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lost again

约瑟夫的眼睛度数比塞巴斯汀想像的还要深。但当他的搭档用他迷惘的眼睛注视着他时,到口的抱怨又被他吞了下去。“对不起,seb。但是我不能没有我的眼镜。”约瑟夫用手指勾了勾另一只手的手套,脸上泛起的一点红色被污渍遮去了些,于是年长的男人不得不伸手去拍一拍他的肩。
“我会帮你找回来的。”用我的生命----这句话的意思与它听起来的感觉的差异让塞巴斯汀并不想说出来。因此他只是快速整理好弹匣,沿路返回。

找到眼镜其实并不困难,而且因为来的路上有一个伙伴让他清除敌人的效率翻了一倍,所以在他带着那副好像比他还珍贵的眼镜回到刚才的地方时,太阳也不过挪了一个很小的锐角。“约瑟夫?”他没有看见那个黑背心的家伙。
“约瑟夫?你在哪?”他又试了次。

第五次呼唤没有得到回应塞巴斯汀开始感到紧张。他其实很容易紧张或恐慌,但各种恶心骇人的怪物已经令他感到麻木了。即使是那个满是谜团的兜帽怪物,也不过是让他觉得烦躁不堪。21世纪最令美国人厌恶的十大事物之一,超自然现象。但不论是否是超自然,在这里,活人突然消失绝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事。
某种方面上,塞巴斯汀不想让约瑟夫离开自己。基曼或许也是位可靠的队员,但从第一天见到她,他就觉得哪里不自在。约瑟夫是与他共事最久的同事之一。那个一丝不苟的男人总能给塞巴斯汀一种心安的感觉,虽然他才是他们之中更强壮的那个。
塞巴斯汀突然听见了一道刺耳的声音。像是铁块快速划过地板。他在心里咒骂了声,立刻蹲下身子掏出霰弹枪。该死的,那是个铁柜头。他快步挪到墙边,探头向后查看。
令他惊讶的是,从阴影里缓慢走出来的是自己熟知的人。
“约瑟夫?”
对方迷茫地眨了下眼,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塞巴斯汀,你在哪?”
他尽量不使这个总是严肃干练的男人在此刻颜面尽失,但他还是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在往上扬。不过他也看不见。塞巴斯汀起身,靠着墙壁无声地笑起来。“我在你前面,再走5米。小心右边的铁门。”

“好吧,我原本只是想往里躲藏,结果因为什么也看不清就在里面迷路了。”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谢谢你,塞巴斯汀,假如没有你我或许也不会......也不能够走这么长的路。”
“没什么。”他耸耸肩,注视着约瑟夫取下眼镜擦拭。忽然,他动了动嘴角又补充了一句:“但显然你爱你的眼镜比我更多些----没了它你才活不下去吧?”

也许约瑟夫这辈子都不该弄丢他的黑框眼镜,塞巴斯汀想。要不然下一次脸红,就不能再用“只是太热”这个借口了。



END

评论(3)

热度(59)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