他的头发,迫使他不得不昂起下巴,同时挺起胸脯。达米安的视线又停顿了几秒,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凶神恶煞,接着杰森的推理就同他的大脑一起在男孩猛然袭来的吻中飞出天际。

    “唔呋(操)。”

    杰森像根撬棍般僵硬了一段时间,直到达米安离开他的嘴。他猜他的反应显然不是那个小恶魔所期望的,因为在片刻凝视后,达米安又一次低下了头。杰森不得不在嘴唇被咬掉前挣脱开来。

    他摆头躲过达米安的牙齿,“你他妈的,”他喘息,为一只掐住他的脸的手,“你到底会不会亲嘴!”达米安不依不饶地还打算折磨杰森的嘴,但这次年长的男人先打断了他的袭击。“等等,等——你他妈的等下!你的吻技比夜翼第一版制服还他妈逼的操蛋!”这句话的威慑力令杰森惊讶。达米安立刻缩了回去,脸上写满厌恶。很显然,他也接受过了迪克·格雷森的审美洗礼。这很好,那他的比喻将会拯救这男孩的一生。“露骨之处令人不忍直视,繁琐点缀仿佛八级地震。对,没错,你就亲得那么差。”

    杰森难以忽视罗宾脸上一闪而过的无措。“我不需要你的点评,陶德!”他刚萌生出的一丝愧疚立刻被达米安的低吼掐灭了。

    “你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你觉得你是最厉害的罗宾?”达米安突然邪恶地咧开了嘴。叮叮,他听见自己的危机警报。

    “至少我的吻技受人称赞,而你则——达米安,你手里是什么?”他的话硬生生折成了两瓣。他原本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那个一扫而过的“细节”,而达米安握着的怎么都像……像……他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是怎么把假鸡巴带进韦恩庄园的啊?”他这一次是真的被韦恩的小鬼折服了。崇拜,没错,换个姿势也许他真的会这么想。毕竟当初他可是连一本桃色杂志都没能在阿尔弗雷德的眼皮下藏一天。达米安皱起了眉头。陶德并没有感到惊恐。

    他还有方案二。如果这根东西威吓不到他的话,那就再/使把劲/。


TBC


评论(8)
热度(112)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