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一个圈的话

一个圈。玛拉、我、泰勒。
一个圈。玛拉和我,我和泰勒,玛拉和泰勒。
我试图理清我们圈子里的箭头问题。
“噢,你就是个混球。”玛拉的声音飘渺得像我磕了药或她磕着一样,“泰勒,人形手纸。”
玛拉今天冷漠得像个婊子。
我是杰克不耐烦的耳朵。
“就这些,婊子。”她说,“噢对了,告诉那个什么见鬼的家伙,你再也别想从我这儿搞到脂肪了。”

泰勒抓住我的手,背面朝上。“这就是我们的关系。”他罕见地用认真的口气说,拇指摩擦着那个丑陋的印记。
我说,什么意思?
泰勒没有管我。他说,这是一个,印记。或是叫连接,但他觉得那听起来太土了。
他说,当你做任何事情,抬起手就能看到我。
你摆脱不了我,但你也只拥有这么个唇印。
我是杰克疑惑的耳朵。
我和他之间有过协约,因此他这么回答的我。
没有人来问我这个蠢问题,但我还是分别给了他俩回复。
我向玛拉•辛格住着的那件公寓管理员举报了她每天拿别人的救济食品;我则对泰勒竖了中指。
我们都知道那毫无用处而且娘的可以。因此在之后的俱乐部时间,我用那只手在他脸上留下了我的印记。
老天。
真的以为我想听实话?
那些实话也假得透顶。
我说,玛拉,你是个好姑娘。泰勒,你是个好兄弟。
太可怕了。他们在这时竟都知道我在说谎。

评论

热度(12)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