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玛拉的按摩棒

继续说。
泰勒又这样起头。他极具创造力的跳跃式天马行空总是让我一头雾水。我搞不清他的话题中心,有什么意义,XYZ的值是什么。我只得另起个头,要不然我俩就会像两个不同族的原住民试图交易个玉米一样,最后演变成族群战争。
所以我说,要试试玛拉的按摩棒吗。
泰勒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大笑着拿过这肉色的下流玩意儿塞进他屁股里。他叫起来,你太无理了!你怎么能够喊我“玛拉的按摩棒”!
泰勒绕开了所有Z值的可能性。
无解。
----这他妈得是场多惨烈的车祸

评论
热度(4)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