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MC4】What a Fucking Guy![DND]

1



Credo那个死秃头,他肯定认为我会听信他的狗屁理论而帮他清理城市里的恶魔。屁,我才不会。我怎么可能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去与恶魔厮杀呢,Credo是个混球,假若他不是我名义上的上司和收养人(干,说他是我的监护人更尴尬),我发誓我绝对要告诉Kyrie她的变态哥哥经常派自己下属跟踪她,并大言不惭地说这是在保护她。天,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和这样一个秃老头、变态、妹控一起生活到18岁——这简直在摧残我的精神,为了活下去,我几乎每天睡觉前都要和自己说:Nero,你再熬熬,再过不久你就成年啦!然后你就能像扔垃圾一样把Credo扔出Fortuna!——哦不,不行,Kyrie爱她的哥哥,好吧,那你就像捏碎花生壳一样捏爆Credo的蛋吧。看Credo的那副耿直严肃的样子,我怀疑他是不是从子宫里出来就带着这样一幅死妈表情,我实在无法想象他去上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景象。……呃啊,恶心。

 

我实在被恶心到了,像踩到狗屎一样皱起了脸。直到两秒后我才记起我现在还在教堂里,并且还在听Credo孜孜不倦的教诲……如同几千只蜜蜂在你耳边嗡嗡作响一样。

“Nero?Nero!你有没有在听?”我不抬头是因为我就算不看他都能猜到他的脸现在扭曲到怎样凶残的角度,而不是我在害怕,好吗。

“啊,哦,嗯,知道了。”

“收起你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坐正,抬起头来!”我犹豫了大概一秒,期间想过无数种回应的方法,比如捏爆他的蛋或捏爆他的头。但我想到如果和平的和Credo回家,迎接我的将是Kyrie甜美的笑容和柔软的拥抱,我还是选择了乖乖直起腰,同时晃荡着双腿抛给Credo一个代表挑衅的中指。当然,放在背后的。

Credo再一次被伟大的Nero打败。他用失败者的姿态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他的长篇大论。我几乎在三秒后就又要睡着。

 

“Nero,你给我认真听着。”

“我有认真听——”

“假如你再开一次小差,我就把你扔给Agunas。是的,我会这么做,而且今后你再也别想回到我的小队里。”

天,这混球这次是认真的?!

“你快说吧,如果这事儿如你所说的那样紧急,以至于你都不惜浪费我俩的睡眠时间。”

“我在十分钟前就已经讲完了结果你在开小差!我不得不浪费又五分钟再为你讲述一遍。”

Credo就像是烫坏了头发找孩子撒气的女人一样怒吼,丝毫不在意这里是公共场合。虽然此时大厅里只有我和他。

发火的Credo可不怎么好对付。这是真的。教堂里回荡着他愤怒的吼声,一波一波的有些震耳。我有些后悔我之前为什么要睡觉呢,直接带来耳机不就好了。——不过也许不行,生气的Credo可能会折断耳机,即使那是他送给我的15岁生日礼物。呸!我的意思才不是我有多舍不得!他弄破了就得给我买一个更新更好看上去更霸气的,而不是那样一个老土掉渣的玩意。

“我最后说一遍,Nero,你再不听我就让你自己走到Capulet。我是认真的。那里离这儿大概有三四天可以走,并且一路上的恶魔比任何地段都要猖狂。”

“——等等,Capulet?”

我觉得我恐怕提了一个错误的问题。Credo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黑。“呃,我的确在听,不过我的意思是……——Capulet?你说Capulet?我为什么要千里迢迢的到那么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小地方?”

“因为那里有一些更强大,比任何恶魔都强大的恶魔。你忘了你需要吸收很多恶魔才能净化你那只被魔化的右手吗?”

