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巫师3][恩希尔/杰洛特]抵制尼货(1-8)

抵制尼货

恩希尔/杰洛特

PG

片段灭文;现代AU,但保留了大部分原背景,请勿科学看待;私设太多太多太多,OO到没有C

 

--

 

1

杰洛特是一名私人侦探。他没有事务所、没有个人网站,几乎无人能找出他的藏身之处,但他总会在人们最需要时出现,打来一通找不到源头的电话,询问情况并予以帮助。其中最为人所知的便是他先后找回尼弗迦德集团现任董事长及其继承人的故事。恩希尔·恩瑞斯并未过多于媒体前提及他的救命恩人,但就他的女儿,希里雅·恩瑞斯对杰洛特极高的赞扬来看,外界一直认为私人侦探同尼弗迦德集团关系匪浅。

杰洛特本人明确否定了这种可能。当然,没人也没能采访他,公布此消息的是他的好友丹德莱恩。著名音乐家每每被问及此事,他总是会一本正经地说“杰洛特不与尼弗迦德董事长有任何私人关系”,看向镜头的眼睛却闪着他那标志性的幽默神采。

 

2

那意味着,媒体依旧乐此不疲地以此做文章。

 

3

“你根本没有在帮忙,丹德莱恩!”那是杰洛特第一回在电话里大声呵斥他的好友。通常情况下他都会直接往那张艺术家的屁股上来一拳,但不知为何——噢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原因——那条“尼弗迦德集团现任董事长再度派出商业间谍!”印上各大杂志的财经版头条后,和杰洛特关系亲密的朋友们都纷纷出国度假了。

“我知道,我知道!杰洛特,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了,天呐,你们俩,真的是……”

“是什么?”

呃呃嗯嗯,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丹德莱恩像吃了生柠檬那样拧住了嗓子,“我的朋友,请相信,这是最后一次了!”

而三个月后,各大杂志八卦版的头条变成了“尼弗迦德集团董事长或已秘密再婚十五载!

 

4

“你根本没有在帮忙,叶!”杰洛特的声音比平时还低了几分,他不仅提不起嗓音,还不得不克制想要哀叹的冲动。

“我当然没有在帮忙,亲爱的杰洛特,我是在报复你,顺便让他知道有些女人最好不要去招惹。”

“你指的是‘女术士协会’里的女人。而我相信你们的组织被判为非法,并不该归咎于恩希尔……”

“哦——杰洛特,”电话那头传来她婉转而嘲弄的笑声,“你的前夫用了什么魔法将你变成了他顺服的小猫咪?”

杰洛特噎了一下。“,”他确实在哀叹了,“我们说好再也不提那个的。”

“哪个?魔法还是小猫咪?拜托,杰洛特,我在你心目中是一位宽宏大量的好人吗?我们离婚两年了。表面上,我们财产平分,互不相欠,但你我都清楚导致婚姻失败的罪魁祸首是谁。”

“我道歉,第一万次,但除了恩希尔那部分——我是说,除了那部分我不承认——不,叶,我的意思是,你明明一清二楚,我和恩希尔根本没有结婚……法律上曾有过,没错,但那都是为了希里!”

“希里,杰洛特,你现在开始拿小希里作为你们这对无耻混蛋的挡箭牌了?”他都能在叶奈法的嗓音里听到结冰的声响,“还有,别再叫我。牢记我的名字,也请牢记你自己的,恩瑞斯的杰洛特。”

 

5

叶奈法的复仇只持续了不到三天,在能引起轩然大波之前便被尼弗迦德集团的公关部门控制住了舆论。杰洛特则在此期间屏蔽了工作以外的任何消息。隐约中,他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失忆至今他虽已找回了绝大部分记忆,但有一些回忆总是从脑海中溜走,只余下一抹模糊的影像。比如他和恩希尔的假婚姻。杰洛特知道前因后果,知道事情经过,但他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感受不到一丝情绪。

当被提起那个男人时,杰洛特只想到厌恶。然而他究竟在厌恶什么?

