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DMC4】啊,那就是爱[DN,崔西视角]

 

用但丁的话来讲,他在第一次见到尼禄那个小鬼的时候就已经春心荡漾了。——更确切的来说,是他那颗枯萎许久的老而猥琐的心被尼禄身上洋溢着的青春之气所滋润,就像是春天第一场雨或是早晨第一泡尿一样,让他的心灵和他的生理都迎来第二春。

 

当但丁以那样一种脱俗不羁的方式出场时,我正在教堂暗处看着所有人。那并不是我的第一次COSPLAY,但我想那应该是最有趣的一次。我看见但丁一个金鸡独立从天而降——据后来但丁自己讲述,他当时只是放了个屁,没想到就在他提肛的那一瞬间他脚下的玻璃突然破碎——就像很多小说和影视剧里描绘的一样,就像个误入凡间的天(傻)使(逼),啊,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眼中,开始了他的任务。

 

但丁后来很自豪的对我和蕾蒂还有很不情愿与我们坐在一起的尼禄说,当他对那糟老头露出微笑时,对方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老脸荡漾起一层痴痴的笑容。我想象的出,毕竟他的确很帅,又骚又淫荡,只是有点淫贱而已;假如你与他生活了十年以上的话,就会发现在这家伙懒惰邋遢的表面下藏着一颗放浪不羁的心。但丁最近一直很不要脸的对尼禄表示,他其实一直没有心,是在遇到他之后才拥有了心,那是因为他被尼禄的善良纯洁所感化——尼禄当时立刻就露出了快吐的表情,但假如他能控制住自己的鬼手,让它不闪耀粉色的光,那恐怕会装的更像点。

 

但丁说,他当时真没有想对姬莉叶做出什么,当然如果他知道这是尼禄的暗恋女友的话或许会做出些事情。他扛着叛逆,望着自己老爹的雕像,他只是想着自己待会儿要不要修改一下它。然后他下一秒就听见一声“COME ON!!”——如果尼禄那时候能看见但丁脸上的笑容,我想那就不是一脚那么简单了。但丁被踹得口水四溅,但他说那是爱的垂涎,太恶心了。

 

但丁被尼禄打了十九拳之后一箭穿心,被叛逆钉在他老爸石像上。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他的十八岁,二十八岁,似乎这就是对但丁的丘比特之箭。据后来尼禄所说,当时他之所以那么愤怒是因为他在空中用双腿夹住但丁时发现但丁已经硬了——他硬了你们知道吗!!他妈的他竟然硬了?!!——尼禄那副口气就仿佛是但丁自己洗了内裤一样,我知道蕾蒂想说什么,其实当他被他哥哥用叛逆钉在地上时也硬的一塌糊涂。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有性癖,因为我多次发现但丁挂在墙上的魔兵器总是会消失一段时间,等再一次挂在墙上时不是湿漉漉的就是沾着不明液体。我不想八卦也不想显得那么八卦,猜猜就知道他用来干过什么了。其中最惨的要数阎魔刀和湛蓝玫瑰。

 

故事继续下去,但丁一边完成着蕾蒂的任务一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意淫着尼禄。我在北面的教堂遇见了尼禄,我为自己构想了许多种出场方式,最后想,还是用和但丁一样浪荡不羁的形式吧。于是我十分优雅的夹着只布袋怪从天而降,然后是更多魔物,说真的,那很爽,尤其是在一个羞涩的小鬼面前展示自己的牛逼时。你崔西阿姨就是这么牛哄哄。尼禄一枪崩掉了那只我事先安排好要攻击我的布袋,接着他微微一笑。哦,那真可爱。我算明白但丁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如此恬不知耻的纠缠着尼禄,戏弄小孩的感觉真的很爽,比起戏弄但丁更有成就感。

之后当我们和尼禄相处的融洽起来时,他十分扭捏的摸着鼻子,嘟囔着问我,穿那么少到底冷不冷啊。他还是不敢直视我,或许多半是因为他不敢直视女人的胸,毕竟他还是个小鬼而不是但丁嘛。其实,我一点儿都不冷,因为我是恶魔。就是那种,不老不死,经常出没于童话故事中用来吓小孩的恶魔。但丁也是。但尼禄和蕾蒂不是。——他们会老会死,血液流干之后就会变成一具干尸,这就是事实。 


-TBC-


>>>>>

崔西视角,我突然喜欢上这种文风啦?


评论

热度(11)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