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McDanno]How did Hawaii murder my daughter?

更新2完结和3未完


How did Hawaiimurder my daughter?

(Or, how did I fall in love with SteveMcGarrett?)

 

Ⅰ

 

首先是肤色。丹尼可以拿着他的警徽发誓,离开新泽西前最后一次见到格蕾丝的时候,小女孩的脸庞还是奶油般的白色。他并不是说这种小麦色有什么不好,但这表明格蕾丝因为继父斯坦利而改变了。她现在就像个当地小孩一样拥有褐色的肌肤,蹦蹦跳跳地冲进他的怀里叫着他“丹诺”。瞧,他来夏威夷两年多了,但这里的烈日还是没能在他的新泽西屁股上留下半点痕迹。一方面,他为此感到自豪——在与夏威夷的对抗赛中他先获一分;而另一方面,对于他握着他的女儿的手时产生的色差,威廉姆斯警探并不开心。

 

“我喜欢我现在的样子。”他的小猴子说,“我看起来更成熟了,不再像个瓷娃娃;而且劳拉·å…‹åŠ³é¦¥çš„肤色也是这种褐色。”

他得揪出是哪个家伙给他未满十三周岁的女儿看《古墓丽影》的。而三秒之后丹尼就破获了案子。斯蒂夫端着他们的饭后水果,坐到格蕾丝右边,脸上带着海豹式的笑(别问他是哪种,他不打算描述)。“今晚看《古墓丽影》怎么样?”斯蒂夫像是没有看见丹尼瞪向他的视线一样,但他知道某个卑鄙的家伙不仅感觉到了他的瞪视,还引以为乐。“上次看到哪了?”

“第一部看完了!”格蕾丝在咀嚼菠萝的空隙间回答。“你们都看完一部了?斯蒂夫你竟然让我的女儿看了安吉丽娜·èŒ±èŽ‰çš„卖肉电影,整整一部!”

“哇哦,小心点,你这可是性别歧视。”

“哦闭嘴吧。这才不是性别歧视,是你先让我未满十三周岁的女儿看这种电影。”

“还得加上一条诽谤。格蕾丝自己找到并提出要看的。”

“没错,爹地。”

“不,亲爱的你得再过好几年才能看,好吗?我警告你,斯蒂夫,下次你再给格蕾丝......——等、等下,停止给我嘴巴里塞菠萝了,斯蒂夫·éº¦æ ¼ç‘žç‰¹ï¼â€

“天啊你竟然还犯了‘不吃菠萝罪’。格蕾丝·å¨å»‰å§†æ–¯è­¦æŽ¢ï¼ŒçŽ°åœ¨åº”给丹诺判决拘留——”

“十五天!”格蕾丝尖叫着并在斯蒂夫隔着她扑向丹尼时变成了咯咯的笑。“走开,我要告你袭警!”他没有意识到他脸上的笑有多“蠢”。他的手腕被紧紧握住,小腿贴着斯蒂夫的牛仔裤,倒在沙发上挣扎着要从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压制下逃开。“现在,格蕾丝!”小女孩趁着丹尼疑惑地张开嘴的一刹那将最大的一块菠萝塞进了他的嘴里。他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他的女儿背叛了他,还成了麦格瑞特的从犯。

“吃掉!吃掉!吃掉!”头顶上传来邪恶二重奏,丹尼翻了翻眼睛,在两道幸灾乐祸的注视下咀嚼了起来。他并非讨厌菠萝。事实上斯蒂夫腌的菠萝好吃到让他想把整碗都吃掉。但是不,新泽西队不能输给夏威夷队。

直到他张开嘴巴示意连牙缝里都没有菠萝后,斯蒂夫才放开了他的手腕。他离开沙发上的父女,跑到放碟片的柜子前。丹尼支起自己,努力不去关注手腕和腿上的余温。

后来他趁格蕾丝和斯蒂夫紧紧盯着劳拉奔跑时把剩下的菠萝都塞进了嘴里。他知道斯蒂夫在看着他看,但什么也不能把他和美味的菠萝分开。

 

