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巫师3][恩希尔/杰洛特]最富有的人[1]

最富有的人

恩希尔/杰洛特

 

梗概:

“那么,我要他成为世上最富有的人,”吟游诗人伸出一根手指,忽然注意到杰洛特眼中的神色,紧接着补充道,“咳嗯,合法地、如诗地、充满爱地,自然了。”

 

-----


 

鲶鱼冲出水面,奋力抗争着挂住它命运的铁钩,在清晨雾气弥漫的湖泊上搅动出一圈躁动的涟漪。丹德莱恩惊兔般从地上那张代替板凳的马鞍一跃而起,双脚深深踏进泥地里,“杰洛特!是大鱼!天呐,简直是一条……”

“利维坦?”狩魔猎人面不改色地接道。他跪坐在吟游诗人身后不远处还未燃尽的营火旁,双腿上端放着他的钢剑。他自丹德莱恩还在梦中喃喃“牛乳”和“乳牛”时已经开始打理起狩魔猎人的装备。清点草药数目,擦拭锁甲,为武器打磨、上油。通常这不会花超过一个沙漏的时间,但比起观看丹德莱恩与鱼的悲怆话剧,杰洛特宁愿面对缄默而低调的剑。

“撑不住……喂杰洛特快来帮把手!”丹德莱恩吃力而焦急的喊声惊扰了对岸饮水的鸟群,杰洛特仰望着它们消失在森林深处的影子,当他低头时,丹德莱恩昂贵的紧身裤已经溅上了不少泥点子。他调整好背带,收剑入鞘,站了起来。

“有一位女术士告诫我不要再和你一起钓鱼。”杰洛特握住鱼竿时不可察觉地叹了一口气。丹德莱恩附和地应着声。“嗯哼……这儿离城镇只有一里的路程……待会儿鱼还是新鲜的……”

“鉴于上回的教训,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碰鱼竿了。”杰洛特边说边带着丹德莱恩技巧性地摆动胳膊,“况且,背包里明明有食物,你怎么不吃?”

“食物,”吟游诗人憋出这个词,不知因锲而不舍的鱼,还是杰洛特的话而鼓红了双颊,“生猪油,烤羊脑,炖牛舌!”

“再配上蘑菇沙拉,这可是狩魔猎人野外必点菜系。”而如何在收紧双臂的同时耸一耸肩也是狩魔猎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鲶鱼随着他们步步后退,不甘却无法制止地被拖向岸边。那么近,已经能看见它宽阔、白嫩的肚皮。

“多少天了,”丹德莱恩咬紧牙关,使出最后一份力,“就因为你拒绝找回市长逃走的家养小精灵……”

“他认识强尼,他不属于城市。”杰洛特再一次耐心地告诉男人。但他知道是什么令丹德莱恩如此耿耿于怀。并非那份令他俩被轰出城门的委托。并非空空如也的胃。并非风餐露宿。而是他们的钱——具体而言,杰洛特的钱——在三天前,从响着动听叮当的鼓鼓钱袋变成了一柄崭新的银剑。

丹德莱恩决然不会抱怨杰洛特为何用全部身家买下那把剑,尤其是在他这两周都靠杰洛特的积蓄过日子的情况下(“是陪伴,羁绊……对半!”)。因此他的抗议只能化企图引起狩魔猎人愧疚的对佳肴的渴望。

杰洛特的愧疚刚好够他帮吟游诗人将这条鲶鱼拽上岸。

丹德莱恩兴奋地冲上前按住甩着尾巴的鱼,与此同时,一种熟悉的力道扯住了杰洛特的脖子。

“停下!”杰洛特下意识将鱼竿往后甩,而丹德莱恩冥冥之中又下意识更用力地收紧了鱼身上的手掌。杰洛特先是被疯狂震动的徽章勒得竖起瞳仁,下一刻却不得不飞快闭上双眼。

吟游诗人手下的白光一闪而过,在眼中弥留的残影却不短。他听见石滩上碎石滚落的声响,就在耳畔,就在他脑袋旁。“杰洛特!”丹德莱恩的惊叫脱口而出,“这是什么东西?!我旁边是什么?”

