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沉迷Neymar中,不喜勿看
*角色粉,对cp无zqsg

[陆小凤传奇][花陆]银园入梦·春[END]

银园入梦·春

花陆


注释:

系列文,花陆、司陆、叶陆、西陆,但每个cp单独成篇、不与其余关联(更不会打不相关tag),cp洁癖的GN可以安心看啦


·启


陆小凤着了道。那毒气早已丝丝缕缕渗入了血肉,待陆小凤有所察觉之时,他踉跄着,被一片未名的白光模糊了视野,伸手虚抓,却仍旧无力地向后倒去。

银园入梦,银梦四季。

耳畔唯有这八字呢喃,似柔水,似烈阳,似故人,似剑锋。

陆小凤却知道,那“银”,本应为“淫”。

    ——着了淫``毒,当真算是他陆小凤的人生奇遇了。


·春

    

陆小凤在逼仄的温热中苏醒,怔了怔,忽而哭笑不得。

“银梦”乃世间第一淫``毒,更以毒为主、淫为辅。据说中了银梦后,外界看来不过沉沉睡去的模样,实则已陷入层层春``梦,直至淫``欲餍足方可挣出梦境。可人的欲望,如何能有填平的一日?

但凡摄入此毒又难离梦境之人,便与活死人无异了。

陆小凤却并非因中毒而惊诧。

他被一双有力的长臂牢牢锁住,不得半分动弹。那俊雅的面庞就抵在他的鼻尖上,带着一丝温润的凉意。

梦不该如此真实。

那人丘陵般的眉峰、小扇似的睫毛,与他不过一个眨眼的距离。胡子上拂过阵阵绿茶的清香,某一瞬他想到,这或许就是花满楼的气味。

陆小凤张了张嘴,平日随口道来的巧言一个字也吐不出。他从未如此逼近过花满楼,只觉得好友的睡颜与他醒时也无多少不同——不悲不喜,平和淡雅,浅浅地呼吸着,茶香萦绕鼻间。

要说有哪里不一样,那双紧环着他腰身的胳膊令陆小凤苦恼地咧了咧嘴。

“银园入梦”,淫字当头。这梦里的花满楼,多半就是他的淫``欲了。

陆小凤笑得更像哭了。

他的嗓子里便跑出一个词:“花兄。”

身后一紧,似是被手掌握住了腰侧,又微微拉向身前这具极其鲜活的躯体——梦中的花满楼太过清晰、太过详尽,竟令陆小凤呆愣在他的怀里;直到唇上的触碰变为摩挲,就连呼吸也染上那人的味道,陆小凤浑身一震,下意识扯开了花满楼的胳膊。

花满楼没有睁眼,依然宁静如常。

“陆小凤?”

这声音,竟有些失落。

陆小凤自然听过传言,可要他同花满楼模样的男人行鱼``水``之欢,怎么想都分外怪异。

换做平常,若搂着他的是女子,陆小凤尚还宽慰不少。

可这却又截然不同。

他的淫``欲,岂非因他而生?

陆小凤盯着男子合拢的眼帘,继而起身,离了身下的大床。他推开透着光亮的木门——一片绚丽便涌入眼中。

屋外,桃花缤纷、春光灿烂。

陆小凤却只为眼前美景赞叹了一声,又不禁回头望去。

花满楼此刻正好整以暇地站在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嘴角弯起淡淡的弧度。

“此乃‘春’。”

陆小凤挑了挑眉:“春?”

花满楼颔首,道:“银园四景之一。春夏秋冬,此地为春。”

闻言,陆小凤的眉毛扬得更高了。

“花兄怎知此事?莫非这‘春’由花兄看管?”

花满楼微笑道:“正是。”顿了顿,又说,“只是我已忘却不少事物,倒不记得其余三景归谁照看了。”

他的淡泊与清雅,分毫未因诉说而变色。仿佛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不过桃树上的一片花瓣,落了便落了。

陆小凤转过身,道:“你可知晓我为何会来这里?”

花满楼黯淡的双眼奇异地流露出一丝困惑。

“陆兄,你在说什么?”他像是想到什么,莞尔道,“莫不成你也同我一样失忆了?”

“这是我们的家,自然是住在此处了。”

陆小凤的喉咙突然被那个字卡住了。家,他究竟在做什么梦?

他究竟想要怎样?

“没错。”陆小凤最终答道,像是说给自己,“我们住在家中。是我忘了。”

“无碍。”花满楼笑道,“这一生,由我替陆兄记住便是。”

陆小凤也笑了。

“花满楼啊,你真的是花满楼……”

话未说完,他已拉过那人的锦绸长袖,闭眼吻上那双弥留茶香的唇。

淫``欲也好,春``梦也罢,花满楼要的,陆小凤愿意赠予。


【肉点这里】


END


FT:

天啊,天啊,天啊。

认识我的GN都知道我最不擅长写古风了,非常非常不好看,我已经羞愧得快昏迷了,又忍不住欺负小凤凰,含泪也得写一写……

再次申明吧,总共4篇,每篇都会带【启】,而每篇都不会涉及其他cp。可以看做是四个不相关的支线233333


评论(9)
热度(66)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