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金刚狼1]Some Rainy Days[Victor&Logan]

-Some Rainy Days-

*Victor&Logan*

*MCU*

*G*

 

在一些雨天,维克多会来到罗根的床边,看他的小弟弟苍白且湿汗的脸颊。在那种阴冷的晚上,罗根会痛苦得像刚降生的婴儿。婴儿都是痛苦的。维克多会这么想只是因为他见过那样一个皱巴巴的小脸。他看过太多次,在炉火边,在门缝间。

他的小弟弟与他一样。太多痛苦。下雨的时候他总会不由地往罗根那边瞥,只是这时他的双眼没有再紧闭,也没有断断续续的咳嗽。他的小弟弟回头看他,扯起嘴唇:“干什么,维克?”

(已不再那么小。)

他舔舔尖牙,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承认,“只是在想小时候的事。每一个雨天,你就咳得像要把肺吐出一样。”

罗根耸肩。在这样小的驻扎营里他们被分到的帐篷真是狭窄的可怕。罗根弯腰捡拾东西时屁股都能蹭到维克多腿上。不过这无所谓。他们脖子上挂的那玩意儿可不是酒店房卡。外面开始向他们扫射子弹般雨水。“该死!”罗根跳到床上,鞋上溅了泥浆,“鬼天气没一次能好。”

 

在某些更为特殊的晚上,他会收拢手掌搂住男孩。在他的父亲不在的晚上,以及罗根又因病痛而瑟瑟发抖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弱小的事物,在一开始他只是想让那被毯子裹住的小球不再发抖。或许就在那些触碰中他猛然认识到这个东西就是他的弟弟。

他们那时还没有尖牙、没有可怕的自我恢复因子。他们不会试图把爪子伸进对方的喉咙里只因为一个,就那么一个不同的信念。更晚些、更早些,他与他的兄弟依然充满争执。他说:“你盖的是我的毯子,混球。”罗根叫道,“别他妈瞎扯,这儿只有一条。”

他伸手,夺过他的东西。

维克多的指甲划过罗根的脊背,不时弹一弹,就像从前那样。不,骗谁呢,以前也没有那样。“如果战争结束了,我们干什么?”罗根突然睁眼问他。外头的雨没有停歇,还是在叫啊吵啊呐喊着想钻进他们的帐篷里;维克多头一次为了一个问题而无话可说。因此他没听见那些叫嚣。他只听见轻缓的拍子附和着悠长的吐息。他只听见罗根与他在这样一个暴雨天的呼吸声。他的手指还停留在罗根背部起伏的肌肉上。唔,那不是凸起的骨骼。再也不是。

维克多移开手,翻身平躺在床上。他又一次承认:“我不知道。”

然后他想了想又继续说:“我不想管这么多。我只知道我们没法在一个没有战斗与硝烟的地方生活。这是生来如此的。”

“为什么?我们可以在战争结束后当工人,或是开农场。我们生来如此,但不是为此而生。”

他对他的弟弟笑起来。“我可没觉得那有什么不同。告诉我,亲爱的,你的爪子渴望浸在敌人的鲜血中还是牛粪里?”罗根瞪着他,皱着眉头的样子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严肃的表情,而维克多被他的样子逗笑了般抖动着嘴角。他有好久没这样笑了。“你喜欢撕开血肉,”他陈述,如同他撕开他们不愿说出的那部分关于操蛋的命运的话题般轻易,“——你喜欢看他们败在你的脚下。不管你承不承认,但你是我的兄弟。残酷、野性、不可阻挡,你和我一样。你——”

“你和我不一样。”他抢在他前面说,接着就转过身,用后脑勺对他道了晚安。

“你也是。”维克多拉起他们的毯子,盖住两人。但不论怎么拉扯,总有边角会从身上滑走,将湿冷的空气灌入细缝中。在第五次被抢走毯子后,罗根终于忍无可忍地翻到另一侧。

“搞什么,老家伙。”他嘟囔,贴近维克多,在触碰到对方胸前的毛发时停下,脑袋正落在维克多脖颈旁的一块空地上。壮实如他,竟然还能摆出这种拧巴依偎的姿势着实令他感到诧异。就好像——从前那样。

年长的男人裹紧他与他的弟弟。他们膝盖相抵、胸膛相触,在谁都不愿承认的心安中浅眠。他曾在这样的雨夜,给予了一个瘦小的男孩一个拥抱。他用鼻尖蹭了蹭罗根的头发,让声音低低地沉在雨声之中。“睡个好觉,明早还有牛粪要捅呢。”

他的兄弟对他说:“混球。”而他至今还希望能再听到一次。

——当他在那些冰冷的夜晚舔去利爪上的血液时。

 

-END-

 

 最后其实是捅刀不知道有多少小伙伴看出来了呢【眨眼


评论(2)

热度(7)

© Anttn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