杰洛特对希里却是截然相反的态度。甚至将他拉回正常生活的就是手机上希里的未接来电,杰洛特犹豫了几秒便果断回拨,对面立刻接起了电话。

希里简单地邀请他明天一起吃个午餐。杰洛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4

杰洛特想也没想就回绝了:“不行,希里。绝对没可能。”

“话别说得那么决绝,杰洛特,这对你大有好处。”

私人侦探望着眼前神情真挚的女孩。她的微笑令他晕眩,即使杰洛特深知希里没有对他撒谎,他依旧疼痛地揉了把脸,却抹不去嘴中的苦闷。“起先我也不同意爸爸的想法,”爸爸,杰洛特经过千锤百炼的心突然像被捏了一下,希里还在解释着什么,他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了。他卷起一叉子面条,牙齿都没动,咕咚吞了进去。

“……所以,既然是双赢,为何不这样做呢,杰洛特。”

“嗯嗯。”

“你其实根本没有在听,是吧。”

杰洛特忍住叹息。“如果我接受了尼弗迦德集团的……赞助,我需要做什么?”

希里眨了眨亮绿色的眼睛,俨然雀跃不已。“首先,得让顾客知道尼弗迦德……”

 

5

鲜少有人知道在哪能找到杰洛特。他虽没设立私人侦探所,但他拥有一所小公寓,平时作为办公室使用。

罗契就是那少数之一。他按老规矩,先敲两下门,咳嗽一下,再敲一次。门“滴”地一声自动敞开了,随后,泰莫利亚的总经理僵硬在了原地。

“请进。”杰洛特面不改色地坐在办公桌前。

弗农·罗契张了张嘴,找回声音后立刻大叫着“你他妈的在搞什么鬼”,一面狠狠砸上门。“这他妈的又是什么鬼。”他比划一番,从上到下画了一个大圆。

一个能把整个客厅圈起来的圆。“是尼弗迦德集团的标志,显而易见。”

“他妈的显而易见我已经疯了,或者你已经疯了。”男人大步走近杰洛特,双手用力拍在他的桌上,震得杯子溅出一滩液体。“你是被恩希尔收购了还是怎么回事?”

“是赞助,罗契。”

“你又不是什么社会组织,尼弗迦德没理由……哦,操。哦。那个……那个是真的?”

罗契突然吞吞吐吐起来,杰洛特叉起双手,靠向椅背,“哪个?”

“你……”他缩回去,抓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呃,你,真的和恩希尔结婚十五年?”

叶。叶奈法。杰洛特呲了呲牙,飞快答道:“根本没有。”

罗契的视线在杰洛特脸上停留了片刻,接着落到私人侦探桌上印着黑底金日的马克杯、记事本、圆珠笔,然后是沙发上的抱枕,墙壁上的日历……最终回到起点,钉在杰洛特手腕上的那块黑色的手表上。杰洛特转了转表带,“希里送的礼物。”

“全部都是希里的礼物?”

“罗契,这是赞助,懂吗。”

半晌后,罗契终于平复下来。他环绕起胳膊,似笑非笑道:“这不是赞助,傻瓜,这是收购。”

 

6

收购几乎成为尼弗迦德集团黑日标志一般的存在。各行各业,不论日常用品还是钢铁制造,只要值得,尼弗迦德必将其收入囊中。然而又不同于那些压榨子公司精华的业界毒瘤,尼弗迦德有一套特殊的运行方式,在收益的同时令集团各个组成部分都得到良性发展;令人惊叹,也令人畏惧。

杰洛特也有自己的一套运行方式:不接婚外恋、商业及政治类的委托。他坚信这是私人侦探的道德准则,也坚信,即使他的朋友们绝大多数都涉及政治、商业及婚外恋,根本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

迪科斯彻毫不留情地称之为“放狗屁”,并指出:“每当你发现什么大秘密就扯来中位线还不接受封口费他妈的坏得一匹。”

然后他想了想,又说,“恩希尔·恩瑞斯三者兼备你还不是和他热恋十五年。”

杰洛特什么都没辩解。“再加三万块。”他平静地说。

“三万?我还不如去报警!”

“去吧,但这三万的封口费还是得留下。”

 

7

希里再次对他露出那种欣喜又内疚的表情,是在他接受赞助后的第二个月了。还是午餐邀请,但这一回,有一个人希望和他们共度这段时光。

“共进午餐,和恩希尔。”杰洛特替她说出这句话。希里点了点头,“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替你拒绝……”

 

8

如果杰洛特知道恩希尔原本的目的,他会头一回为拒绝恩希尔而后悔不已。

 

TBC


ooc的要死,而且后续剧情开始不受我掌控地向正剧演变,我真的不会写可爱的蠢段子…………


评论(3)
热度(101)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