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AC2]Kisses[Federico/Ezio][PG]

标题:Kisses

分级:PG13

配对:Federico/Ezio

警告:已经卸载AC2,也好久没写AC同人了……so,也许ooc【我其实是有良心的【。

 

*><阿碌生日快乐!!不知道简体的你看得费力吗´д`*

 

----------

 

作为初吻,那简直是灾难级别的糟糕。Ezio得承认,他当时只有15岁,像只野猫一样冲动且令人头疼,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考虑后果。所以当Federico发现他偷偷喝了酒而开始喋喋不休地教育——如果将从小到大的糗事都抖出来嘲笑一遍也算教育的话——Ezio呲牙咧嘴地打了个酒嗝,大脑被酒精和晕眩塞满而理智则被挤了出去,嗡嗡地响着他哥哥的声音,令人烦躁。他抬头,恶狠狠地瞪着不远处Federico的脸。Federico为什么会是我的哥哥,他不满地想,他这么嘴碎,分明就应该是我的姐姐。Fedrico继承了妈妈的黑头发,同时也像女人一样聒噪。不知道为什么,Ezio的视线就停留在了那张不停开合的深色嘴唇上。

利用任何办法,让他闭嘴。浸泡在酒精里的脑子对他这么喊。是的,任何办法,让他闭嘴。他对自己喊。几乎是毫无预兆的,Ezio突然几步跨到Federico面前一把揪住年轻男人敞开的领子,抬头压上对方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嘴。

 

他们的第一个吻。关键词:酒精,初吻,粗鲁,糟糕——足以淹没Ezio所有思考能力的酒精,Ezio和Federico间的初吻,唇齿间像是搏斗一般的粗鲁,初次尝试的糟糕。这十分矛盾且难以解释,不论是人还是这个吻。

Ezio那时刚到比他年长3岁的哥哥的肩膀,他圈着Federico的脖颈向下压的力道就像是要折断它一样。现在安静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除了Federico尖锐的喘息声,Ezio愉悦的想,发钝的舌头笨拙地划着对方光滑的牙齿。技巧?他不需要。Ezio偏了偏头,躲过Fedrico碍事的鼻子。只需要让他,这个聒噪的讨厌鬼闭嘴……

像是扼紧喉管的手突然松开,一丝理智从被酒水浸泡的大脑跃出,让那个年轻的Auditore混沌的脑袋吸了一大口夜间冰冷的空气。老天——Ezio立刻用力推开被他按在墙上的男人,Federico的后脑勺狠狠砸在身后的墙壁上,发出一声极为痛苦的呻吟。

“……老天,我他妈的干了什么……”Ezio睁大眼睛,向后小小退了一步,甚至都忘记了要闭上嘴,望向Federico的眼睛里写满了不解与迷茫。Federico不可置信地瞪着刚才还疯狂啃咬着他的嘴唇而在下一秒突然变得惊讶且无辜的Ezio,这他妈的就好像刚刚差点被咬掉嘴唇的是Ezio而不是他一样。这下才真正安静了,诡异的寂静笼罩了他们。

Federico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又将它们缓缓吐出去。但嘴巴还是见鬼的麻。Ezio喝了酒,也许是他第一次也或许并不是,但那股味道的确很浓。他试着体谅一个喝醉了的Auditore,介于他自己也时常在醉了之后发起酒疯(比如把他妹妹愚蠢的布娃娃扔到水里,想想事后发狂的Claudia,这简直再为疯狂不过了)。

“你刚刚给了我一个棒极了的吻,小弟弟,就像是你要吃掉我的嘴巴一样棒。”Federico替Ezio回答,而显然这让男孩更加迷茫。可是我为什么要吻你?Ezio眨巴着湿润的双眼无声地问他,哦,该死的,Federico呻吟着捂上还隐隐作痛的后脑勺,用力搓着头发,但这并不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Ezio,”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同时惊讶于他的弟弟竟然已经长得这么高这么结实了,“我不知道,”他又轻声重复了一遍,像是在回答自己的疑惑一样,“呃,酒精的确能让人干出很多事情,会让人冲动,会让人丧失理智。”Ezio合上了嘴巴,眼睛突然变得明亮,他捉住Federico飘忽不定的眼神质问道:“然后呢,还会让人做出错误的事情?”