“你或许会想要自己找出答案。”杰洛特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沙哑声调,但多年的友谊让丹德莱恩分辨出了一股异样的无奈。于是他忍着酸痛撑开眼睛,望向自己那只僵在原地不敢动弹的手。

一只白皙纤细的脚背代替了那条离死不远的鲶鱼。顺着白象牙般的细长双腿,丹德莱恩恍惚地眯了眯眼,不确信他看到的究竟是一位赤裸的美丽女人,还是一个尚未苏醒的梦境。

“我的英雄,救命恩人。”女人递出一只手,余光中杰洛特悄无声息地缓缓迫近他们,摸向肩后。丹德莱恩吞咽一番,用最短的时间牢牢将那对形状完美的乳``房印在脑海中,继而忍痛转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倒退向杰洛特;女人苍白的脸颊上流露出令他难忍的困惑,但当她的视线落在杰洛特身上时,那种懵懂忽然变作了某种过分熟悉的了然。饶有兴趣的,女术士式的了然。

“啊,看来我并没有被困在这儿很久。”女人自言自语道。接着她阖上眼睛,伴随着空气中魔法的颤动,一条裹住她绝大部分肌肤——不包括胸口与大腿外侧——的长裙浮现在她的身上,海藻般的长发顿时恢复应有的乌黑与笔直,她睁眼时,绿莹莹的双眼里闪烁着任何女术士所具有的自信与高傲。

她的目光穿过丹德莱恩,径直落在杰洛特脸上。

“狩魔猎人,是你将我从那可怕的诅咒中唤醒的吗?”她笑着朝他们走来,丹德莱恩想了想还是决定忘记女人沐浴在曦日下光洁的胴体。他通常把女人分为三种,而这位要么是他不该想的,要么最好连认都不要认识。

“不,不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人。”杰洛特的回答令她扬了扬眉毛。“你若是知道我会如何报答我的救命恩人,必定会为自己的话感到愧疚。”

“很可惜,我的愧疚仅仅够我掉起一条鲶鱼。”

女术士却被逗笑了。“有趣。假如一开始你们要求我的报答,我或许还不想搭理呢——但现在,说吧,你们俩,说一个愿望,不论是什么,我都将替你们实现。”

没人说话。丹德莱恩用力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它做出任何冲动之举。

“别这样看着我,白头发的狩魔猎人。”女术士将手抬至唇边,吹出一只翅翼透亮的蝴蝶。晶莹的魔法造物飞向杰洛特,轻轻落在他的鼻尖,下一刻便像泡沫一样碎了。

“我从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婊``子。不论如何,是你们破解了湖中的封印。不论如何,我必须回赠以同样昂贵的感激。信不信由你,男人们。而这将是我最后一次请求……”

“等等!”太晚了。丹德莱恩自主意识旺盛的嘴仍旧挣脱了他的控制。他跨出一步,挺起胸膛,以他优美的男中音说道:“那么,我要他成为世上最富有的人,”吟游诗人伸出一根手指,忽然注意到杰洛特眼中的神色,紧接着补充道,“咳嗯,合法地、如诗地、充满爱地,自然了。”

在举起双手前,女术士仔仔细细打量了杰洛特一番,继而勾起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她的身上再一次发出刺目的白光。杰洛特护住眼睛,魔法如潮水般淹没了他,令他牙关紧咬,几乎克制不住反击的冲动。他可以说,这名女术士暂时对他们并无恶意。但那笑容……杰洛特突然回想起了什么。

每一次叶奈法或特丽丝想在他身上尝试点什么新玩意,都会这样隐秘地偷笑起来。

女人的声音从各个角落传入杰洛特耳中:“如丹德莱恩所言——第三天的太阳升起时,你将成为世上最富有的人……哦,对了,如果有机会,替我向范格堡的小姑娘问声好。”

杰洛特听见传送门的嗡鸣声,等他睁眼时,湖面上的浓雾正渐渐散去。

“呃。”丹德莱恩微弱地支吾着,试探地望向杰洛特,“如果她信守承诺,你不用感谢我……如果她骗了我们,你也不会变得比现在更穷了,不是吗?”

杰洛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鱼竿。

“三天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再和你钓鱼了。”

 

三天后,当杰洛特推开租房的屋门时,他立刻便决定从今以后拒绝任何丹德莱恩的同行邀请。

狭窄的过道里严严实实地站满了黑盔士兵,来自阿尔巴河南边的注视坦然而谨慎。杰洛特应该在那一刻就有所察觉。他应该在传令官抖开宣言时就甩上房门。然而杰洛特不仅完完整整听了那段几乎令他笑出声又骂出声的辞令,还点了点头,最终只提了一个要求,让他和他的诗人朋友说几句话。

“丹德莱恩,醒醒。”

男人睡眼惺忪地哼了哼。

杰洛特附在他耳边,一字一顿道:“我要走了,未来不管听见什么传闻,那是真的。”他想了想,又说道,“别告诉任何人那天发生了什么,离开这儿,越远越好。”

丹德莱恩挣扎着撑开眼睛:“你,你要去干什么?”

杰洛特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看起来,在成为世上最富有的人之前先得嫁给一个皇帝。”

那就是丹德莱恩即将再度进入梦乡时令他彻底惊醒的话。

——这世上只有一个皇帝。

 

TBC

 

FT:

就是个智障故事要啥剧情和逻辑!

吼吼顺便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OC。有什么PWP是女术士不能施法搞定的呢?嘻嘻嘻.jpg


评论(26)
热度(92)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