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MC]臭傻逼[3D&4N]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和但丁搅和在一起的——是这个但丁,而不是那个“但丁”。我气喘吁吁地瞪着对方丑恶的嘴脸,我感觉脸上被打破的地方流出的血不仅溢出了鼻腔还流进了大脑。“贱人。”我想在他耳边大吼这个对于他而言当之无愧的昵称,然而我的嗓音沙哑的可怕,我想伸出鬼手捏爆他的头或是他的蛋,只可惜我学不会但丁那样,被胖揍一顿后钉在石像上还能一秒回血。我比不上这个小混蛋,更比不上那个突然消失的大混球。

我讨厌这个年轻的但丁,我朝他洋溢着笑容的脸上吐了一口血沫。当然我也经常对另一个但丁竖中指。

“你知道错了吗?”但丁笑的几乎露出牙齿,蓝色的眼睛眯成一个弯弯的形状。然后额头上的血混合着我的口水慢慢滑落,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不仅因为这个婊子,还因为那把穿透我胸膛的叛逆。他以为我是他吗?我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血液一点点流出身体,那种感觉真他妈的不爽。我试着张了张口,可惜只有一串破碎的呻吟。头痛得要死,估计是刚刚磕墙上了;心脏也痛得要死。

“你,他妈的,知道,错,了,吗!”但丁突然像个疯子一样跳了起来,拔出剑然后又狠狠插进那个窟窿。妈的,这让我想起了阿古纳斯。他抬手用力握住我的下颚,骨头几乎都要被他捏碎。“你给我说话!要不然踢爆你的蛋。”我他妈的是想说话啊。眼前闪过一片黑色,我微弱地挣扎着就像只要被杀死做菜的鸡一样。

 

我觉得我恐怕要死了,不过竟然没有一丝后悔或是怨恨。仅仅只有打不过但丁——不管哪个但丁——的不甘心。我费尽全力撑开那只没有被打肿的眼睛,透过一丝缝盯着但丁看。

愤怒就像是刻在他脸上一样明显,那副样子像极了一只狂怒的恶魔。我自己回想了一下我几十分钟前或是几天前说了什么,导致他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有说过什么吗?趁着但丁又离开我的那几秒钟我迅速回忆着:“你是什么鬼东西”?“回你妈子宫骗人吧”?“你比不上但丁”?“从但丁的事务所滚出去”?“吃屎吧臭傻逼”?“哦你哥在地狱里肯定被操的很爽”?“去死吧但丁”?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出答案,但丁就给我了答复。

裆部就像是被塞了一颗巨大原子弹,在但丁一脚踹上我蛋的时候,犹如按下了发射按钮,我的蛋瞬间爆裂,爆出了汁,飞出核,炸得我脊髓发凉。妈逼,妈逼,妈逼,我甚至连呻吟都没哼一声,就差点疼昏过去。妈逼,要死也不能死在但丁面前。我的眼睛有些发涩,我猜这是因为之前那场打斗。我输了,叛逆毫不留情地刺穿了我的胸膛,将我狠狠钉在了地上。但丁又恢复了那张贱婊子脸,淡定的一逼,然而我打赌他此时此刻肯定恨我恨的肠子都气穿孔。“小婊子。”他在我耳边低语。回荡着嗡嗡声的脑袋里顿时出现几个字:“快去死。”是啊,快去死,但是是让但丁去死呢还是让我去死呢?我想了想,最终挣扎着从喉咙里挤出几个破碎的呻吟,笑地的的确确像个贱人:“去地狱操你哥吧。”

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

发泄一下(´・ω・`)

评论

热度(4)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