怎么可能忘。多亏那只该死的魔蜥蜴,我在那之后几乎都没有撸过管!那已经是半年多之前的事儿了,除了我自己和不知道怎么发现的Credo外,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Credo还没有以异教徒或是什么狗屁罪名把我处死还真是有些令我受宠若惊。我打赌,如果我不是Kyrie的另一个最亲密的人——可悲的亲人之间的亲密而已——Credo早就把我扔出Fortuna。

 

大概在三个月前吧,Credo突然告诉我,我的右手有了恢复的办法。这的确是件好事,可从Credo嘴里说出来就拌了狗屎一样突然发臭了。他告诉我,被魔化的生物可以用更多魔物的灵魂净化。狗屁。是吧,那就是我当时心里的想法。

可是那竟然是真的。又几天后,我撕碎了一只布袋恶魔,它在死的时候爆出一团肮脏的黑色物质,我几乎咬住牙根才能忍住要吐的欲望。当时我仅仅只是试一试,毕竟Credo说的时候的神情真的很严肃认真,我甚至都有一点点可以感觉到他的关心。就只有一点点,不比他的眼屎大多少。

事实上,我握住了那团黑色浆汁。我的右手握住了。紧接着右手蓝色的硬甲部分发出了淡淡的银蓝色的光,一丝丝地将黑色物质撕扯进手心中。那过程只有1秒多一点,但是吸取之后我的确感觉右手轻松了些许。于是在那之后我就变成了一个清扫恶魔扫把,一天能帮Credo清光几条街道的恶魔,虽然第二天它们还是会繁衍出,但右手的确开始变得灵活且威力大。我至今还不能相信Credo竟然说了真话。那的确起作用了。不过代价就是得每天清扫恶魔。厮杀,每天都是无聊的厮杀。不得不说,如果Capulet的恶魔真的如他所说那样强大,也许可以是一段有趣的旅程?

 

“Nero?N——”

“哦哦知道了!”上帝保佑,要是没赶在他之前答话估计又是一轮臭骂,“然后呢?我答应了,我不用走着去Capulet,那你们让我怎么去?”

 

Credo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了另一种神情。我才那是自豪。呃或是别的什么,我只收到过Credo充满警告或愤怒的瞪视。这种眼神有些……令人泛鸡皮疙瘩。

 

“跟我来。”他很拽的就这么转身出了大厅。我跟着他,顺便对着他挺得笔直的脊背竖了五六次中指。

 

深夜的教堂真的有些渗人。估计是教皇抠门,出了大厅后突然没了烛光,只有冰冷的月光透过玻璃,就像冰锥般寒冷。我盯着Credo半秃的额头,慢慢绕下楼梯。周围的黑暗就像凝固住的浓烟似的,也许随时就能冲出一头恶魔,挥舞着镰刀把Credo仅存的一点头发都剃光。啊,一个暴怒的Credo,我不敢想象。

进入走廊,光亮渐渐多了起来。但并不是昏黄,而是幽蓝。

“蓝色的火焰?”教堂里怎么能有这种类似异教徒般诡异的东西出现?

Credo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伴随着极有规律的脚步声:“那是燃烧的圣水,最纯净的火焰,只有虔诚的人才能触摸烛焰而不被灼伤。你真的该回教团重新进修了,当然,等你从Capulet回来后。”

不夸张的讲,这种蓝色令我窒息。我严重怀疑Credo是不是被教皇洗过脑了,怎么连这种渗人的玩意儿都能讲得如此神圣不可侵犯。

我凑近一个烛台,结果扑面而来的焦味几乎要把我熏晕。“啊,老天,圣水是用什么做的?!”是尿吗?我捏着鼻子迅速逃离了那鬼玩意儿,见鬼的,Credo几乎连一根鼻毛都没有动,他是不是连嗅觉都丧失了?