不。Federico像是被噎了一下,然后用力吞下喉咙里的硬块。“是的,我想。”不,这并没有令我感到反感。“你瞧,这个,呃……这个东西让你感到迷茫让我感到震惊,而且你甚至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干,所以咱们就……”姑且,Federico,你应该用姑且,“把这个吻当做一个错误,一个愚蠢的冲动,然后都忘掉吧。”尴尬,无比尴尬。为什么明明是他被强吻了却要语无伦次地对Ezio解释——哦,不,Federico发现Ezio压着眉毛垂下了眼睑,并将脑袋转向一边。

老天啊,他是该对Ezio说“让我们忘记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还是“我爱死了这个吻让我们一辈子都铭记”?看起来前者会让Ezio感到难过而后者会让这一切都变得不对。不对?——不对。不,不是“那个”不对,而是这个“不对”不对……不对,该死的不对。

Federico感觉自己被扔进了一盆掺杂着各种颜色的染色盆里,努力想要把蓝色从红色中赶出去,把黄色和绿色理清楚,但最后却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五彩斑斓。他挣扎着晃了晃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自己脑袋里赶出。他张了张口。“老弟,你还好吗?”他简直想拍自己一嘴巴。这是什么蠢话,你的机智呢,Fed

“我很好!”Ezio低吼着就像他哥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愚蠢至极的话一样,“现在,给我让开,我要回家。”

“哦,事实上,如果你这个时候回家迎接你的将会是妈妈的唠叨与爸爸的训斥。”太棒了,对付一个气鼓鼓的Ezio和对付一个莫名其妙气鼓鼓的Ezio哪个更轻松?答案是,十分明显,前者。而幸运的是,现在他身前站着的Ezio属于后者,并且扭着眉毛,满嘴火药味。

Federico几次翕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讨厌这个吗?在那几秒空白的沉默间他问自己,而迅速的,口腔里淡淡的酒味回复了他。

不。一丁点都不。

——事实上,我喜欢这个。

 

他再次伸出手,搭上他弟弟的肩膀。Ezio困惑地望向他,当那只手慢慢移到他的后颈并微微握住时。

好吧,这个主意简直糟糕透了,可是Federico不可否认,他的确挺喜欢用这个方式回复Ezio。

他拉过Ezio,同时低头把自己压向对方,唇瓣撞在一起。整个过程像是被放慢了一个世纪一样久,而实际上不过电光火石之间。Ezio深棕的瞳孔收缩着,就在Federico眼前,写满震惊,丝毫不亚于猛地推开他那时候,但这次他没有——他没有突然打个激灵然后拒绝这个吻。

他们的第二个吻。关键词也许是美好。

Federico将Ezio因惊讶而微张的嘴当做了某种邀请,他欣然接受,而当他将舌尖侵入对方口腔时竟然没有被咬断舌头。Ezio的嘴尝起来像是已经熟透了的果实,甜蜜醉人,以及一些茴香或是其他什么的。Ezio低低呻吟一声,温热的鼻息卷过Federico的脸颊。他能感受到Ezio在热情地回应他,带着笨拙的技巧。

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多长,至少对于他们而言并不够长。但Federico有一些得说的。“……现在,小弟弟,”他发现以这么近的距离和Ezio讲话真是无比困难,他需要控制好自己把注意力从他亮晶晶的双唇上挪开,“这才是正确的吻。”

“干,Fed,我感觉我……”Ezio挣扎着喘了口气,像是再一次被扼住咽喉一样,“我感觉我需要再来一次才能证明你是对的。”

尽管小巷里的光线不够,但他依旧能看见Ezio脸上狡黠的笑容。他弟弟真是个小混蛋,不是吗?

“好吧,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最后的声音被Ezio一口含进嘴里。Federico转身将他推进墙角,压在墙上。一人一次,这显然十分公平。

Ezio轻轻合上眼睑,全身心地投入进这个热烈却温柔的吻里。

 

——第三个吻。

 

刺客在将男人放上船前,偷偷亲了亲对方发紫的暗红嘴唇。冰冷。冰冷。冰冷。他闭上眼睛回想着那股薄荷味以及从未在男人唇上消失的微笑。他希望Federico还记着那个粗鲁的吻,就像他还记着他们的第二个吻一样。

 

是的,第三个吻没有关键词。

 

-END-


评论(1)
热度(17)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