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MC4】黑白双蛋[PWP]

-黑白双蛋-(黑Dante/白Dante,隐Nero/Dante)

 

*黑Dante来自于DMC4中的血宫。

 

“操……”Nero盯着那场景看了三秒,依旧不能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看着自己男友——或是炮友什么的——被另一个一模一样的Dante压在地板上疯狂亲吻得就好像他们只能靠对方的津液维持生命一样。白一点——实际上是白很多的Dante被摁在另一个像是烧焦了一样浑身都黑黝黝的Dante身下,而那老骚货竟然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呜呜恩恩地叫着,就像每次Nero爱抚他的时候一样。操。Nero觉得自己右手真他妈的有些烫人。

上面那个更像是个纯种恶魔,红色的眼珠中几乎只剩下浓烈到恶心的欲望。他敢说,他们绝对知道他在这里,但任何一个Dante都没有去在乎Nero。那感觉真是不爽爆了。白色的Dante只穿着黑色背心和黑色牛仔裤,而黑色的却穿着Dante那一身长袍,当然,烧焦的。哦,妈的,下面那个见鬼的真Dante已经被扒得只剩一条内裤了。那么肮脏的灰色与那么甜美的白色交织在一起,Nero感到了强烈的嫉妒堵在嗓子眼里——是的,嫉妒,他内心中一块叫做“自尊心”的玩意儿疯狂叫嚣着不是那样的,但事实上,他十分嫉妒那个黑Dante。压在Dante身上的,啃噬Dante厚实胸肌的,那本应该是他;拨弄Dante乳头的,揉捏Dante臀瓣的,那本应该是他。而他现在却只能像个傻瓜一样矗立在原地,一手还紧抓着把手。他仿佛听到耳朵里的每一根绒毛都在叫喊着Nero你他妈的就是个蠢蛋!

“啊……操。”当黑色的Dante的手指摸索到Dante臀缝内时,Dante几乎在喘息的瞬间就踹掉了自己的内裤。白花花的,刺得耀眼。

Dante的屁股根本不需要什么一只手指两只手指三只手指哦Honey你能承受吗我来了的步骤。只需要扒开他紧实的臀肉,再沾点他自己的前列腺液,然后塞入两根手指就行了。他就是个饥渴的婊子。瞧他那饥渴的斯巴达血统,那渴望性的肉体。他会闷哼几声,就像要被绞断脖颈的恶魔,嘶嘶地喘着气,但被刮破出血的肠肉不需几秒就能愈合伤口。Dante里面通常都出奇的干净,至少在Nero有时舔戳他肛口时都不会闻到什么味道。这恐怕是因为只要他愿意,他甚至能剖开自己肚子来个彻底大灌肠。

黑色的Dante比Nero更粗鲁。Nero起码通常都很体贴的,但如果Dante在上一次操得他屁股酸痛,那么下一次他就要操得Dante浑身酸痛。黑色的家伙仅仅只是拉开皮裤拉链,乌黑的阴茎同Dante一样粗长。他把两根指头捅进Dante屁股里搅了搅,撑了撑,然后就试图把自己的龟头塞进Dante身体里。这换来了Dante一声听起来就挺痛苦的嘶吼,连本来翘着的阴茎都稍稍软了点。哈。Nero却为此而得意了一下。他享受Dante因快感而发出的呻吟喊叫,不论是腻人的还是下流的,他都爱。所以他会为此而努力取悦对方。来个深喉,这是最直接的方法,但却不是最有趣的。记起他们上一次,他让Dante在屁股里含了几乎有整整一天的假鸡巴,并且那玩意儿还挺粗的,甚至连厮杀恶魔时都没有摘掉。那天Dante差不多都要哭出来了。哦,上帝,那简直太完美。那样的Dante性感得简直能让Nero只看不做就射个几回。虽然最后,好吧,最后他还是被Dante整回来了。他大概花了半天的时间躺在床上思考自己的屁股和腰部还能不能正常运作。

关于这一点,Lady有话说。在她被房东赶出来住DMC的那几天几乎每天都要在晚餐时抱怨,抱怨事务所里该死的不制热的热水器,抱怨吱吱呀呀响的地板,抱怨隔音效果根本没有的墙壁,抱怨为什么还不精尽人亡嗝屁掉的Dante和Nero。——你们两个中的一个迟早得脱肛。这是Lady在搬到Trish的小公寓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她也许忘了,他们是半魔人耶。所以只存在纵欲过度而勃起不能的可能。当然,可能。

 

……

 

就这样啦,想写的其实是双蛋一起操捏肉,可是突然就觉得这样更好玩点?

 

--------


评论

热度(12)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