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这个人还在打游戏,快废了
*角色粉,对cp无zqsg

[巫师3][恩希尔/杰洛特]Caen me a'baethe?[END]

Caen me a'baethe?

 

恩希尔/杰洛特

PG

 

梗概:

精灵语睡前读物。

 

-----

 

或许是悄然漏出齿间的某个词,或许是凝固的视线,或许是在床单上不时收紧的手指,诸如此类,杰洛特最终不由像听到山羊叫的饱腹狮鹫般支起脑袋,望向恩希尔手中的那本足有半个剑柄厚的陈旧书籍。杰洛特眯起眼睛——他总是忘记自己有双非人的可调节瞳孔——顺着恩希尔持书的手指往上观察;纵然封面的微小浮雕色泽剥落、书页澄黄且摇曳如落叶,但他可以说,这些不过是刻意为之的假象。几瓶炼金药剂,曝晒、冷藏,架子上的腌鱼还未变咸这本书已经旧得看起来仿佛百年之前的古物。

杰洛特撑着双臂,灵活地爬过皇室标准的大床,挨上靠坐在床头的皇帝身侧。恩希尔回神瞥了狩魔猎人一眼,在温热而宽实的手掌握住他的手腕时不可察觉地抿了抿嘴唇。杰洛特压下恩希尔的胳膊,以便看清书中的内容。

- Ath essa a'baeth a? - Ele unia - Gásto peissa beath, blath betha, deith bátha, a uniade? -

“你会……他问……鱼,花,嗯……”杰洛特喃喃道,艰难地分辨出零星词语,抬头时恩希尔正静静地望着他的眼睛。杰洛特松开男人的手,却用食指点着下方另一段字迹较为清晰的句子,“‘星光与日光’,对吗?”

“‘星辰与日晕不及你的眼眸与秀发之光泽’。”恩希尔的声音低低地落进杰洛特耳中,狩魔猎人发出一个了然的鼻音,手指划过脆黄的纸张,指下的触感正如他所想般带着水滴熹微的褶皱,“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杰洛特第一天认识恩希尔,他会错过男人一瞬间的沉默;会以为他在思索,在想起那些藏在记忆边缘的词语。然而往这张床上躺过两百多天后,杰洛特饶有兴趣地抬头打量了一眼恩希尔。他会看到什么?是被发现阅读精灵爱情小说后的局促还是一如既往地完美假面?

出乎意料,杰洛特在他的面庞中读出了一种放松。仿佛烈日在柔和的湖面上波纹粼粼的倒影。接着他听见恩希尔以那醇厚的声音叙述道:“‘他伸手,握住他光滑而紧实的臀部。’”

杰洛特的手指在脆弱的纸上摁下了一道印痕。

他知道,近些年来“上古”情爱故事更是小说大卖的噱头(丹德里恩冲他抱怨了无数次,“那些无知的年轻精灵!他们对真正优美的艳情故事一无所知!”),他该在第一眼看见这种拙劣的做旧技术时就猜到。但是恩希尔?或许,杰洛特想到,或许再和他睡两百次才能搞清楚这家伙究竟在想什么。

“抬手。”皇帝命令道,杰洛特除了遵从别无他法。

倒不是说他不能就这一发现说些什么。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在恩希尔翻开下一页时再度按住一句话,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些淫秽而优雅的描写从恩希尔略带尼弗迦德口音的嘴中化作一股股暖流自杰洛特腹腔蔓延至全身,他感觉到热,不同寻常的热。他的手指开始微微发颤,每一个应声都带着蜡油般浓郁的鼻音。当恩希尔声音沙哑地读出“那副在阳具下春水般湿润甜美、夏日般鲜活有力的身躯”时,杰洛特的手落在了男人宽阔的后背,透过轻薄的睡袍,恩希尔温暖得仿佛太阳本身。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杰洛特的手在纸张上匆匆划过,便探进两人的被单下;他的眼睛,那双眯着的、瞳仁圆润的金色猫眼直直望进恩希尔幽深的目光中,“Caen me a'baethe, Ath essa a'baeth a, uniade?”

任何优雅的词句都无法形容出恩希尔的吻——因为他吻着一个狩魔猎人,而狩魔猎人总是粗俗、低劣,又疯狂而热切。

 

 

(“你会吻我吗?”他问道,“如同鱼儿汲水,鲜花含蕊,火焰灼肤,会吗?”)

 

 

END

 

 

评论(4)
热度(59)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