 

Ⅱ

 

当格蕾丝在餐桌上突然说了一大串外星语而斯蒂夫扔下勺子倒进椅子里大笑时,丹尼意识到新泽西队已经落后夏威夷队一分了。“有人愿意给我翻译一下吗?”他从格蕾丝看到斯蒂夫,后者已经在抹眼泪了。“拜托了?”斯蒂夫还在笑。丹尼很少见到这样的斯蒂夫。他没法控制开始上扬的嘴角,他得在像个“斯蒂夫”一样笑前狠狠掐自己一下。格蕾丝掩着嘴,像只偷吃了鱼的小猫似的眯起眼。“老天,我感觉我在这里丧尽了人权。我恨你,斯蒂夫;丹诺依旧爱你,小猴子。”

“为-为什么?”斯蒂夫停止了夸张的笑,放松地躺在椅子里。如果这能让他的搭档的肩膀不再那么紧绷,威廉姆斯倒是不介意偶尔被嘲笑一下。“哦你是在问我为什么恨你吗?我可以一口气说出五十条,而在那张‘丹尼杀死斯蒂夫的原因’的清单上还有几千条。我恨你因为你是斯蒂夫·éº¦æ ¼ç‘žç‰¹ï¼Œè¿™å°±æ˜¯å‡ åƒæ¡åŽŸå› çš„中心词;我恨你因为你在我的女儿面前嘲笑我,这是最新一条。”

“为什么爹地要杀死斯蒂夫叔叔?”格蕾丝担忧地望向丹尼。天啊,她可真是个甜心。

“因为你爹地爱我爱得无法自拔。”斯蒂夫摸了摸格蕾丝的头。他应该瞪大眼睛,皱起眉头,就像有人刚在他眼前射杀了一盒狗宝宝——可此时他的眼前是格蕾丝和笑着的斯蒂夫。他没法——他如何能够生气起来呢?然而他一回想刚才孤独尴尬的那一刻,又扔下了勺子,瞪着那对“会说夏威夷语就得瑟的不行”二人组。“别逼我说法语,格蕾丝知道我说得多流利。”事实是,除了新泽西最有名的几家法式餐馆里的招牌菜他叫得出名字以外,他就只会说“你好”、“我是警察”、“放下枪”、“不准动”。感谢法国动作片。

“Comme tu veux, Chérie(随便你,亲爱的)。”他妈的陆军到底给斯蒂夫打了什么该死的反人类激素,除了不会做人以外他还不会什么?“讨厌你。”他翻了翻眼睛,“就,帮我个忙,翻译一下你们的外星语,拜托了?注意,我使用了‘拜托了’,而这意味着如果你再像个混ass----可爱的adorable笨蛋,下一秒这碗南瓜粥就会飞到你头顶上。”

接着丹尼不可置信地看着斯蒂夫和他的女儿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绿眼睛的男人才不情愿地和丹尼分享他们的小秘密。小秘密,没错,他就是要用这个娘炮的词语来形容这个混蛋。去他的“可爱的笨蛋”,当他绞着舌头咽下那个PG13的单词时,他清楚地从斯蒂夫脸上得到了一个呲牙咧嘴的笑。

每时每刻,他都沉浸在轻松愉悦之中。丹尼是在半年前察觉到这一点的。他的职业令他想不注意到斯蒂夫眼角的细纹都难,况且那实在太明显了,或是他根本没打算掩藏他并非是个只会掏枪的洞穴人一样。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惊讶,因为他了解斯蒂夫。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得出了斯蒂夫·éº¦æ ¼ç‘žç‰¹å¹¶éžæ˜¯ä¸ªå†·é…·çš„控制狂混球;又是一年,他才能够从对方的微表情和细小的肢体语言中体会那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他是个控制狂的事实在两年的时光中变得更加明确,但他绝非是个冷酷的混球。斯蒂夫是个硬汉,精英士兵,擦一擦枪就能冲锋上阵的男人,丹尼觉得自己已经能接受斯蒂夫不善于表达情感这一点了——然而每当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时,他就丝毫看不出斯蒂夫在人际交流上有什么困难。他看上去就只是一个幼稚的成年人,普通的“斯蒂夫叔叔”。

