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tna

米虫和白女票令我作呕
心眼小,善妒,口嗨,是镇上脾气最坏的搬砖工

[DC]命中注定[1-4章]

标题:命中注定

分级:R

原作:DC Comics

配对:Bruce Wayne/Jason Todd

注释:不普通的普通人AU+Batfamily

梗概:杰森·陶德刚刚结束他为期三年的牢狱生活,新的人生似乎比以往精彩十倍。

***

 (部分敏感词语以形状相近的字代替,大概不会影响阅读)

***


【一】

 

当今早的面包足够松软,咖啡又是香气扑鼻、温热却不会令舌头烫得畏缩;当邻居的问候恰到好处,既不生冷也不热切;当衣服上荡漾着柔顺剂与阳光的气味,头发梳成完美的造型——当一切都称心如意,人们却依旧想要抱怨什么时,哥谭人便会亲切地说“懆这苟屎天气”。

没人为此感到抱歉。辱骂某些无法回驳、无法反抗的事物,总能带来一种诡异的快感。天晴时抱怨它的烈日与炎热,阴雨连绵便咒骂那是“裱子的脸”。哥谭市内人人如此。

杰森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了。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哥谭老城区人,也许曾冲头顶吐过不少唾沫,但他已经有段时间没这么做了。他的这项技巧生疏了,或许如此。滥狱里可没人会因多看一分钟天空而破口大骂。放风时,杰森喜欢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他总是没有机会看完的名著,实际上他依旧没能记住多少书中的内容。他盯着泛黄的纸张,阳光温柔地吻上他的手指,影子在他指尖翩翩起舞,风穿过指缝,翻动书页最终停在陌生的某一章节里,杰森便会从那里儿开始读起,直到再一次陷入于此。他是那类做事专注的人,然而在哥谭滥狱里,沉浸于自我世界中绝非一件好事。况且杰森·陶德这个名字并不受人欢迎——好吧,实话实说,他的确惹毛了里头不少裱子养的混球。

幸运的是,他出来了。

三年。杰森站在一间廉价旅馆的浴室内,打量着镜子里的家伙。三年,足够将男孩改造成男人。他摸着下巴上黑色的胡茬,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颓废。三年,他在反光的玻璃里偶尔有所察觉出某些变化——被剃成板寸的黑发变得及肩又削到头皮,现在它们软塌塌地搭在额头,搓出一手油腻。杰森拨掉上衣,继而脱了裤子。那条过紧的牛仔裤卡着他的蛋让他暴躁不已。卫衣也很短,还有一股三年沉淀下来的霉味。

懆。

他的新生活从浇头淋下的铁锈水中开始。红褐的,陈年猪血般的颜色,感觉像是一次邪教洗礼。

猪血浴,杰森想到,说不定还是某种/降灵/仪式呢。

杰森其实应该认真对待这个看似滑稽的念头。要不了三天他就会知道自己是对的。然而此刻他只是单纯地试图开心一点。出狱太懆蛋了。哥谭的天空还是阴霾的灰白,和老区铅中毒的建筑物比拼谁究竟更令人倒胃口。小巷里的臭味,似曾相识,而遇谁懆谁妈的酒鬼让杰森找回了家的感觉。杰森一点都不怀念的哥谭老城区,她却见着这一无所有的流浪汉便一口吞下了。

杰森没有费心去等头发变干。他先在离旅馆不远的一家二手衣物店给自己换了一套宽松的行头,接着像个饥渴的鸡般寻找那令他魂牵梦绕的街头辣热狗。耶稣基督!杰森的神经差点因涨价一美元的辣热狗而彻底崩溃。他忍住了。因为那鸡把玩意依旧好吃得令他镐潮,更别提咸湿宝贝百事可乐了。垃圾食物,杰森从小磕到大的无害毒榀。

当杰森最终躺上床,他离真正的身无分文只差八美元了。两个半的辣热狗,他计算着,至少他已经知道明天的早餐该吃什么。/一盒牛奶,两个蛋糕/……杰森从梦中骤然苏醒时,整个房间都是昏黑的。他没有表,于是想推开窗户看看现在究竟多晚了,而那僵硬的双腿在几秒钟后才恢复行动的能力——他的每一步都踩在激动的心跳声上,他在微微颤抖、脸颊发烫——他/可以/推开窗户。他可以推开门。他可以离开囚禁他的空间在街上狂奔。他这么做了。杰森翻出窗子,消防梯是他的螺旋发射通道,他着陆在垃圾箱上,朝最亮的那盏路灯跑去。街道狭窄而寂静,除了自己的喘息,杰森听不见任何声音。

