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nttnabb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看艾吉奥教阿泰尔游♂泳

刺客用他的眼神告诉了艾吉奥他的答案。而他,另一位刺客,则用同样的方式给予了阿泰尔回复。


“你不会想那么做的。”继而阿泰尔坚决地摇了摇头,比握任何一柄刀刃还要紧地攒着他的腰带。“你不会那么做,奥迪托雷,”他瞪着艾吉奥的脸,“因为这是个愚蠢到极致的决定。”

“噢拜托——”意大利男人无法置信地高声叫起来,“如果说愚蠢,恕我直言,你才是那个不可理喻的家伙。我简直就像是在劝说一只鸟扑动翅膀或一条鱼摆动尾巴一样!拜托,阿泰尔,让你那中东屁股沾点水真的会融化你吗?”

刺客金色的眼睛迸射出袖剑。(哎呦。)艾吉奥几乎要被刺杀。可他幸存并且胜利了,在那张年轻的脸上扬起了一抹令阿泰尔想喂他一嘴沙子的笑容。

哦,就是那样。夏天的威尼斯,如果没有游泳还能干些什么呢?


“人生了腿不是用来游泳的。”男人恶狠狠地抽出腰间的绸缎,“Novice。”


~*~*~*~


阿泰尔从未后悔过。他悔恨,他自责,但不后悔。任何事物都不会因为未来的一个想法而改变过去。

然而他此时此刻却真的后悔了不久前的一句承诺。


~*~*~*~


故事起始于一个平凡的早晨——


~*~*~*~


——好吧。在故事开始之前,任何人都应该牢记并且把这句话刻在自己手腕上每天诵读:艾吉奥•奥迪托雷,一个无耻混球。


任何人。

每一天。

只要你能正视那对充满期待眼睛……


~*~*~*~


一个平凡的早晨。而之所以阿泰尔会认为这一天毫无意外可言,是当他在享用早餐时一直穿插着的那个聒噪声音依旧没有消失。“阿泰尔你该看一看莱昂纳多的新研究balabalabala”,“阿泰尔你该看一看意大利的balabalabala”,“阿泰尔你想不想试一试balabalabala”

“——不。我不要。我不想。我不愿意。”他捏了捏手中的面包,在精准地扔进艾吉奥的兜帽里和精准地扔进自己胃里选择了后者。不是因为其他原因,仅仅是他不希望为了他而浪费粮食。“然后闭嘴。下一次我会用袖剑表达我的‘不’。”

年轻的刺客停止了滔滔不绝。然而他并没有闭嘴。说真的,他到底因什么还指望着他的“学生”能真的听他一句话。“我以为你乐意与我分享我的一切。”哦,又来了。


阿泰尔没有抬头。他甚至连唾液也不再分泌了一样。食物死在嘴里,牙齿罢工,咀嚼着口腔里的薄皮。“也许你不应该再沉浸在你的过去——”

“你认为你在谈论什么。”阿泰尔皱起眉毛。“不要将毫无凭据的猜测告诉别人。那十分Novice。”见鬼。他在那个词跑出嘴时差点咬到舌头。


可怕的是他其实已经习惯了说“Novice”。也许奥迪托雷说对了某一点。他沉浸,或是无法控制不去想的并不是过去,而是他真正拥有的身份。罗伯特,其他圣殿骑士,更罪恶的人和更需要自由的人。

马利克。耶路撒冷。他还有那么多应该完成的任务和应该解救的人民,然而却在一次该死的意外中来到了这个未来的世界。依照艾吉奥的话,他走进了“他的一切”。年轻的刺客觉得自己能帮助他从那些已不存在的责任中解脱,而事实上他只是在帮助他回避那个真实的世界——他的一切。


艾吉奥撇了撇嘴。“好吧,我道歉。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来看一看。夏天是意大利最美的季节。”

春天,秋天,冬天。哪一次不是这样说的。如果不是没有兜帽的阴影遮挡,阿泰尔几乎要翻白眼。

另一个他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东西:厌恶让别人失望。“听起来不错。”就是这样。他为自己又一次的妥协而懊恼不已——如此轻易!——“我答应你做任何‘需要试一试’的事,而你保证不再烦我。”

艾吉奥的眼睛立刻重新点起了光亮。“那最好不过!”他猜测也许他只听见了前半句话,“吃完早饭就出发,我的朋友!游览完我们还可以在晚上拜访Leo。”


-TBC-

评论(3)
热度(42)

© At🇧🇷👻anttnabb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