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最近我在公交车上写了些什么

If you're real.

我在洛杉矶机场醒来。
我在床上醒来。
我在八个闹钟声里醒来。
我在那一分钟的奇迹中醒来。
闭眼。睁眼。
闭眼。睁眼。
我以为我在纸街,但却躺在纽约的公寓里。嘴里一股芥末的辣味,眼里囤积着成吨的抱怨。
哭泣是婊子的行为。泰勒•德顿只试图让自己死于搏斗。
周一我在俄罗斯壮汉的胳肢窝里看见了希望的羽翼。油腻腻的长毛天使对我说:美国狗屎。
周二是黑色的酒鬼。我一点也没有种族歧视,我可爱那些黑鬼了。只是他们的拳头比老二还硬。
我在玻璃碴里看见了自己。
血滩,垃圾桶。
搏斗的目的不是胜利。
周三,我终于死在了浴缸里。
滴零零零零----!
然后在八种铃声的合唱中复活。我开始理解那些新生儿。“用力!加油!很好!要出来了!看见头了!呼吸!呼--吸!是个男孩!”
然后尖叫。
我在放映室醒来。环顾四周,我看见了鸡吧。
啊,下一场电影,如何吸你的老二。

---


后续1

我的携带式自慰器回来了。
星期二玛拉过来看我,穿着一件从垃圾箱翻出来的短裙。“这一次是买的,只是她曾被某个脂肪堆穿过而已。”她竟然还给裙子起了名字。
我知道她是从垃圾箱捡来的这条裙子是因为她让她的屁股发出一股泰勒的味道。
既然玛拉能把裙子当成人,那么我把泰勒当成泰勒,又有什么不对?
我是杰克疲软的老二。
那一天的晚上,玛拉满足地趴在我身旁说:“你今天猛得就像我们第一次那样。”
我不是杰克的老二。
那是泰勒,贱人!
“人形手纸。宝贝再来一次。”
“你这个贪婪的烂货。”
我是杰克的三根手指。
张,缩。张,缩。
我对此已经厌倦了。因此剧情跳到之后。
之后玛拉终于只能躺在床上

-----
daring you're my sweet bride1
 他拿走了我的DV机,那是我唯一希望从这个地狱里带着的东西。但他没有碰我,不,它,我永远不希望有人会看见我所见过的画面因为那个疯子已经不存在一丝人性。我还算是健全;Lisa,我被囚禁了。
我还不知道他打算干什么。我想他并不准备把我切成两半,暂时的,但是我该死的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再发生什么。他把我锁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绅士”地给予我隐私和自由,可是,去他妈的,他要把我变成他的新娘!
他一直在唱那首歌,就在隔壁,就在门后,就在我耳边。太清晰了太清晰了太清晰了。我已经恐惧得要握不住笔......亲爱的,烧了这些笔记就像最终烧了我的尸体那样。

----

没了。我一直觉得我写的已经被旁边的大伯给看光了.....

高中比初中要累好多。才开学两天,已经像中考三个月前那样了......其实是我懒了一个暑假而已(。

评论(4)

热度(22)

  1. 暌呗Anttna 转载了此文字
    搏击俱乐部 Anttna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