某些事情已经改变。

 

【二】

 

危险的确可以突如其来,并且不给予一丝预警。而当所有人回想起那天所发生的事时,罪魁祸首显而易见了。

/那本笔记本/。

他犯的第一个错误就是将它带回了蝙蝠洞。为什么没有交给扎塔娜或命运博士甚至沙赞?蝙蝠侠并不擅长魔法,对巫术也甚少研究。但他没有这么做。他不知晓这本笔记的秘密——这是第二个错误。它像是自制的,深褐的牛皮封面上刮痕遍布,布鲁斯推动机械臂小心翼翼地翻动着,蝙蝠电脑投出每一页的内容。简短的随笔和摘录,意义不明的符号——值得留意——残缺的纸张,更多涂鸦。毫无意义。没有任何与近期的人口失踪有关的线索。

然后蝙蝠侠翻到了那一页。字迹潦草地几乎是故意不愿让他人看清,而每一行字则异常整齐地排列纸上。扫描仪翻译的结果并不理想,这花了他几分钟的时间分辨那些单词。

蝙蝠洞里的其他人都干着他们自己的事。罗宾与夜翼刚回来不久,用三明治和果汁填满夜巡后饥饿的胃;阿尔弗雷德为提姆处理着小腿外侧的枪伤,少年坐在手术台上,注视着远处的蝙蝠电脑。在布鲁斯看不见的地方研究他的工作都快成为提姆的一种习惯。他眯着眼睛,努力分辨屏幕上的字,而一旦摸清规则,组织起来似乎就不是那么困难。

布鲁斯的声音不比洞穴顶部蝙蝠们的窃窃私语响,无人能够听见,但这最后的错误已经酿成——他将纸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于人群之中,你我不曾相遇;于此生长短,你我终将分离;偶然与巧合,命运已注定;愿以吾之凡躯,换汝之真情。”

提姆眨了眨眼睛。这段情话老套且无趣,似乎没有必要用特殊的方式记载在笔记本上。他思考着,然后,/光/来了。

光带走了他的意识,蝙蝠洞里空无一人。

 

【三】

 

在某些地方,蝙蝠侠死过一次。也许复活了,也许并没有。他们知道在这个宇宙中不止一个地球,而时间也以不同的方式存在于各个世界。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超级英雄的世界。不仅如此,这里的灾难最多不过地震或火灾;罪犯们用着普通的枪支炮弹,没有超能力,更不存在超自然现象。

因此这个世界的布鲁斯·韦恩的确死透了。

韦恩庄园依旧坐落在哥谭东北面的郊区,死气沉沉,自然,介于布鲁斯——这个布鲁斯——死后老管家就搬了出去,再也无人居住。但家具并未落灰,花园修整精致,电力也运行良好,或许原来的潘尼沃斯依旧井然有序地管理着这所空宅。

所有人都聚集在一间屋子里时,已经是事情发生后的第十个小时了。迪克从未觉得韦恩大宅会如此空旷与冰冷,哪怕是小时候在这儿度过的第一晚都比现在温暖许多。他感觉这里缺少了什么,即使身边围绕着自己的兄弟们也无法抵消弥漫在空气里的冷寂。寂寞。这个词跃入脑海。他查过资料,布鲁斯·韦恩逝世于三年前,一场简单的车祸就带走了这个男人。根据遗嘱,达米安·韦恩继承了全部遗产,而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则成为了他的监护人。迪克同时看到了塔莉亚·奥·古,在布鲁斯·韦恩的词条内以“前妻”的方式出现。

而他,理查德·格雷森,哥谭警局的普通警管,和布鲁斯没有半分关系。

坐在迪克右侧沙发的达米安,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对这里一切事物的厌恶之情。这个达米安·韦恩今年十一岁,又矮又瘦,完全没有受过训练的痕迹。难以想像他究竟如何平安活到这个年纪。

提姆却是最冷静,也是第一个接受事实的人。事发时他就在那儿,注视着蝙蝠侠的背影以及屏幕里潦草的手写字。或许是一段咒语,他分析道,然后一字不漏地复述出句子,并大致画下那页纸的内容。句子含义很好理解:希望能与命中注定的爱人相恋。思索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阿福端上三杯红茶,味道熟悉得治愈人心。

迪克就在此时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或许我们需要找到那个人,命中注定的人。”

沉默变得扭曲,继而达米安的嗤声打破了寂静。“我怀疑某个人还没有这种经历。”提姆客观评论,罗宾立刻反击,“而毋庸置疑,某个人的男朋友还是试管里的一颗气泡。”