Credo顿了顿脚步,没了他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教堂里的空气突然就变得凝重压抑。“你感觉……怎么样?在你闻了那烟味后。”

“你说那燃烧的水?呃啊,说好听点,头晕恶心;难听点,像吃了狗屎一样想吐。”

Credo显然对我的答案很满意。刚才那种温和一些的眼神突然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向我额头戳来,我头一低,轻松自在地躲过。

 

靴子踢踏着大理石地板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教堂中。我们穿过走廊,来到了教皇老头巨大的油画前。我以前一直认为这种把自己半身像放大几百倍挂在大庭广众之下是种蠢到爆的举动,直到我发现,在油画之后掩藏着一间不比大厅小多少的会议厅。哇靠,我猜的果然没错,在魔剑教团中果然有这种类似秘密据点的存在。

 

“呃……我也需要进去吗?”

“当然。”我挠了挠鼻子跟了上去。毕竟能参与这种看起来很屌拽的事情的机会并不多。

会议厅里就温暖了许多,我指光亮。Credo扭了下会议桌边的某个椅子,紧接着他身前的石墙突然出现一道裂痕,裂痕两侧的石墙一边向左,一边向右,绿莹莹的光亮逐渐显露。一个像是魔法阵一样的玩意儿,十分简陋到我都不相信这将会是传送我到Capulet的东西。

我上前几步,实在没发现什么其他东西。这时,Credo突然轻咳了几声。啊不是吧,他难道在这种时候还要说什么注意事项吗?

“Nero,这个,除了你的枪之外剑也是必不可少。”

哇哦,可真是令人惊讶。

Credo绷着脸,却给我一把如此漂亮的小妞。不过这小妞看上去是个火辣的姑娘。“Red Queen。”

我接过剑,她就像是我身体中的一部分一样顺手。我甩了一下,剑身上暗红的纹路冲入了一层殷红,美丽惊人。

“这剑真棒!呃……嗯,谢谢你。”这是基本礼貌,Nero是个礼貌的家伙。我就勉强把这当做上次Credo忘记给我的生日礼物好了。

 

“现在你可以进去了。注意,传送点只能传送到离Capulet不远的废弃码头,但恶魔藏匿在城镇里,所以你需要找出它们。那些强大恶魔的灵魂估计就能洗去你右手的魔化物质。”好吧,虽然觉得Credo其实就是想接我之手杀掉那些恶魔而已,但是试一试也没什么关系。能逃开Credo的管制我还求之不得呢,虽然见不到Kyrie了。我跨进魔法阵中,绿色立即填满了我全部视线。

“以及,注意安全。它们很强大。”

我难道会傻到给恶魔们砍吗。我翻了个白眼,在视线模糊的瞬间,我就像是从几百米的高空坠落一般,风呼呼地从面部袭来。哇哦,这传送真酷,我感觉我像在蹦极一样,体重都轻飘飘地从身体里飞出了。

……不对,我真的是在下坠。

“Credo你妈逼!”时间紧迫,只由得我吼出这样一句,我就重重落入水中。我操我操,这水怎么他妈的一股汽油味;Credo怎么他妈的没和我说坠落点在湖里?我他妈的怎么刚才没和Credo要钱!

Credo你妈逼!

Red Queen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我背上使我浮不出水面。这小婊子。我猜我现在的姿势肯定很可笑,就像溺水的猪一样,疯狂想把自己的头颅顶出水面。干,当初就应该去学游泳的。幸好岸边离我不是很远,手脚并用就能扑腾到岸。

我几乎是在呼吸到空气时就呕出一大口水。不那分明是掺了水的汽油。一股发馊了的垃圾味。呕吐完了之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咳嗽。一团糟,真他妈一团糟,眼睛被水刺得睁不开,耳朵里也是晃荡的水,鼻子,哦那该死的鼻子,吸进去的水又进入了喉咙里,最终变成一团污水被吐在岸上。我发誓,回去我一定要杀了Credo。

 

等那该死的一切除了湿衣服之外都被我解决了,我发现这码头,恶心的真是有点夸张。见过垃圾场吗,见过大型化粪池吗,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丝毫不怀疑刚刚我喝进去的都是大便和汽油的混合物。和这里一比,Fortuna简直就像是人间天堂。我真是太怀念那里充满腐朽糟老头气息的教堂了。至少窒息和臭死前者更可爱一点。

 

TBC


评论

热度(6)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