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ishonored]Guilty[1]

Guilty


Dishonored Fanfic

Author: Anttna

~*~*~*~


·Jessamine·

 

白色曾是她最爱的颜色。白色令她想起了茉莉花柔软的花瓣,像晴天的云朵、掌心晶莹的雪花;像一件蕾丝小洋服、一个无邪的笑容。轻柔停留在她的手心上,那是艾米丽给她的一个吻。清晨,她用手指细细梳理小女孩柔顺的短发,然后艾米丽仰起头,将脸颊埋进她的手心。妈咪,她说。妈咪。

 

她的手指停留在冰冷的玻璃上,按住了窗户里的女人的眼睛。这个女人长得很奇怪,像她又不是她。她的眼影在眼睑上晕染出深色的云朵,而她不喜欢这泥泞的云。窗外的雪还在静静地下,积雪足有脚踝深。

今年的冬天早得出奇。仿佛秋天一口咬掉了冬天的后脚跟,残喘的红叶还未完全凋零,树顶上已有了薄冰。捕鲸船早早地就被冻得结实的海锁在了港口,而各国的交易通道也不得不暂停。顿沃国四周环海,蒸汽机占据了所有耕地,水运是唯一的运输方式。她不想知道国库中还剩下多少粮食。那有什么用呢?没人会允许女王将存粮用在救济贫民上。他们甚至连那些宫殿外的尸体都不愿清理。

镜子里的眼睛流露出疲惫和歉意。她环抱住双臂,越过窗户里的女人的脸,在朦胧的月光下隐约看见了一个背影。

海浪在他脚下起伏涌动,银色的波涛变得灰黑,将他淹没又将他举起。月光躲避着他行动的轨迹,所经之处必是黑暗。汹涌的海水变得混沌,突然间闪烁起成百上千双小点。她不可置信地盯着海面上的那个影子,又惧怕地睁大了眼睛。她看见——更可怕的、更恐怖的,令她脊椎发颤的——密密麻麻的老鼠在海上跃动,拍起水花,蹿起又落下。自鼠疫爆发她便从未出过宫殿一步,而任何人对鼠疫的描述都没有她眼前这场迁徙来得震撼。是的,迁徙。她的心脏跳到了嗓子里。他与他的鼠群正慢慢地向岸上走来。

向她走来。

鼠群吞噬了银色的波光,白色变成了黑色。


-TBC-


我开始动笔。原先的大纲我删掉了,如果两个月内没法写完一半,我就再贴出来。

评论

热度(8)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