“关于康纳的笑话还要开多久?”提姆忍不住翻了翻眼睛,懒得解释什么。但他的命中之人会是谁?提姆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前女友们没有谁能真正令他倾倒,并且他确信夜翼此刻是最迷惘的那个。迪克脸上的表情证明了他的猜测。而阿尔弗雷德……三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交汇在了老人身上。

英国人平静地回答道:“若不出所料,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外婆了。”

这倒是他们第一次听说阿福的爱情经历。但现在不是深入了解的正确时机。男孩们坐回各自的位置,然后迪克突然睁大了眼睛。“布鲁斯,”他只说了一个词,而提姆紧接着就抬起了头,“/杰森/!”他俩一同叫道。

布鲁斯和杰森,三个月前向家人与朋友们公开了恋情。

并吓呆了不少人。有些至今未能痊愈,比如布鲁斯的儿子、杰森名义上的弟弟。

达米安身上的厌烦感更为浓郁。“父亲——这个布鲁斯·韦恩已经死了,”他叫道,“网上根本查不到杰森·陶德这个人,说不定这里的陶德也死了呢?”这是事实。如果每个人都不曾遇见蝙蝠侠,一个街头男孩的确难以在哥谭市生活。即使没有超级罪犯,没有疯狂的杀人犯,这里依旧肮脏且危险四伏。

会客室顶部的灯闪了闪,似乎电力供应不稳。他们确认过了,这个韦恩庄园没有地下洞穴。也许的确有过,但大宅的主人选择将其封闭,而方圆几里都不见一个枯井。灯泡还在闪烁,迪克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打算先修好这使人心烦的物件。

就在那刻,紧闭的房门自己打开了。

“什么……”他的声音断在了喉咙里。灯泡突然熄灭了,黑暗瞬间涌入房内,而所有人都看见了那双脚——先是脚,黑色的皮鞋,窗外的月光却触不到鞋面;逐渐自下而上显现出腿与腰腹,一套黑色西装,衬衫平整而惨白,一双手,那半透明的肌肤……

迪克最先想到的是死人波士顿·布兰德,但这里根本没有黑暗正义联盟,而当那个人影完全成形时——他倒吸了一口气。

布鲁斯·韦恩。

真正的死人。真正的幽灵。

活见鬼。

 

【四】

 

那个年轻警管坐下来时,杰森成功捏烂了手里的辣热狗。他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衮你妈”,不,他不能在刚刚出狱就因顶撞警檫又记上一笔。但公园里有那么多的座位,那么多流浪汉缩在树下,这个男人却偏偏坐到了杰森的长椅上,一道视线从身侧直直戳向他的太阳穴。

杰森犹豫了两秒,选择立刻换个地方。他走了几步,猛然回头对上一双毫无恶意的眼睛。

“有什么事吗,警管?”他的声音扁平,仿佛生吞了一只老鼠,而接下来听到的话让杰森感觉那只老鼠不仅是活的还像是刚吃过屎的。“你是杰森·陶德,对吗。”当一个人用陈述句提问时,最好别说“不”,他其实早已知晓答案,不过是在试探罢了。杰森告诉自己这没事,他三年前认的罪已经了结了,这才出狱第二天,他想干点什么还没来得及动手,没事,这个条子只是恰巧看过杰森·陶德的档案。“是的。”杰森点了点头,感觉手心充满了酱料的黏腻感。

男人笑了。他的笑很古怪,杰森默默观察着,愉快且如释重负。“太好了,”他说,似乎兴奋不已,“/太好了/。”

“太好了。”杰森干巴巴地重复。太鸡把莫名其妙了。还是说哥谭现在连疯子都能当警檫了?对方掏出警证在他眼前晃了晃,理查德·约翰·格雷森警管,没听说过,看着比他大不了多少,有着一张滥狱里人见人爱的漂亮脸蛋。杰森握紧辣热狗,感受着那软绵绵的抵抗,“有什么事吗?”

“其实……”他没有拒绝。该死,格雷森警管的确找他有事。杰森瞬间怒火烧头,难以解释的恼怒在胸膛间发胀,忍耐、忍耐,他在牢里除了犯罪技巧外学会的第二件事就是克制。见鬼的,就不能让他享受哪怕一周的自由时光吗?男人读出了杰森的不耐烦,他的语气柔和地不像个警檫,“我找你,是为了一份遗嘱。布鲁斯·韦恩的遗嘱。”

“布鲁斯·谁?”