“好吧,”斯蒂夫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世界,“格蕾丝刚才说‘丹诺就像只吃蜂蜜的维尼熊’……(扑哧)不,老天,这还是很好笑——”

丹尼完全不知道他该怎么办。斯蒂夫超过十岁了吗?这好笑吗?格蕾丝被带坏了吗?他是这里唯一一个正常人吗?“认真的?你们是认真的吗?”他的眉毛肯定扭成了三角形。格蕾丝突然喷出一串毫不淑女的笑声,“你的下巴,丹诺!”

哦。他抹了把下巴,看着手上黄色的食物残渣感觉脸颊开始发烫。他一边用餐布用力擦脸,一边依旧尝试扳回一局。“至少不是维尼熊,好吗?”好吗。好吗。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最无力的反驳。他无视额头上的注视,说不出半句话。

但是他总有一天会用新泽西方言狠狠嘲笑斯蒂夫。

 

 

Ⅲ

 

丹尼忍住把手放在眼睛上的欲望。就算是遮挡也不行,那会使他看上去既软弱又像个外地游客。秦和科诺就从来不这么做,而他打赌斯蒂夫能直视太阳十五秒不眨眼。他产自新泽西的双眼就是没法与夏威夷的烈日兼容。

斯蒂夫注意到了,并站到矮个子的男人身前。“干什么?”丹尼推了推斯蒂夫的胳膊。他刚刚看到一个不知好歹的小鬼给格蕾丝递了杯冰沙,但刺眼的阳光令他只得挤着眼睛,从而错过了男孩的正脸。一大片来自斯蒂夫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疑惑地抬起头。

“阳光明媚,huh?”斯蒂夫喜欢将丹尼完全置于自己控制范围的感觉,但对于金色头发的男人而言,这种无意义的搭讪令他心中警铃大作。他退后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怎么?”

斯蒂夫皱着眉,不解地盯着丹尼摇了摇头。“什么怎么?我问候你一声不可以吗?”

“不可以,‘阳光明媚’的下一句我猜会是‘所以丹尼我打算去恐吓几个嫌疑犯玩玩’。我说,你现在不是应该和哪个金发比基尼调情吗?为什么要来打扰我?”丹尼危险地眯起眼睛,当他越过斯蒂夫的肩头看见又一个小家伙令格蕾丝笑得摇晃时。然而斯蒂夫再次挡住了他。“老天,你想干什么?”

斯蒂夫无辜地耸了耸肩。“和某个金发比基尼调情?”丹尼抿了下嘴唇,这通常是他打算开始长篇大论又不想多费口舌的暗示。对,他是金发;对,他穿着比基尼;对,他和斯蒂夫带格蕾丝到沙滩上玩;错,他今天除了远远地观看格蕾丝以外不准备做任何事情。“就,行行好,别挡在我面前。你已经让我错过两个搭讪我女儿的小男孩的脸了。”高个子的男人回头看了一圈,不可置信地叫道:“拜托,丹诺!你的女儿已经十一岁了!”

“所以呢?你是在暗示格蕾丝还有两年就将进入青春期,还是她已经充满魅力了?你看看她,我深皮肤的小天使,多么天真无邪——再看看她旁边的小胖子,他在和我女儿调情!他的眼珠子都快要滚到格蕾丝露在外面的脖子上了!”

“哇哦,别这么紧张。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保护雏鸟的老鹰?”

“保护自家院子里的苹果树的恶老头。每个小孩的童年噩梦。”

“那就让他们做噩梦吧,我不在乎。”他无所谓地说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角瞥见了第三个凑到格蕾丝身边的男生。“你们这群见鬼的夏威夷男孩!”他用力将手中的芒果汁推进斯蒂夫的怀里,气冲冲地走向格蕾丝。 


-TBC-


评论(3)
热度(54)

© 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