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This War of Theirs-Day 1

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同人。比较像游戏日记。记录的是我在This War of Mine里干了些什么。会写一些让我感触比较深的片段。玩到哪写到哪。


Day 1

避难所比想象中还要破旧,卡提亚有些后悔他们昨天挑选的公寓。一个像巨人的口一样大的洞咆哮着寒风。现在是秋天,但冬天已经快咬到脚后跟了。卡提亚在六点钟的时候从椅子上苏醒,活动着僵硬的脖子。她没睡好,但谁能在这个破烂堆里安睡。她站起来,习惯性地打开橱柜,接着意识到这里连速溶咖啡都没有。卡提亚揉了下眼睛,轻柔地叹了口气。她爬下梯子,走到门前,在门框上贴着的纸条上加了几笔。她听见身后木板的咯吱声后回头冲厨子道了声早安。“我们只有一把椅子,连床都没有。”她把铅笔放回门框上,抬起眼睛望着向她走来的男人,“帕维不应该睡在冰冷的地板上,这对他身体不好。”布鲁诺沉默地点了点头。就好像那个霸占了唯一一把椅子的人不是你一样,他在心里说。

前一天晚上布鲁诺没有睡觉。该死的风和巨大的洞让他无法闭上眼睛。这里也许比露宿街头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一点。他曾游历各国,在所有糟糕的旅店里都呆过,但没有一处能让他如此不安。昨天晚上,他就站在最大的破洞前,深渊似的幽黑攥住了他的嗓子。他不停地想着在他们占据这个公寓之前,这里曾居住过多少人?有多少个像他一样拥有过幸福生活的人不得不从这个洞钻出去,一头扎进地狱。厨子走到女人身旁,在女记者的字下添上了自己的话:

我们需要咖啡。

我们需要香烟。

哪里来的“我们”。帕维在看到纸时讥讽地哼了声。他得庆幸自己在还没下地狱前保持的良好生活习惯。他既不嗜烟也不咖啡因中毒。但他赞成纸上其他内容。他们没有床,没有消遣的工具,没有足够的食物,还有三个被炸弹挖出的洞恶狠狠地瞪着他们。昨天他的小腿抽筋了一次,直到现在,他的腿上还留有疼痛的余韵。他闭上眼就能看见自己的尸体躺在地板上的样子。

“伙计们!”卡提亚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那个女记者就是不肯好好待上一会儿。“快来看看我在柜子里发现了什么!”

一大堆的材料和木头,这令他们开心了不少。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越来越多的物资被从公寓的边边角角中翻找出来。“如果有铲子和任何能撬门的东西就更好了。”帕维想到楼梯拐角放着一台加工车床,立刻抱着一堆材料爬到一楼。也许这件公寓的主人是个工程师,或是什么天使,在车床旁他还找到一本厚厚的《常见家用物品制作手册》。他们找到的东西足够制作两个单人床和一把新椅子,然而不够制作其他东西。卡提亚思索了一会儿,提出他们应该让一个人出去拾荒的建议。

第一天的发现令他们三个人都开心了不少。之后,帕维要考虑怎样一个人面对漫漫长夜。


TBC


评论(2)
热度(6)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