“噢,”格雷森警管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滑稽,“你不知道他?布鲁斯·韦恩,哥谭市的亿万富翁,半个城市的公共建筑都写着他的家族姓氏……”

杰森做了个手势打断他,“好,知道了,所以他的遗嘱跟我有什么关系?”

男人脸上笑容实在太过明媚,露出一口白牙,眼角的纹路里都塞满了开心。这到底哪里值得高兴了,老天,杰森心中翻起白眼,然而格雷森警管的下一句话差点令他拔腿就跑。那家伙不顾杰森明显的排斥之情,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在韦恩庄园里为你提供了一份长期工作,杰森。”

什么?

他的疑问巨大得都跑不出嗓子……什么?什么?“什么?你祂妈的在逗我,警管。”而且一点也不好笑。杰森瞪着男人。那张脸上没有戏谑,更不含虚伪,真诚得仿佛传令天使。“你是认真的。”格雷森警管眨着他的蓝眼睛,“而我说不。”

不。绝不。他根本不认识布鲁斯·韦啥,根本不相信遗嘱,根本不可能从天上掉馅饼。这可是哥谭,杰森哪怕与世隔绝三年也依旧记得这片故土的泥泞与肮脏。他用眼角打量着这个家伙,对于警檫而言太过友善,并且看起来不像是个新手——他知道那些刚就任的小条子是什么样。要么紧张得要死,要么单纯得感人。而格雷森警管很从容,即使在杰森审视的目光中都能一动不动,任由他这么做。

“杰森,请相信我,这是真的。”肩上的手不知何时变成了牵引,将杰森带回方才的长椅上。他僵硬地坐下了,别无选择。没有谁想在大白天公然反抗警察。有些路人已经在朝这里张望了,懆他们的多管闲事。男人的手离开他,接着递出一份文件夹。“打开看看。”杰森将脏了的手掌往裤腿上蹭干净,手指微微颤抖。他在彻底翻开页面时飞快找寻了一遍有关布鲁斯的记忆。真的没有。他很想这样告诉格雷森警管,我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更不可能被写进遗嘱。

就连他亲生父母的遗嘱里(如果真的存在)也不会有他的名字。

杰森还是打开了。怀着复杂的情感快速浏览起上面的文字。既然这份文件轻而易举地就能被放到杰森手中,他猜对方必定早有准备。真假已经无所谓了。他只是寻找着自己的名字……杰森·皮特·陶德,连他的中间名都加上——被聘请为韦恩庄园副管家……“副、管、家?”这个词艰难地爬出他的喉咙。“你将跟随阿尔弗雷德学习如何管理韦恩庄园。”又一个见鬼的陌生名字,杰森暂且不在乎,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管家”与“仆人”之间的联系中。“既然这是一份遗嘱,布鲁斯·韦……韦恩一定死了,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去他家当男佣?”

格雷森忽然奇怪地紧张了起来。“绝非佣人!”他澄清,倒是有点惊到杰森(“好……吧,”他想),“我与布鲁斯生前曾是朋友,我发誓他一直将自己的管家当作家人对待。”

祂妈的和死人讲什么亲情。杰森腹诽。

“这对你而言或许是天大的机遇,杰森。一个刚刚出狱、身无分文的年轻人,不应放弃任何获得工作的机会。”杰森不耐烦地收紧了手指。他懊恼于男人说的每一个字,但正是因为格雷森警管说的是实话。他的确需要工作,更需要钱。如果他真想开始新生活,而非以走投无路再度抢劫最终老死滥狱而结束自己的一生;他该立刻应下,无论是否得给某个裱子养的富人擦地板、洗床单。

或者这其实……杰森瞥了一眼理查德·格雷森。不。他否定了自己。没有哪个杀人犯会大费周折地谋杀一个流浪汉。他们通常选择在深夜的小巷里作案,方便快捷。拟定遗嘱?编出这么个离奇的故事?杰森凝视着自己加粗的名字,以及最下方那流畅的签名……最终缓慢地点了点头。

布鲁斯·韦恩。他坐在(果然不是警车的)后座时,这个名字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一部分的理智否定着遗嘱的真实性,而另一部分,有一个很微弱的声音却在他的耳下窃窃私语着:“相信布鲁斯,他不会伤害你。”

杰森更为怀疑。

 

-TBC-


这一部分,有很多地方写的不好。1)我没进过局子 2)我没看过遗嘱 3)普通人AU意味着经历会改变人物性格 4)我拼命快进但就是没法让brujay赶紧见面

很菜了这次,我建议大家揍我一顿


评论(9)
热度(77)

© Anttna | Powered by LOFTER